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吹响集结号 但他成功的可能已经不大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6月16日,拜登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美俄峰会闭幕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发表讲话。(AP)

G7会议、北约峰会(NATO Summit),拜登(Joe Biden)与普京(Vladimir Putin)刚刚在瑞士举行的美俄首脑峰会(U.S.-Russia summit),这三场最近刚结束的国际峰会,美国都是其中最重要的主角,另一方面,尽管中国都没有参加,却无一例外都在围绕中国展开,因此,这三场峰会可以视作是中美新冷战格局下美国外交政策的一次全面宣示,也可以说是拜登政府正式在外交战场上吹响了针对中国的集结号。

在之前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美国已经将中国列为最重要的威胁与挑战,但那时特朗普不仅对中国开战,同时还对其盟友开战,结果把自己搞成了孤家寡人,中国反而趁机强化了与其它国家的联系。因此,拜登上任后特别需要制造连续几场这样的峰会来传递出一种“美国回来了”的信号,以弥合与盟友体系之间的政治裂痕并就应对中国挑战达成共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拜登成功了。

拜登和普京见面虽然是两大宿敌会面,所讨论问题主要集中在双边议题以及乌克兰、叙利亚等双方共同关注的热点议题,但是从中美俄三角关系的角度,这一会面本身就是美国对中国整体战略的一部分,拜登政府要想改善与俄方关系,以集中资源与精力应对中国挑战的用意也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那么,拜登试图整合盟友力量打压中国,并试图通过改善与俄罗斯关系以应对中国崛起的设想能不能最终实现呢?

这个可能性不能说没有——在一个有多种可能性结果的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就断言某种可能完全不会发生并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这也是国内很多评论之所以沦为政治口号无法令人普遍信服的原因之一。事实上,问题的关键在于认清这种可能有多大,以及如何避免这种对中国而言最不利的可能发生,而不是在一开始就回避某种可能。

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实事求是的说,这种可能性是有的,尽管非常之小,而且需要一些前提条件。

但我们更认为,相对于中国顶着美国联手西方打压继续崛起成为一个全球性强国这种可能,美国打压中国使中国陷入封闭性贫困或政治崩溃的可能很小,要远小于美国及西方世界最终只能无奈接受中国崛起,并重新对中国崛起建立心理适应的可能。

这是因为,第一,美国现在已经无法以一己之力应付中国崛起,不管是经济、科技还是军事,美国的单边打压都已经无法遏制中国崛起势头,从特朗普的失败到拜登的路线转变都已经证明了这个现实,所以,在打压中国问题上,美国现在只能仰赖于盟友体系,寄望和盟友形成合力,通过和盟友体系一致行动来应对中国挑战。

但是,美国的盟友体系已经不再像冷战时那样铁板一块,除了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日本等极少数核心盟友和印度这个在国际政治上从来都缺乏大智慧的国家现在在积极追随美国,其它盟友在中国问题上都有自己的切身利益,在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上也有着很强的战略自主意愿,特别是欧洲各主要国家以及中国周边的多数国家。这一点从这次G7与北约峰会上一些主要国家的表态就能看得出来,当拜登试图劝说与会国家锁定中国为共同对手时,除了上述极少数积极追随者,多数国家都表达了和美国不一样的立场与政策主张。

虽然这些国家对中国崛起也很不适应,有些甚至还充满警惕与意识形态敌意,因此在一些问题上愿意配合美国向中国施加压力,以借力美国实现自身利益并维护原来以美国为主导的国家秩序,同时也卖给美国“老大哥”一个面子——就如他们在G7与北约声明中配合美国要求所做的某些强硬表态。但是对美国而言, 指望这些国家像冷战时孤立苏联那样对待中国是不现实的。而只要全球多数国家,特别是欧洲和中国周边国家能继续和中国维持适当关系,保持与中国大体稳定的经济与科技联系,美国打压中国的目的就不可能得逞。

第二,在美国压力下,中俄在各领域具有广泛的共同利益,而美俄之间却存在着广泛分布的结构性矛盾,美俄关系在拜登努力下可能会获得一定程度的缓和,普京也希望如此,但是至少在普京任期,中俄将很难出现结构性危机,俄罗斯也不可能加入任何美国针对中国的联盟体系,这就使得美国试图围堵中国的战略设计,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一个难以合拢的巨大战略缺口。

俄罗斯与普京是绝不可能充当任何国家的棋子,不管对方是美国还是中国,事实上,在大国对抗的棋盘上,普京才是这几十年段位最高的棋手,一位极其擅长制造冲突,并在冲突中下手拓展本国地缘利益的最顶尖棋手,其手法远比拜登高明,也比拜登更有野心。拜登想要通过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以抽出资源和精力应对中国,但是在中美越来越深入的对抗冲突中,普京会乖乖配合美国吗?美国能满足不普京的胃口吗?恐怕不能。

在大国关系与全球格局上,俄罗斯有着自己的利益诉求,它可能不会和中国利益完全一致,在实现了阶段性国家目标后,普京总统也以其高超的手腕成功转移了美方战略注意,卸下了身为美国头号对手的压力,中国因为各种原因被美方锁定为最主要对手,但是美国想要效法历史上的中美苏三角关系,把俄罗斯拉到自己一边,至少在普京任内将是痴人说梦。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中国不是昔日的苏联,也不是几十年前那个高度贫穷的、与主流世界封闭隔绝的国家。苏联当年的犯的错误给了中国最好的镜鉴,而国内经济的高度活跃,以及与世界各国普遍联系存在的强劲经济联系,也给了中国与美国长期博弈的韧性与勇气。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中国能吸取历史上的经验教训,总结这些年对外交往的成败得失,不因“政治正确”而头脑发热导致某些局部利益摩擦在民粹主义裹挟下和世界多数国家关系受损,能做到区别对待不同国家与不同矛盾,保持政策上的灵活与弹性,对美国来说,指望其它国家像冷战时孤立苏联那样对待中国就是不现实的。

在更重要的国内治理方面,只要中国能吸取历史上成功与失败的经验教训,在开放中持续保持政治与经济社会活力,注意不要将“政治正确”在社会治理中推到极致,不因过于强调国家与整体利益而压抑或忽视发展个人法定正当权利,不让过于频密的非生产性运动冲击到经济社会正常运行,注意处理好经济增长与宏观利益分配之间的平衡关系,中国就会继续发展进步,美国打压中国的图谋就不可能得逞。

从国内治理的角度,中美对抗就是两国治理能力与制度韧性的对抗,谁的国家治理更好,谁的治理韧性更好,谁在治理中能少栽跟头少犯错误,谁的政治与经济社会越有活力,谁就可能在这场世界竞争中最终胜出。这也是多维将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视为中国必须的“第五个现代化”,并一直督促中国要尽快实现这个现代化的重要原因。要实现这个现代化很不容易,但是要在中美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要把中国建成一个真正意义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非得实现这个现代化不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