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澳大利亚人:我愿说出中国真实情况 但西媒为何总是不相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6月20日,澳大利亚“珍珠与刺激(Pearls and Irritation)”网站发布在华澳大利亚人、自由撰稿人杰瑞·格雷(Jerry Grey)撰写的题为《西方媒体试图忽略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Western media’s campaign to ignore the obvious)的自述文章。在广东长期居住的格雷指出,自己比许多所谓的外国专家和记者拥有更多关于中国的知识和真实经历,但这些真相总被一些西方媒体无视。

格雷在文章开篇表示,他与西方媒体首次互动是在2020年1月30日。当时,他向寻求读者提供信息的英国《卫报》发了电子邮件,谈及了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在华经历的防疫措施。

然而,在格雷写了一篇有关中国政府如何良好地控制疫情,以及自己生活在中国感觉多么安全后,曾与他保持联络的记者洛克(Rourke)回复称“如果我们想使用这篇文章就会联系你”。在此后超过18个月的时间里,格雷几番尝试,却再没有从《卫报》那里得到进一步的消息。

他还提到,《卫报》之后涉及中国疫情以及抗疫的每篇文章几乎都是断章取义,没能反映任何真实或是现实情况,“我的结论是,《卫报》对我们日常生活的真相不感兴趣。它本可以通过与住在中国的人交谈,甚至阅读中国的报纸找到真相。”

格雷继续写道,2020年7月,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新闻机构“高达传媒”(Coda Story)联系了他,其记者科克雷尔(Isobel Cockerell)称“很想和格雷谈一谈他最近的新疆之行”。

对此,格雷与她进行了交流,并提供了有关新疆、与当地维吾尔族民众互动的照片以及文章等内容,“然而,从她的态度来看,除了批评中国的内容,她显然对我说的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格雷说。

近期,格雷又发表文章,对在广州开展的疫苗接种、核酸检测,以及广州为防止疫情蔓延采取的措施进行了称赞。很快,他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对方询问其是否有兴趣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台(ABC Radio)的一位评论员进行交流。

格雷表示有兴趣,但同时也提到“我对中国的看法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一贯观点不一致,我通常认为这些观点具有误导性,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捏造的”。就在12个小时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拒绝了进一步沟通。

“我并不是中国问题的专家,但我确实比西方媒体中的大多数记者和许多‘专家’拥有更多涉及中国的专业知识,而他们其中有些人甚至从未到过中国。”格雷提到,他曾骑自行车穿越中国超过2.5万公里的土地并接触了许多少数民族,还曾到过中国4个直辖市中的3个。

在文章最后,格雷指出,一些西方媒体不愿对在中国的生活进行公正报道,而是保持偏见,只向世界展示它们希望中国成为的样子,但这并非事实。

“为什么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国的人,与那些从国外报道中国的人有着如此不同的经历和看法?为什么全球媒体会忽视我们这样一个消息灵通、知识渊博且经验丰富的资源库?”格雷反问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