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囚困数十年:日本精神病患难逃历史污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9月,69岁的伊藤时男(Tokio Ito,音译)对日本政府提起法律诉讼,控诉政府失败的政策导致他被困精神病院40余年。就常理而论,患者的住院时长取决于患者病情、医生判断,何以与政府相关?

伊藤时男一案,揭开的不仅仅是日本精神医科产业的弊病,还有日本特殊历史时期留下的精神病污名化问题,这让日本——这个精神病床数量占全世界总量五分之一的国家,在过去几十年间跟精神医学现代化潮流背道而驰。

几十年前,16岁的伊藤时男在东京一家餐厅厨房当学徒,却在此期间出现精神分裂症状,妄想着自己与日本皇室有亲缘关系。此后五年间,他辗转入住东京两间精神病院,最终被转至福岛的一家医疗机构,一待就是40年。

虽为精神病院,但这里却不提供心理咨询服务,而主要依靠药物治疗。即便如此,伊藤的状况渐渐好转,药物用量也开始下降。尚值青年的伊藤感到他已经可以重返社会,提出要求出院却遭到拒绝。伊藤意识到自己出院无望,没想到40年的光阴过去,一场突如其来的东日本大地震震碎了精神病院的高墙,还了他自由。

一场地震带来的自由

2011年,伊藤在福岛医院损毁后转到另一家医院,在那里,他的主治医生为他办了出院手续,让他转到专门集体宿舍,并最终在两年后开始独立生活。

“离开精神病院后,我陷入了彻底的迷失。(在此之前)我从来没见过或者用过ATM,不知道怎么买火车票,也从来没用过手机。”伊藤描述他在初获自由时的惊愕,如今,除了要坚持服药,他的生活和其他人并无二致:一间一房一厅的公寓,每天做饭、清洁、去公共浴室洗澡,闲来画他喜欢的画——平常但“美好的”生活。

“我曾经不止一次想到死。我想要结婚、生孩子。但我却(在医院)丢失了大半的人生。”尽管过去的时光无法挽回,伊藤想要通过这一纸诉状,帮助其他还在“笼中”的患者。日本厚劳省数据显示,2019年度精神病患者的平均入院时间为266天,而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2018年数据则显示,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发达国家的在这方面的平均数远低于日本,分别为35天、23天和14天。。伊藤说:“我还在医院的时候,看到好些其他入院20、30多年的患者,里面有人看上去已经可以出院了。我希望他们也能像我一样重返社会。”

经济腾飞的社会负累?

事实上,上世纪中叶以来,出于人权考量,许多国家对精神病患者逐渐从强制住院转向社区疗养。这之中,一种名叫氯丙嗪(chlorpromazine)的抗精神病药的问世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在该药物帮助下,许多精神疾病患者无须在医院接受治疗。但日本却反其道而行之,精神病床对人口比例在过去50年来高居不下。

致力于精神病院开放化的日本精神科医生石川信义在他的书《心理疾病患者:走向开放的精神病学》中写道:“在战争(二战)以前,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们生活在各自的社区里。那时候,他们被视为日本生活中的一部分...... 然而,由于战争过后的国家政策,这些患者中的绝大多数(从社区中)消失了。”

当时的日本正为恢复经济穷尽一切社会资源。但战后庞大的精神患者群体被视为社会发展的障碍:每年耗费政府1万亿日圆(约合)的公款,他们的家属往往要家中照顾他们而无法外出工作。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在1950年通过了《精神卫生法》(Mental Hygiene Law),允许地方政府通过行政令要求强制入院,或对患者负有法律责任的人代理给出入院许可。此后至60年代,政府更通过了一系列鼓励性措施——包括允许精神医科采取更低的医护对患者比例、为精神病院提供低利率贷款,甚至是为强制入院提供全面的资金补助。在这些措施之下,日本的精神病床数量从1957年的6万有余,倍增至1964年的15万以上。因此,被视为“社会累赘”的患者于是大量的被困在精神病院。

美国大使在日遇刺 暴力污名延续至今

社会针对精神病患者的问题更因1964年发生的一宗事件而恶化。这一年,美国驻日大使、历史学家赖肖尔(Edwin Reischauer)在日遭到一位精神病患者刺伤。当时实现经济腾飞的日本正积极发展对外关系,尤其是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因此,赖肖尔遇刺引发了日本政府强硬回应,进一步放宽精神患者强制入院的规定。

不过,比起政策变动,影响更加深远的或许是当时媒体上出现的污名化运动,精神疾病患者——尤其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被塑造为危险人物。政府下令精神科医生要向当地警方报备需要注意的患者及其潜在危险。

日本人权组织邀请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1980年代进行调查,最终得出报告称:“目前日本的精神健康服务架构, 会引致不恰当的医疗照顾以及大规模的严重人权侵犯”。

可是时至今日,日本的新闻报道中仍常常能看到对精神病患者的污名和排斥,衍生不少伦常悲剧。2017年,一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女性在被父母囚于家中15年后,被发现冻死在屋内。警察发现这名33岁的女性处于严重营养不良中,体重仅有19公斤。

入住精神病院的患者,亦不见得生活条件理想。估计日本现今精神病院的入住人数多达29万,2019年,全日本因“绑床”而动弹不得的精神病患者数目多达一万人。尽管近些年公众态度有所改变,但历史和国家政策的烙印之下,自由与尊严对日本许多精神病患而言仍是稀有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