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年太空三足鼎立 中美俄三方太空博弈加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6月中下旬,三名中国宇航员已经神舟十二号飞船进入“天宫”空间站,开始展开初步作业。面对前者进入正轨的局面,急于在2024年启动有人探月计划及多个深空项目,却苦于预算有限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似乎找到了财富密码。

到6月18日,NASA局长尼尔森(Bill Nelson)为首的一批专业人士正从6月18日开始大造声势,强调美国必须时刻“紧盯中国”(Watch the Chinese),因此拜登(Joe Biden)当局需要多给NASA拨款。西方世界也掀起了一股“中国挑战美国太空霸主地位”的风潮。

对俄方来说,ISS空间站已经变成在太空中缓慢老化并漏气的不良资产。(YouTube/俄罗斯24频道截图)

一时间,从北京到华盛顿都被动卷入了一场航天竞赛的风潮,很少有人想到,在中美之外,近地轨道上还会有第三位挑战者。它就是在确认中俄联合登月计划时,同时宣布将在2025年启动“国家轨道空间站”(ROSS)项目的俄罗斯。中美俄三方的太空博弈也由此进入了加速阶段。

也就在6月11日,俄罗斯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Dmitry Rogozin)即在接受该国发行量最大的小报《共青团真理报》专访时明确谈及了ROSS站在未来的规划。

罗戈津开门见山地指出,俄方虽仍将按计划在7月15日发射用于国际空间站(ISS)的“科学号”太空舱,并以此确保ISS仍能按计划运作到2030年退役。但俄方也将在2026年后结束与ISS的合作关系,并开始建立其“可更换部件”的空间站,并在2025年发射第一个核心舱。俄新社也在11日的报道中指出,俄方计划建造一座“模块化”的低轨道、多功能空间站。

通过参与ISS项目,俄罗斯逐渐恢复了苏联解体之后一路下滑的太空探索能力

事实上,俄罗斯航天集团的空间站计划在2021年2月时就有所端倪。在罗戈津于2月11日向俄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汇报工作计划后,普京即在同日强调了俄罗斯要有节奏地继续推进载人航天工程。由于这一指示和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2月12日批准的中俄月球科研站项目备忘录几乎同时发出,因此,外界一度会以为经费有限的俄罗斯载人航天项目或有可能成为未来的中俄联合登月项目的一部分。

不过,随着俄罗斯在2021年4月18日宣布退出国际空间站,并开始展示其在苏联解体前保存的“金刚石2号”核心舱等设备,外界方才发现,具备独立技术基础的俄罗斯原来并不满足于为美国代工空间站设施以及协助运送宇航员,仍有着苏联时代记忆的俄罗斯航天人士及决策层正酝酿大动作。

自1998年启动的ISS项目已经成为俄罗斯航天工业屈辱的象征。因为ISS的核心之一,“星辰号”功能舱本是苏联时期“和平2号”空间站的核心。该项目在1985年完成建造后,在苏联解体后曾被修改为“和平1.5号”方案,即作为“和平号”空间站延长使用寿命的计划,后在1992年修改为包含5个太空舱的“和平2号”方案。

但随着美国在1990年后放弃其“自由号”空间项目,转而购买并接收俄罗斯航天物资,解体后的俄罗斯当局很快迫于经济形势放弃了“和平2号”计划,俄方原计划用于“和平2号”的设计最终也融合进了ISS。

国际空间站实际上可算是美国主导的项目,其全部15个太空舱中,10个美国分段的固然尽归他所有,俄罗斯分段中的曙光号的产权也在美方之手。(中国央视军事频道视频截图)

目前,面对美国拥有ISS全部15个模块太空舱的11个的主导权,俄罗斯只拥有其中4个的现状,俄方在历经多年的争论后,最终选择不继续为美国主导的ISS贡献更多力量。随着俄方在2020年10月后逐渐确定了一个包含核心舱、专用生产舱、后勤物流舱、平台舱和商业舱的简单方案,在俄罗斯航天集团重启了包括“金刚石2号”等“和平2号”方案基础的太空舱设备后,ROSS站的研发和运作就呈现了可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ROSS站的运作可能也是俄罗斯向中国、美国以及欧洲各方宣示自己航天能力的重要场合。当罗戈津在近期的航天峰会上宣布,俄罗斯正与法国讨论改造圭亚那太空中心,使它可以用于载人航天任务时,俄方对欧盟的动作也展示了一个现实,即21世纪的近地轨道不仅容得下中美,或许还容得下俄罗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