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美国感到“失望” 中美竞争现法律武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10日,十三届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在北京闭幕 。(新华社)

北京时间6月10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反外国制裁法》,成为对美国参议院刚刚通过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草案以及针对中国的《2021战略竞争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与《无尽边界法》(the Endless Frontier Act)的有力回应。

《美国创新与竞争法》与《2021战略竞争法案》、《无尽边界法》是拜登(Joe Biden)接任总统以来,美国国会两党在反华议题上达成的高度共识。法案规定美国将在经济、科技、战略、军事、地区安全等各领域全方面遏制中国发展。

经济上,美国政府将增加在科学技术与数字技术发展以及全球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资金投入,同时对在美中国企业进行评估并采取制裁等相应的措施,指责中国从事的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同时对窃取美国商业机密或从此类盗窃中受益的个人或企业实施制裁。在外交领域,加强美台关系,强化与印太盟国及伙伴之间的联系,促进香港的民主发展,同时再次强调新疆的强迫劳工问题。

在科技领域,加大对美国科学技术创新的资金投入,加强与国际组织及盟国之间的科技合作,扩大美国的高新技术的影响力,“发现、创造、商业化和展示新技术,并在全国各地国内应用这些技术,以确保美国在未来行业的领导地位”,采取一切方法来保证在联邦资金下开发的知识产权不会被与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企业关联或附属的外国企业实体使用,同时加强对半导体制造、国家科学基金会、区域技术中心、5G创新以及NASA的支持等。此外,上述法案还强调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溯源的重要性,可以说是拜登上台以来美国对华最全面最重要的竞争法案。

针对美国对中国的全方位刁难与制裁,中国通过了《反外国制裁法》。事实上,该法案并非是中国的应激产物,而是中国政府在深思熟虑后进行的有效应对。早在今年4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便依照法定程序提出立法议案,并由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反外国制裁法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也就是说,在4月至今的时间内,中国对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仍抱有观望态度,但伴随着双方在阿拉斯加的会谈以及国会反华法案的一次又一次起草与表决,中国对拜登政府的对华态度以及中美关系的发展感到失望,不得不用法律武器来进行防御,以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反外国制裁法》的开篇就强调了中国对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及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的坚持,反对外国政府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干涉中国内政、对中国进行遏制打压,对中国公民与组织采取的歧视性限制措施。中国将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将有关的个人、组织及与之相关的个人与组织列入反制清单,采取反制措施:不予签发签证、不准入境、注销签证或者驱逐出境;查封、扣押、冻结在中国各类财产;禁止或者限制中国国内的组织、个人与其进行有关交易、合作等活动,同时设立反外国制裁工作协调机制,规定中国境内的组织和个人应当执行国务院有关部门采取的反制措施,不得协助外国国家的歧视性限制措施,任何组织和个人不执行、不配合实施反制措施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事实上,《反外国制裁法》是中国政府是对拜登政府观察数月后进行的防御性的“出击”,尽管数月前就已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但直至《创新与竞争法》出台后才最终通过,由此可见,中国政府已对拜登任期内的对华态度立场感到失望,不得不动用法律武器维护本国的国家利益。伴随着中国的综合国力的增加以及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的外交风格有所转变,相较于过去温和的外交政策,中国现行的外交风格要更为强硬,更有力量,但这并不是说舍弃了“韬光养晦”,而是中国的发展给了外交更大的底气,冷静应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根据外交对等原则,对美方以及其他外国政府的制裁予以对等的制裁,从而产生威慑的效果,使外国政府不能再轻易地对华进行制裁。

当今全球经济相互依赖程度不断深化,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长期与世界各国保持着密切的科技合作与经贸往来,美方对中方企业的制裁以及中国对美方的反制裁措施将会影响两国经济的发展也不利于世界经济的良序发展,而最受打击的就是两国制裁与反制裁的相关企业与个人。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美国大力推动“贸易战”,尽管中方企业在美事业受到影响,但美国国内部分农民的利益也受到了损害。

尽管美方对中国的制裁以及中国采取的反制裁措施都显示出中美关系的紧张态势,竞争激化,但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大经济体,彼此的科技合作、经贸往来以及其他各领域的交流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竞争虽激烈,但合作不可避免。当企业的有关利益受美国的制裁法案影响而受损时,利益集团或将进行游说以减小政府间的摩擦对组织、企业及个人带来的影响,届时相信中方也会愿意与美国坐下来谈一谈,将竞争与冲突降级,增加合作的机会。但是,美国国内的反华情绪如此高涨,拜登会不会为了争取2024年总统大选而继续加强对华制裁还不得而知。《反外国制裁法》的出台将选择权交给了拜登政府,不论拜登选择继续对华制裁还是停止制裁、继续合作,中国政府都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