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铁粉鼓吹流血政变 美国开启言论审查时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社群媒体巨擘脸书公司(Facebook)全球事务及公关事务副总裁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6月4日发表声明,宣布该公司将继续封禁原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帐号至2023年1月7日。在新的封禁到期后,该公司还将对特朗普帐号的“公共安全风险”再次进行评估,并在取消禁令后,对它可能再次违反政策的行为实施严格管控措施。脸书公司的此次封禁措施是针对该公司独立监督委员会此前认定“无限期封禁特朗普帐号并不合适”的回应。

原美国总统特朗普卸任后,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时间愈多。图为6月12日,他以视频形式出现在威斯康星州新里士满一个活动中,并向群众发表讲话。(Reuters)

克莱格还说,在新的封禁到期后,脸书公司将寻求专家对特朗普帐号的公共安全风险再次进行评估,包含互联网平台的外部因素,例如是否引发暴力事件、对和平集会进行限制以及产生其他骚乱活动等。一旦评估认为公共安全风险依然严峻,该公司将进一步延长针对特朗普帐号的封禁时限并再次进行评估,直至相关风险消除为止。

脸书公司也宣布,过去让政治人物贴具有争议的文书,不受禁止仇恨言词及乱骂人政策影响,今后将画下句点;这项政策长期以来争议不断,因为政治人物脸书发文即使逾越脸书使用规范,都得以保留,不会遭到移除。至少从2016年开始,脸书对于政治人物发文是否保留,决定标准在于贴文是否具有新闻价值,如果贴文被认为具有新闻价值,即使言论涉及仇恨罪或辱骂他人,都不会遭管理员删除。现在脸书政策大转弯,不再让政治人物的仇恨言论享有豁免权。

针对脸书公司的最新决定,6月4日特朗普发文,重申了他“2020年大选遭窃”的说法,并称“脸书的决定是对7,500万选民的侮辱,这些人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投票给了我。我们的国家再也不能忍受网络审查和禁言,他们必须为此付出政治代价,我们一定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在特朗普的众多支持者1月6日“攻占”国会山后,包括推特(Twitter)、脸书和YouTube等在内的众多社交媒体平台先后宣布限制或永久封禁特朗普总统的帐号。推特在国会暴力事件发生的当天将特朗普总统的帐户短暂冻结了12个小时,理由是特朗普“不断严重违反”推特平台的公民诚信政策(Civic Integrity Policy)。推特公司要求特朗普删除当天早些时候的三条推文并警告,如果未来有进一步违反平台规则的情况发生,包括暴力威胁政策等,将会导致帐号被永久移除。

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公司于今年1月8日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的个人帐号,理由是“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行为的风险”。(多维新闻)

这三条推文包括:一条指责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缺乏勇气”,不敢为所当为,保护美国宪法,并给予各州核查“欺诈投票结果”的机会;另一条是宣称伟大的爱国者长期遭到恶劣而不公正的对待,一个神圣、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的选举,被粗暴无理地从他们的手中夺走;第三条是视频信息,在其中,特朗普一方面称赞参与国会山骚乱的抗议者为“爱国者”,呼吁他们和平离开国会山回家,不要与国会警察和执法人员冲突,同时不忘宣称他的胜选被盗走。

脸书和Instagram当天也决定将特朗普的帐户封锁24小时。1月7日,脸书创始人兼CEO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在自己的帐号上又发出一则声明,指出脸书将无限期冻结特朗普在脸书和Instagram的帐号,直到总统交接和平过渡完成为止。他的理由是,特朗普利用脸书平台煽动暴力骚乱反对民主选出的政府,“让总统在此期间继续使用我们服务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1月8日,推特公司也在一份声明中宣布,由于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已“永久封禁”特朗普总统的帐号。截至1月13日,大约已有13家社交媒体平台宣布封禁或限制特朗普帐户和与其相关的内容,包括推特、脸书、谷歌、亚马逊、YouTube等全球知名互联网巨头。封禁的理由与推特和脸书大同小异,即让特朗普在这个时期继续使用它们的服务,风险太高。

除了特朗普之外,他的盟友,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以及其他总统的知名支持者的推特帐号也被封禁。事实上,自国会山暴力事件后,推特宣布已经关闭了超过7万个与“匿名者Q”(QAnon)阴谋论有关的帐户。

特朗普的竞选集会上,有支持者举起显示有“匿名者Q”(QAnon)标志的手机。(Getty)

5月5日,脸书监督委员会表示,对脸书与Instagram封禁原美国总统特朗普帐号的决定表示支持,但实施“无限期”禁令的做法是“不适当”的,建议脸书尽快创建一套惩罚标准,以决定未来对不同内容做出有时限的禁言或永久禁止的裁决。委员会给了脸书六个月的时间,就特朗普的帐户状态做出最终决定。脸书6月4日的声明就是对此做出回应。

克莱格在声明中说:“我们知道针对特朗普帐号的任何处罚,无论适用与否都会引起争议。我们也知道今天的这个决定会受到政治分歧对立面的众多批评,但我们的工作便是按照监督部门给予的指示,以尽可能适当、公平和透明的方式作出决断。”

对于封禁特朗普帐号的态度,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立场可谓泾渭分明。只有11%的共和党人和倾向共和党的独立人士认为社交媒体应该永久封禁特朗普的帐户,88%认为不应该;而81%的民主党人和倾向民主党的独立人士认为应该,18%认为不应该。在两党内部,随着意识形态的不同也有很大的差距。保守派共和党人95%认为社交媒体不应该永久封禁特朗普的帐户,而温和派和自由派只有77%;自由派民主党人85%认为应该永久封禁特朗普的帐户,而保守派和温和派民主党人则有78%。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弗吉尼亚州民主党籍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很高兴看到脸书、推特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平台采取早就应该采取的行动,处理特朗普总统长期不当使用这些平台散播不和谐与暴力问题,但是这些零星的行动不仅来得太迟,也几乎是不充分的。”

得州联邦参议员、科学与太空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的泰德.克罗兹(Ted Cruz)说:“大型科技公司的清洗、审查和滥用权力是荒谬和极其危险的。”

最令人关注的是社交媒体封禁特朗普有没有违反保障“言论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封禁特朗普和其他人是否合法?

佛罗里达大学第一修正案研究项目主任卡尔弗特教授(Clay Calvert)认为,社交媒体封禁特朗普总统的帐户并不违反保障言论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因此,它是合法的。

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请愿的权利。”

《第一修正案》保护的是免受政府审查制度的自由。推特、脸书和YouTube 都是私人企业而不是政府,因此它们不受《第一修正案》有关言论自由的约束。私人公司可以决定哪类言论可以在它们的平台发表,它们可以制定它们自己的标准和政策,使用者必须遵循。人们对《第一修正案》提供的保护常常误解,在推特或脸书上发文并不涉及到宪法权利。卡尔弗特教授说,私人公司像报纸的发行人能够决定哪类言论可以在它们的平台发表,它们提出服务条款,用户同意遵守。特朗普被封禁是因为他违反了推特、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的服务条款。《第一修正案》赋予私人公司掌控它们的平台的权利。

2021年1月6日不满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特朗普支持者,进占美国国会大厦,其中几名支持者还站到了警方的武装车辆上。(Getty)

推特及脸书和Instagram指出,它们的服务条款禁止在它们的平台煽动暴乱。它们都说特朗普违反了它们的服务条款。推特还标明特朗普先前的推文还载有关于2020年大选的错误信息,并且一再宣称选举存在广泛的诈欺。司法部和其他美国机构都说,没有证据显示大规模的投票人欺骗。众多美国选举机构都说,2020年11月的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选举。

在特朗普的支持者暴力攻击国会山之前,特朗普鼓励他们向国会山进发,为他的胜选继续战斗。其时,国会正在进行选举人团投票,拜登(Joe Biden)以8,128万普选票和306张选举人票,当选为新任总统。

脸书和推特封禁前,特朗普在脸书和Instagram上共拥有5,900万关注者,在推特上共拥有8,800万关注者。他几乎是无所不在、无时不在。在被封禁后,他创建了一个称为“来自唐纳德.特朗普办公桌”(From the Desk of Donald Trump)的博客,但因几乎乏人问津,随即关闭。因此,脸书和推特的封禁,对他是一个重大的政治打击。他无法接触到庞大的观众,他失去了广播他的信息,维持他筹款的基础和保持他对共和党的控制所需的世界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

特朗普于6月5日晚间在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党代表大会发表演说,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分析,这场演说凸显特朗普对于破坏美国选举制度的威胁,特朗普也企图以造王者(King Maker)之姿影响2022年的中期选举,在全国政治舞台叱咤风云。

特朗普这场演说与2020年大选期间造势活动的内容类似。特朗普抨击拜登正在摧毁美国经济。他表示,激进左派及取消文化正让美国自由一点一滴崩坏中。特朗普持续对2020年总统大选散布不实信息,则是让人最为忧心的一点,尤其是过去几个月来,事实证明特朗普的谎言如今已被绝大多数共和党员当成教义一般,完全服从。

特朗普一直告诉与他保持联系的许多人,他预计自己将在8月前恢复职位。阴谋论团体“匿名者Q”(QAnon)支持者及挺特朗普民众成立的互联网论坛,近来曾讨论效法缅甸在美国发动流血政变,好让特朗普复辟。特朗普的前国安顾问迈克尔.弗林随口呼应“它应该发生”。而参加活动的民众们反应也十分激动,纷纷鼓掌表示赞同。

特朗普在6月5日晚间的演讲中,继续煽动选举阴谋论,指称“2020年大选将成为世纪犯罪。”最近出炉多项民调显示,虽然完全没有任何证据,但大多数共和党员深信,特朗普的2020年大选胜选被偷走了。

从种种迹象看来,即便特朗普已经告别了美国政坛,但依然还有这么多狂热的“铁粉”坚决支持他。因此,特朗普仍然可以说是公共安全的威胁。封禁他到2023年1月,至少可以降低他在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发生的作用,同时,因为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通过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大量的筹款,也降低了他2024年再度出山的可能性。

(本文作者花俊雄,系台湾旅美政治评论员;经《两岸犇报》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海外通讯】特朗普的言论自由“赏味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