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虎扑洋|俄罗斯专家:乌克兰与台湾的境况180度不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俄罗斯,对于这个中国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不仅是香港台湾读者基本无感,便是大陆读者也未必对此有什么认知。

6月中旬,俄罗斯史无前例地在夏威夷附近海域进行海军演习,让人重新认识到“太平洋并非只有中美”。而普京总统在同一时期先后接受美国媒体NBC的采访以及与拜登会晤时,对中俄关系做出的表态,理应让人们对“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有更具象的认知。

在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HSE)东方学院院长高念甫(Карнеев Андрей/Andrei Karneev)概述了其对中俄关系的看法。

高念甫从事中国研究多年。(多维新闻)

多维:近月来,美国拜登政府一面联动欧美亚各盟友,一面对中国施展外交压力,与此同时也在积极拉拢俄罗斯。对此,普京总统在近期接受NBC采访时表明这是美国试图挑拨俄中关系。可以预见,中国与美国在未来数年乃至十数年内都会频繁发生摩擦。各国既会面临“间于齐楚”的地缘压力,也将迎来不少机遇。你认为俄罗斯会采取怎样的策略?在未来数年这个阶段,怎样的外交策略才是对俄罗斯最好的?

高念甫:在普京及拜登日内瓦峰会的之前和之后,这个领域有很多谣言。我认为,如果拜登确实试图“拉拢”普京以便向中国施压,普京也极不可能配合拜登。

俄罗斯人极为不信任美国,认为美国对俄政策的目标图谋不轨。不过俄罗斯非常重视俄中关系不仅是因为俄罗斯与西方的问题。

对俄罗斯菁英而言,与日益崛起的中国密切合作,是参与意料中的“亚洲世纪”的契机,同时也可以令俄罗斯实现自己“转向东方”的战略。

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和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瑞士日内瓦的拉格兰奇别墅举行双边会晤,这是拜登上台后,首次与普京会晤。(AP)

多维:念及过去的历史,中国社会一直存在对俄罗斯的战略担忧,认为俄罗斯终将是中国的北方战略威胁;俄罗斯社会也对中国存在担忧,诸如“中国蚕食远东和西伯利亚”的声音持续存在。可是近年来,尤其是2014年之后,中俄经济政治合作迅速发展,虽然规模依旧有限,不少领域的合作推进缓慢,却也有明显进展。我们认为,中俄两国已经由过去的“机会主义阶段”过渡到了“实质合作阶段”,这既是考虑到国际地缘大环境,也是念及两国基于经济结构的双边关系前景。目前的中美关系并非冷战时代美苏竞争的重演,今日的俄罗斯也不是昔日的中国。所以中俄关系确实到了“历史最佳时期”。您又如何理解两国政府“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佳时期”的表态?

高念甫:实际上,在1950年代,苏中关系便是以军事和政治联盟的关系存在。两国共同受到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强烈影响,却也因对马克思主义学说和理论的争执,逐渐演变为国家间的争吵及对抗。但从那以后,双方都从“联盟至分裂”的苦涩历史中汲取了重要教训。

当前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合作模式是务实的、非意识形态的,着眼于挖掘巨大经济和社会合作潜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上最好的关系水平”的表态是名副其实的。

当然,由于两国经济实力越发不对称,俄罗斯的观察家们也一再发出警告,令俄罗斯避免过度依赖中国。对话中的平等,是健康和稳固关系的关键。

多维:6月16日的美俄峰会上,普京与拜登二人同意以《明斯克协议》的原则处理俄乌问题。拜登因此被视作“没有为乌克兰争取利益”、“出卖乌克兰”。近年来,出于本土运动的影响以及对西方民主政制和价值的向往,台湾及香港人民对乌克兰、白罗斯等地的政情发展抱有高度关注。如今美俄峰会的结果,令两地不乏有人担心,在未来的中美峰会上,美国也不会过多为台湾或香港反对派的利益发声。你觉得乌克兰、白罗斯这些地区的情况,对台湾和香港人寻找自身的道路有何参鉴意义?

高念甫:台湾和香港的情况与乌克兰的情况有很大不同。

在乌克兰,正是某些政治菁英的极端民族主义将局势推向了2013-2014年基辅街头的流血冲突。从俄罗斯国民的角度来看,这些事件代表了乌克兰反俄势力(基本上是该国西部地区的菁英和民族主义群体,乌东地区在历史上对俄罗斯更加友好)为了恶化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从而在美欧国家的大力援助下,

所发起的攻击性行动。乌克兰的俄罗斯人或讲俄语的人(约占乌克兰人口的 25%至30%)都受到打压。乌克兰最近的语言法,实际上就是旨在禁止数百万俄罗斯人和讲俄语的人在公共场所使用他们的母语。

因此,从一开始,乌克兰的情况就与台湾和香港有180度的不同。台湾香港目前的紧张局势,大抵是因为雄心壮志的中国大陆要努力将这两个地区带回至自己的圈子。而对俄罗斯人来说,俄罗斯在2014年事件中的反应,是保护性而非进击性的。

2018年6月8日,北京,俄罗斯国家原子能集团CEO里科哈切夫(Alexei Likhachev,左)与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张克俭(右)签署中俄核电合作协议。据悉,该协议是此次中俄首脑会晤的重要成果之一。(Getty Images)

多维:6月中旬,俄罗斯太平洋舰队深入太平洋,在夏威夷以西500至804公里海域展开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海上演习。这让人意识到,俄罗斯是太平洋军力平衡的重要角色。近年来中美冲突愈烈,涵盖台湾问题的西太平洋地区被视作潜在火药桶。倘若中美因台湾问题等情况发生冲突,你觉得俄罗斯会采取怎样举措?

高念甫:俄罗斯和中国并不处于军事联盟的模式。虽然两国都有一些学者认为,考虑到双边关系的逐步加强,应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升到联盟或准联盟的层次。但这并不代表俄罗斯和中国的主流意见。

“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模式,被证明比任何其他形式都更有用,而这恰恰是因为它为双方提供了足够的机动空间和足够的灵活性。

就西太平洋局势,我个人认为,俄罗斯会在国际舆论场和各政治平台支持中国,特别是如若冲突由美国率先发起。但卷入任何类型的激烈对抗都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且考虑到它可能升级为核冲突,这对整个世界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俄罗斯会试图说服有关各方通过外交解决冲突,不要诉诸海上封锁、强压乃至军事手段。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