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粮食价格急升 新兴国家为食而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统计全球粮食价格,在今年5月录得自2011年9月以来最高,并且是连续第12月增加。粮食价格急升背后原因众多:中国粮食需求增加、油价波动、美元疲弱等,当然最大因素还是疫情。

过去一年以来,全球海洋运输成本增加了两至三倍,导致粮食运输成本更高昂。不少专家更认为,全球人口继续增长,加上全球化及气候变化等问题,粮价高企恐怕不是一时三刻的状况。

今年南美国家面临严重干旱,粟米、黄豆、咖啡及蔗糖,产量大减,价格急升。其中,巴西作为全球主要的粟米及黄豆出口国,干旱及恶劣天气导致黄豆产量减少,加上生物柴油(Biodiesel)亦需要用到黄豆,使价格进一步推高。除了巴西,俄罗斯、阿根廷、乌克兰等主要粮食出口国干旱情况也异常严重,也致情况雪上加霜。

国际主要粮食价格急升,依赖进口粮食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所受影响更深。(Reuters)

依赖进口食品国家影响更深

国际粮食价格增加对于那些依赖进口主要食粮的国家影响尤为严重,包括中东、北非及撒哈拉以南非洲,这类新兴巿场及低收入国家的人们更恐怕即时面临饥饿威胁。以西非地区为例,主要食粮价格比起五年来平均价格高出40%,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尼日利亚在食品价格通胀达23%,水平为15年来最高。

“非洲饭指数”(jollof index)是此地道菜式主要食材的价格指数,包括火鸡、鸡肉、牛肉、香料、米、蕃茄及洋葱等食材售价。SBM Intelligence自2015年起追踪尼日利亚的非洲饭指数,他们最新的季度报告,由2020年3月到2021年3月,非洲饭指数的升幅达7.8%,在全国各处地区皆有偏差,例如在首都阿布贾市郊地区Nyanya的增幅接近16%,一罐细蕃茄则贵了29%,洋葱售价亦增加三成。该国最大城巿拉各斯(Lagos)一袋洋葱的售价更增加一倍。

过去一年,尼日利亚经济陷入困境,碍于低油价问题,拖累该国出口外汇收入。去年,当地失业率高达33%;过去两个月通胀更达18%。部分北方省份由于有武装分子占据农地及主要运输干道,影响粮食生产及运输,疫下封关也使当地食粮走私活动,变得格外困难。世界银行警告,粮食价格过高或迫使700万尼日利亚人陷入贫穷,随后涉及的饥饿人口问题令人忧虑。

尼日利亚食品价格水平达至15年来最高。图为一位当地可可农民。(Reuters)

食物质素勾“苏联苦况”:俄设食品价格上限

农产品大国俄罗斯同样受到高粮食价格困扰,代表当地粮食价格走势的“罗宋汤指数”(borscht index),自疫情爆发以来该指数已升了12%。“所有食品都加价了。糖、面包、鸡蛋都变得太昂贵了。”59岁休人士Lyubov对《莫斯科时报》表示。俄罗斯官方数据显示,当年去年食品价格升幅达7.7%,而同期俄罗斯人的可支配收入仅增加(disposable incomes)少于1.5%。以糖为例,价格今年3月比起一年前升达三分之二,肉类、生果、蔬菜等均录得双位数升幅。

去年12月,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内阁会议上炮轰,意粉售价贵得离谱,俄罗斯人竟然在吃那种前苏联艰苦日子时的“海军式意粉”(navy style pasta),“这是不可接受的,明明农业大丰收。”当时,意粉价格已上涨了10.5%。俄罗斯作为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政府因此也制定目标,在2025年把小麦产量提升一倍,以稳定意粉供应。

普京去年不满俄罗斯国内粮食增幅太高,下令管制多种主粮售价。(Reuters)

回看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因卢布汇率崩溃,物资短缺与恶性通货膨胀对于不少俄罗斯人而言依然历历在目。今年春季的一项民调显示,58%俄罗斯民众认为食品价格飞升是国家最严重的问题。因此,克里姆林宫对于近期的物价上涨也份外留神,去年12月遂对糖与食油等生活必需品实施限价,当中也包括普京提及的意粉。然而,克宫采取价格限制手段被视为非常手段,不少经济学家都认为此举长远会削弱国家经济,打击农业生产。

主要产牛国 阿根廷民众也吃不起肉?

同样出现粮食价格飞升的还有阿根廷。阿根廷作为全球第五大牛肉出口国,当地自去年以来牛肉售价加了一倍,年通胀率达至46%。由于牛肉价格急升,导致“无牛不欢”的阿根廷人大量减购买牛肉。

今年一月,该国肉制品消耗量跌至历史新低,2020年人均全年的牛肉消耗量只有49.7公斤,比起1956年的高峰减少一半。

为了减轻民怨,当局于今年5月宣布禁止牛肉出口一个月,期望借此提高本地供应,遏止牛肉售价。然而出口禁令引起农民反弹,有农民担心一旦禁令实施,中国及欧洲等大型买家将寻求其他供应,订单将流向乌拉圭、巴拉圭、巴西等其他竞争对手。

阿根廷虽为全球第五大牛肉生产国,但售价过高令国内民众却步,肉食摄取量大跌。(Reuters)

阿根廷农业结构以出口为主,农产品占整体出口约五成,单计牛肉出口已占5%。基于入口的养牛饲料价格成本上升,若牛肉不能倾销海外,对于养牛户更是难以回本。有主要牛肉出口商就说:“这仿佛是对自己的脚开枪,在这个灾难性错误之后,要挽回这些巿场将十分困难,也意味要降价抢客。”而且业界认为,政府抑制物价目的是为了11年的中期选举,为了短期的政治目的,罔顾经济后果。

像俄罗斯与阿根廷以“非常手段”抑制粮食价及通胀问题,惟假若长期实施,恐怕对经济构成不良影响。今个夏季北半球的干旱情况持续,覆盖多个粮食产区,北美西部地区的极端高温现象,似乎已预兆了主要粮食的供应情况难以令人放心,国际主要粮食价格高企亦恐怕持续一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