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强硬派上台 伊核谈判如何继续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20日,第六轮伊核谈判结束后,欧盟代表莫拉(Enrique Mora)在维也纳接受媒体采访。(AP)

上周,伊朗总统选举宣告结束,60岁的强硬派代表,伊朗司法总监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eissi)以逾60%的高得票率宣布胜选,成为接替鲁哈尼(Hassan Rouhani)的伊朗新一任的总统,强硬派的上台使伊核谈判本就曲折的谈判之路更加扑朔迷离。

根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宪法,伊朗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总统可连任一届,而此次大选就是前总统鲁哈尼第二任期结束后的大选,有数百人登记参选总统,但最终获得宪法监护委员会认定符合参选资格的有七人,其中三人放弃参选,最终仅有四名总统候选人:伊斯兰革命卫队前总司令、伊朗伊斯兰抵抗阵线的穆赫辛·雷扎伊(Mohsen Rezaee),前央行行长、建设公仆党的阿卜杜勒纳赛尔·赫马提(Abdolnaser Hemmati),同时参选的还有议会第一副议长、伊斯兰法党(Islamic Law Party)的阿米尔·侯赛因·加吉扎德·哈希米(Amir Hossein Ghazizadeh Hashemi)以及担任伊朗司法总监的战斗教士联盟的易卜拉欣·莱希。

莱希是伊朗司法总监,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关系密切,不仅当选为新一任伊朗总统,还被视作有希望接替哈梅内伊成为伊朗最高领袖的继任者。莱希参加竞选时承诺会应对经济危机,为人民带来希望,而这也成为莱希高票当选的主要原因之一。

莱希的当选是伊朗国内政治发展以及外部环境的压力所共同选择的结果。从伊朗国内政治的角度来看,尽管西方国家一再强调对伊朗进行民主化改革,但从鲁哈尼的当选及其任期内的表现来看,伊朗的政坛仍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说了算,而莱希是哈梅内伊的得力助手,因此收获了大量选票。从外部环境来看,特朗普(Donald Trump)“撕毁”伊核协议后,伊朗的处境更为艰难。以美国为首的某些国家对伊朗经济进行了大规模的制裁,使伊朗的经济发展举步维艰,伊朗将军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及核科学家的死亡更是让伊朗当局以及民众看到了西方国家的敌对态度,因此伊朗更需要一个强硬的总统带领伊朗走出困境,而莱希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莱希曾因为人权问题被美国政府制裁,同时对美国表示较为强硬的态度,莱希在竞选时强调伊朗的经济问题,承诺他将通过伊核谈判,迅速结束因美国制裁而导致的金融与经济危机,但“条件由我们设定”。

莱希的强硬态度将影响新一届伊朗政府的外交政策与对外交往,首当其冲的便是伊核谈判。在大选尚未结束时,国际社会普遍寄希望于大选,希望选出一位温和派领导,更好更快地促成伊核谈判的结束、签订新版的伊核协议以限制伊朗的核发展,维护地方安全与全球核安全,降低核恐怖主义的可能性。但是莱希的上台却增加了谈判结果的不确定性。尽管莱希表明会通过谈判换取制裁的结束,帮助伊朗度过经济危机,但是莱希也表明谈判达成的条件由伊朗制定而不是美国说了算,也就是说,伊核谈判如果想达成协议,美国必须做出让步,满足伊朗开出的条件。

第六轮谈判已经结束,欧盟代表表示谈判代表将返回各自的国家商议,并表明谈判“已取得进展”,但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则表示“在一些关键议题上,如制裁和伊朗必须给出的核承诺,要达成共识仍有一段相当距离”,伊朗将谈判的重点放在伊朗国民经济的恢复与发展,而美国则要求更为严苛的核限制与核监督,双方在制裁与核安全上的博弈将会影响最终的谈判结果。伊朗对经济恢复的追求以及拜登(Joe Biden)政府在重返伊核协议上的坚持可能会推动美伊两国关系的改善,但拜登政府数次重提民主价值的重要性,“人权外交”或会影响美伊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