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电视剧全球热播 《怪盗罗苹》突围背后喜忧参半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紧凑剧情配上高质感画面,法国剧《怪盗罗苹》之所以能脱颖而出,除了因为将经典小说融入现代故事,突破旧有框框,还加插各种犯罪推理、黑色幽默,剧情紧张之余亦不失感人时刻,加上不时穿插巴黎的迷人景致,令这部由非裔法国影帝奥马·司(Omar Sy)主演的剧集,能迅速吸引了全球观众的目光。近年,多出法剧赢得了世界各地电视迷的口碑,为昔日备受外界批评的法国电视界舒了一口乌气,惟成功背后法国人也有忧虑的地方。

以往,法国电视剧一直“活在法国电影的阴影之下”,法国电影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已享负盛名,法剧经常因制作缺乏原创性的通俗剧集而备受外界嘲笑,因此从未在全球范围如此普及。

至于法剧弹出,则与过去十年法国电视界掀起了一股“法国新浪潮”(new French Wave)有关。2015年,《找我经纪人》及《巴黎情报局》首播。前者讲述的是一群巴黎的艺员经理人试图兼顾旗下艺员的事业以及自身复杂的感情生活,而且每集都有真实明星客串演出。题材新鲜、加上感人又有趣,让好奇的观众能一窥巴黎娱乐事业的种种面貌。

《找我经纪人》大获好评。(剧集海报)

《巴黎情报局》则是特务剧,讲述主人翁在巴黎为王牌新人卧底特训,以便日后派往伊朗继续为法国情报局搜集情报。故事又讲述男、女主角因相恋而卷入危机身陷险境,更为了爱情不惜违抗国家命令。这剧集被法国大报《费加罗报》(Le Figaro)誉为“法国拍过最棒的剧集”,美国《纽约时报》更形容它“比美剧从容精炼,睿智贯穿全剧却不夸张”。

与此同时,政治、喜剧、爱情、犯罪、恐怖等各式各样的剧集题材应有尽有,令不同种类的剧迷也能于芸芸法剧中找到“心头爱”。除了上述两剧,这段时期内还有不少佳作,如由享誉国际的法国影帝、大鼻子情圣德巴狄厄(Gérard Depardieu)主演的《马赛城》(Marseille)、由法国型男贝克(Hugo Becker)主演、养眼好看又好笑的复古法国情报特工片《非常法国特务》(Au Service de la France),以及恐怖程度爆灯的法国恐怖剧《Marianne》。

全球正掀起了一股罗苹热。(剧照)

法国国内褒贬不一

去年,改编自法国作家莫理斯卢布朗(Maurice Leblanc)笔下经典人物“怪盗亚森·罗苹”的《怪盗罗苹》(Lupin),并以现代的巴黎为背景,讲述男主角为父报仇,决心挑战巴黎最富有的家族更引起全球追剧风潮。而剧中由黑人法国影帝奥马·司(Omar Sy)演出这位现代版绅士怪盗,同时诉说着法国社会的种族歧视问题,剧情紧凑引人入胜。

该剧于上架不足一个月内吸引了全球7,000万观众收看,超越《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成为全球最热门剧集,更为法语影集创下了空前未有的盛况。法国媒体Libération更形容,世界各地掀起了一股“罗苹热”。

法剧的成功,多少得益于英语世界近年对外语剧的青睐。在疫情之前,英语国家的观众就已经开始以破纪录的数量收看外语剧集,举例去年Netflix外语内容的美国观众人数就增长了50%。

法剧的其中一个问题是经常被批评将巴黎商品化。(Getty)

不过,在国际上取得成功不代表它同样能在国内引起共鸣。这部由英国作家George Kay改编创作的电视剧,法国评论家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剧情过于流畅,《观点杂志》(Le Point)则指出,该剧“内容浮华且可预测,最大的缺陷仍然是人物的贫困,全都是单调乏味、漫画化和粗糙的”。而且,该剧和美剧《Emily in Paris》一样,被批评将城市商品化,将巴黎当作炫目的装饰品。这令不少当地人不满,而且加入大量刻板印象的桥段,感觉是扭曲了法国。

法国人的真正焦虑:美国资金涌入?

除了不同的评价外,法剧的兴起在国内亦展示出截然不同的景象,即一个对未来充满不安的国家,对自身在世界上的地位感到焦虑。法国人在疫情下更加直视自身的种种危机,如政治僵局、经济焦虑和集体心理创伤等,其中包括一个恒久的不变主题──法国对美国影响力的矛盾态度。这正好是“新浪潮”法剧吸引的地方,同时亦反映了法国人当前的焦虑。

部份黄背心示威者认为,它是一场反对全球化市场经济以及所谓“美国化社会”的起义。(Getty)

其中,由“奥脱福大帝”、前法国球星简东拿(Eric Cantona)主演的悬疑剧《不仁试炼》(Dérapages,2020年),就讲述57岁的两子之父的男主角失业6年,他每日几乎都遭受到来自雇主和政府官僚的各种侮辱,从事夜班散工的他最终怒火中烧决心报复。这道出了一些跨国公司冷酷无情对待员工,在法国社会引起强烈不满。

华盛顿邮报驻巴黎专栏作家James McAuley坦言:“在法国人的想像中,全球化和美国化是同义词”。在部份黄背心示威者眼中,它是一场反对全球化市场经济以及所谓“美国化社会”的起义。法国人经常说:“我们不想在镇上有Walmart式的超市,因这会毁了所有小商户。”

法国国内对法剧的评价与国外或许有别。(Getty)

《巴黎情报局》则是讲述一位法国特工为了爱情和受到美国援助下,背叛了他的国家。McAuley指出,剧集反映出“法国作为尔虞我诈的世界中一个老好人”的典型观点。在这个想法中,美国是个傲慢的恶霸,正在蚕食法国领土,一如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将军在 20 世纪中叶所警告的那样。

即使在广受好评的喜剧《找我经纪人》中,这种张力也很明显。剧集一开始就讲述了70后女星Cécile de France获得荷里活的重要角色,条件是她外表需要变得青春,令她犹豫是否要变成美国人眼中的“美人”形象,还是坚持法国的“自然美”观念。

美国资金对法剧是有利还是有弊?(Getty)

说到底,法剧之所以能全球热播离不开资金投入,如Netflix法语内容迅速增加,预计今年内还有诸如《8 Rue de l'Humanité》等剧将于稍后相继热播,而 另一美资影视平台Amazon Prime France 则在新的法国电视剧和电影上大洒金钱,包括法国原著电影《Le bal des folles》等。

庞大的美国资金令优质法剧长拍长有,还令法剧新浪潮得以延续。美国媒体巨头受惠于法国影视产业蓬勃、由国家支持的创意基础设施,加上制作成本远低于美国,令美国对法剧前景十分看好。而法国方面亦因而摆脱过去长期依赖为二流美剧配音的做法,改为著重本土制作,并在世界各地出售版权,为法国电视界迎来更正面的发展。

可是,这种关系背后仍然紧张,正如上述法剧内容所描述的一样,法国人本身对美国资金涌入仍旧持有矛盾态度,担心对方可能有附带条件。最终,剧集内容呈现的或许不是法国人所认为真实的一面,而是变了味的法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