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离任的时机与背后细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根据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6月22日消息,69岁的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于21日发表了致全美侨胞的辞别信,宣布将于近日离任回国。

崔天凯已担任驻美大使8年,在美国人脉广泛,被美国外交圈视为温和的资深外交官。按照传统,他离任之际,华盛顿名流应该会举行欢送会,包括美国国务院方面也应该有人出面。但从目前的两国关系状态来看,美方是否有人欢送崔天凯,或者是否通过崔天凯向中方传达信息,目前不得而知。

不过,从崔天凯宣布离任的时机也能看出大国博弈的一些有意思细节。

就在发表辞别信的当天,崔天凯到访了俄罗斯驻美大使馆,与刚刚重返华盛顿的俄驻美大使安东诺夫 (Anatoly Antonov)举行了会面。根据俄驻美大使馆公布的消息,安东诺夫大使向崔天凯介绍了6月16日在日内瓦举行的俄美首脑峰会“普拜会”的情况。

安东诺夫是3月21日被俄罗斯总统普京召回的,直接原因是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普京是“凶手”。日内瓦普拜会期间,两国达成共识,重新互派大使。安东诺夫于6月20日抵达华盛顿。崔天凯在此时拜别,也是双方提前协调好的。而两位外交官会面中沟通两国战略伙伴关系,更能凸显出两个大国在对美事务上的立场协调。

普拜会结束后,拜登对外公关时曾有意挑拨中俄关系,称俄罗斯正处于非常非常困难的境地,正在受到中国的挤压。这番评价不但是对普京政府的侮辱,也是对中国的一种污蔑。中俄驻美大使在这一时机在华盛顿举行会面,也算是对拜登这一言论的一次巧妙回击。中俄驻美外交官的这种互动,也鲜明反映了当前中美俄三方关系现状。

另外一个值得观察的细节是中美元首“习拜会”的筹备。

崔天凯离任的消息已经存在3个月之久,起初计划在中国“两会”后任期刚满8周年的时候离任,也就是今年4月。中方之所以延长到现在宣布,主要还是考虑到拜登新政府上台后一些初步接触工作的沟通,包括协调阿拉斯加中美高层磋商。

+2

崔天凯的离开,意味着短期内举行习拜会的可能性很小,至少按照白宫的预期,可能至少要等到10月末或11月初。筹备中美元首会晤的工作将由接替者完成。这也符合拜登政府在下半年和中国展开接触的思路。而且,下半年也是白宫完成对华战略评估的时间点,包括美国情报机构公布对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结果。

拜登政府延续前任的半脱钩政策,和崔天凯本人多年来一直替中国政府强调的对话与接触政策相悖。普拜会后,白宫宣布有意举办习拜会,但又没有展现出释放善意的举措,甚至还在酝酿针对新疆太阳能电池板的禁令。可以说,崔天凯已经无法和美国官员进行有效沟通,完全没有必要留在华盛顿浪费时间。

而且,美国驻华大使空缺已经长达半年,拜登政府也迟迟未公布新的人选。虽然这和美国自己的政治周期及当前华府政治氛围有关,但拜登驻华大使持续空缺,也凸显出其白宫对“大使级”沟通渠道的重视程度并不高。

接下来,拜登政府可以和中国通过互派新的大使,重新对双边关系进行一次激活。虽然双边关系的大方向和基调不会因此改变,但至少可以向双方释放一些信号,寻求双边关系的积极变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