中美问题专家|拜登就是要减缓中国相对崛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前,全球新冠(COVID-19)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中美之间疫苗竞争激烈,双方都在为这场疫苗竞赛全力加速。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会如何应对中国崛起?两国的疫苗博弈对地缘政治会带来何种影响?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至今未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晤,华盛顿在观望什么?“美国与中国接触的时代已结束“又向北京传达了什么样的信息?接下来中美双边贸易的走向又何去何从?

对此,多维新闻对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Fairbank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学者陆伯彬(Robert Ross)教授进行了专访,邀请他解读中美疫苗博弈下的拜登对华战略。

多维:中美两国似乎在向其他国家捐赠疫苗方面走的是不同的道路,因为两国到目前为止都并不协调。如我们所知,中美双方正在激烈争夺地缘政治影响力。您如何评价两国在此背景下的疫苗竞赛及其影响?

陆伯彬:我认为美国和中国在疫苗方面的竞争,对其他国家来说是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中国和美国都想表现出他们是多么慷慨和多么想帮助世界,他们将给世界提供越来越多的疫苗。两国都想改善自己的形象,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希望免费提供疫苗。这对世界是件好事,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拜登6月10日在英国宣布,购买辉瑞(Pfizer)生产的5亿剂新冠疫苗,并捐赠给其他国家拜登。图为拜登3月11日签署1.9万亿美元救济计划。(Reuters)

多维:美国是否会像之前承诺的那样,在6月底之前向其他国家提供 8,000 万支疫苗,并有无可能向其他国家捐赠更多疫苗?

陆伯彬:目前在美国,疫苗的需求少于供应。所以我们有足够的余量,可以送到世界各地。另一方面,美国也会继续生产疫苗,所以我认为美国对世界的疫苗贡献将继续增长。疫苗盈余也会继续增多。

多维:拜登将很快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但他至今未安排与习近平会面。您认为今年什么时候或者什么场合将是拜登政府与中国接触的合适机会?在阿拉斯加会晤之后,双方私下有没有任何可能的沟通渠道?

陆伯彬:我认为越快越好,越频繁越好。领导者之间的直接讨论是非常有用的,因为有时候领导者需要直接听到一些事情。顾问或者外交官传达的信息,通常是二手消息源,他们不会表达对方国家的意图。我们直接从另一位领导人那里听到的东西是非常有价值的。此外,峰会有助于动员官僚机构为会议做好准备,这有助于澄清政策。

【拜登曾受习近平邀请访华,两人是“老朋友”】

+14
+13
+12

多维:拜登顾问、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最近表示,与中国接触的时代已经结束,中国应该为全球对其政策的反弹承担责任。他向北京传 达了什么信息?这是否意味着拜登政府希望中国首先做出某些妥协?美国继续拒绝在一些针对中国的严厉措施上做出让步?

陆伯彬:我认为从表面上看,我们都同意接触已经结束了。美国不再认为扩大贸易、扩大教育交流、扩大投资是完全有益的。我们相信,我们可能已经最大限度地提高了接触的能力,以促进一个更加开放的中国体系。因此,进一步的接触不会有帮助。但另一方面,由于中国拥有不公平的优势,进一步的接触正帮助中国比其他国家更快地增长。这是一种与过去不同的心态。

我们过去认为,接触会促进一个更加开放的中国。它确实也做到了,非常成功。但现在我们认为可能已经达到了极限。因此,接触的积极方面似乎不再现实。接触的消极方面已经增加,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现在正在影响其他国家的利益。所以,是的,已经结束了。

另一方面,我认为我们结束接触并不是中国的错。通常人们会指责中国的国内政治。我不认为这是美国对中国采取更具竞争力政策的首要原因。有时,他们会指责中国的“战狼外交”,但毕竟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搞战狼外交,他们发动了与中国的贸易战,改变了你们的台湾政策, 这是一种报复。我也不认为中国采取的是“战狼外交”。我认为我们只是见证了中国崛起的影响,另一个国家的利益正在说服其他国家采取更具竞争力的政策。

在美国的最高领导层中,一些人认为与中国发生更多的公开冲突将有助于获得世界其他国家的支持,并有助于在美国国内获得与中国竞争的支持。我认为中美冲突最大的根源就是中国的崛起。中国经济更强大,军事也更强大。它现在正在损害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利益。现在,美方将更加抵制简单地维持政策和参与。

中国将拭目以待美国发出什么样的信号,尤其是准备做出什么样的妥协来减少贸易战。拜登政府撤销了对TikTok和微信的禁令就是缓和反华的象征。我不知道中国人是否会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但他们应该把这当作一个开端。

多维:您如何看待美国参议院6月8日通过的针对中国的总额达2,500亿美元的《2021年美国创新及竞争法》?

陆伯彬:这是美国的产业政策,正如中国有自己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一样,我们看到中国的政策给他的科技公司在美国带来了优势。美国则不得不采取单边措施进行报复。许多美国人相信中国不会改变这个体系。我们必须通过执行给予美国一些优势的政策来提高竞争力。

这是帮助美国工业应对中国给美国科技公司带来的挑战的产业政策,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对日本做过同样的事情。

你只有在做得不如以前的时候才会担心这些事情。现在我们担心是因为中国做得太好了。我们变得更加关注中国,因为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因此,现在我们将采取政策允许美国更好地竞争,因为中国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2021年5月27日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通话,两人讨论美中贸易关系的重要性,与美国持续对美中贸易关系的检视。这是她上任后首度与刘鹤通话。图为美国参议院2021年3月17日一致通过戴琪出任美国贸易代表。她是当地首位有色人种女性担任有关职位。(Reuters)

多维:接下来,拜登政府以及美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会如何平衡中美双边贸易谈判?

陆伯彬:我认为美中贸易谈判有他们自己的议程。拜登政府明确表示,它希望更多关注美中关系的结构性变化,而不仅仅是贸易逆差。

对中国来说,更重要的将是如何看待美中合作和减少美中贸易摩擦。这将是主要的驱动力,主要受中国在美中贸易政策的影响。

多维:在此背景下,拜登对华的具体战略计划是什么?

陆伯彬:拜登政府显然在寻求与中国在各个层面上竞争,以减缓(reduce)中国的相对崛起。美国担心的不是中国的崛起,而是中国的相对崛起。因此,时间的推移正在损害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出口利益,以及军事和技术发展。

美国和许多国家认为中国的经济结构为其在世界范围内发展高技术优势创造了有利条件,使得在世界各地发展贸易平衡。因此,为了使其成为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也为了更具竞争力,美国的政策是试图通过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来减缓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这样美国才能更好地竞争。

众所周知,中国国内有许多赋予其不公平优势的法律,如合资企业法、金融体系法以及存在的知识产权问题等。这些都与欧洲、日本、韩国以及美国等国的法规大相径庭。也正因如此,使得中国能够迅速崛起并将继续崛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