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十二号对接天宫后 中美十年登月竞赛已打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17日,中国的“神舟十二号”宇宙飞船搭载三名宇航员成功对接天宫空间站,即将开始三个月的近地轨道飞行。前一天,中国航天局还和俄罗斯航天集团公司宣布了一个分两阶段,分别为十年和五年,旨在月球建立长期基地的“国际月球科研站”方案。来自北京的迅猛进展深深刺激了从2017年开始宣布“阿耳忒弥斯”登月计划和“月球门户”伴飞空间站计划,但直到2021年4月才最终确定登月方案的美国。

更糟的是,俄罗斯已在2021年4月中旬宣布将在2024年后退出国际空间站(ISS)项目,这使多线作战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华盛顿颇为急躁,虽然在6月16日,巴西当局正式签约加入“阿耳忒弥斯”登月计划,成为第12个缔约国,为拜登(Joe Biden)当局的登月进程增添了一点力量,但总的来说,这对于中美的太空竞赛尤其是月球开发竞赛是帮助有限的,中美间从2021年到2031年的月面较量也由此打响。

对外界来说,天宫太空站投入使用已是具备历史意义的现象

+4
+3
+2

本不该打响的竞赛

对各自具备载人航天、近地轨道探索能力的中美两国来说,这场太空竞赛本不存在出现的前提。因为两国的研发方向彼此不同。

对中国来说,他从2016年发射“天宫二号”太空实验室后,其研发方向集中在建立一个中国主导的空间站,并在必要时欢迎北京的合作伙伴。根据中国政府与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司(UNOOSA)达成的协议,中国还希望向“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太空实验的机会”,并用中国载人航天载具将各国宇航员送至空间站。

美国在2017年之后的航天计划则显出了全方位的扩张。美国一方面在2018年立法,要求ISS必须要在年后退役,一方面又抛出了以重返月球为中心,包含宇宙飞船、月球轨道空间站以及最终探索火星的一揽子方案。

从2019年开始,在当时的特朗普政府催促下,美国突然加快了对月球轨道的登月、空间站、勘探等研究。(Getty)

遗憾的是,随着2018年后中美贸易战引发了两国的对立,这使美国会主动把中国视为竞争对象。华盛顿也加剧了自2011年“沃尔夫条款”(Wolf Clause)签署后,越发明晰的对华遏制与封锁。美国的敌意让中国被动卷入了一场太空竞赛。

《国家地理》杂志指出,在美国,不少人始终觉得中国航天局与解放军有关系,而中国“太空技术又可以用于战争”。这使得中国探索月球的“嫦娥”系列航天器、用于清理太空垃圾的“翱龙”机器人以及原计划在2022年投送轨道,后提前一年完成计划的“天和号”太空舱都是“中国威胁”的直接化身,都是官方运作下的“军事项目”。

此外,美国为限制中国的宇宙活动空间,还采取了制定有利于美国的国际法的方式。这其中就包括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2020年起草,无视联合国《外层空间条约》的《阿耳忒弥斯协定》。这一与“阿耳忒弥斯计划”捆绑的法案确保了美国及其“盟友”在月球及宇宙空间开采资源的权利,它与《外层空间条约》第二条规定的“禁止各国对另一个行星体提出要求”的内容是背道而驰的。

中国在2016年前后完成“天宫二号”太空实验室的发射后,已经把研究中心转移到空间站上。(新华社)

外层空间的争夺时刻

事实上,华盛顿一侧对太空竞赛的敏感情绪尤为突出,无论是特朗普政府还是拜登当局,两家都已经把宇宙探索视为了一种弘扬国威的直接工具,这其中最突出的表现莫过于2021年3月18日的中美安克雷奇对话中,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竟在向中国高官致辞时刻意提到了美国的火星探索,以此展示其“开放合作”、“技术进步”。

而具备更高技术水准的载人登月更已成为某种近乎赌注的筹码,美国近两届政府都逼迫NASA“派员登月”、“选派女宇航员”。在特朗普当局于2019年的强行施压下,NASA加快了研发速度,确定了美国2024年重新派宇航员登月的最终时间表,并让拜登当局有机会在2024年展示其成果。

相比之下,北京始终在太空探索领域尊重联合国的存在。当中国已经强调要把“人类空间技术的发展红利惠及广大发展中国家”时,一种不同于美苏争霸时代的新思路已经有所呈现。这让就让包括俄罗斯航天集团公司、欧洲航天局乃至日本宇宙研究开发机构(JAXA)在内的研究单位都开始寻求和中国合作的方案。虽然包括意大利在内的一些国家迫于美国压力,放弃了和中国的合作,但美国的压力也同样把具备载人航天能力的中俄两国撮合了起来。

在中美太空竞赛的背景下,俄罗斯的地位也随之凸显了

不可否认,俄罗斯和中国的合作仍然存在相当的独立性,在ISS项目被美国夺取过多主动权之后,俄罗斯已经转而重启此前取消的“国家轨道空间站”及与之配套的登月计划。

这一项目将以俄方已建成但并未发射与ISS对接的太空舱为主,进而重建苏联解体前的太空作战能力。俄方还计划分别在2025年和2030年前,分阶段完成天基预警“统一航天系统”和新型太空监视系统的构建。

但随着在中俄两国政府4月共同发布《关于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的联合声明》,加之中国又在6月16日发布始于2021年,跨度达15年的“国际月球科研站”计划,俄罗斯在月球轨道上的安排也成为了中俄协议的一部分。而预订在2025年完成第一阶段计划的中俄联合月球站就与美国2024年的“登月”直接唱起了对台戏。

4月18日晚,俄罗斯国防部红星电视台播放节目,展示“金刚石2号”军用空间站仍能正常使用,其发动机等状态也基本正常,节目标题大意即为“金刚石2号苏醒:创造者亲手复活了苏联时代的军用空间站”。(俄罗斯红星电视台截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随着美国主导的ISS在2020年开始进入超期服役阶段后,中国就开始于外层空间被动展示一种新的秩序。在全球各国卷入美国掀起的太空竞赛风潮,随之产生应激反应之际,中国或许可以趁此机会,在确保近地轨道与火星研究之际,和俄罗斯联手,把探索的前沿拓展到金星和木星一线,并在这场被动卷入的太空竞赛中维持相对优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