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富汗到海地 美国正忙于拯救自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8日,在听取了其安全团队有关阿富汗战局的报告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发表了一通演讲。在塔利班节节胜利,已取得阿富汗半数以上县城,美军则撤出了90%的兵力之际,这场为美国“失败”辩解的讲话是令华盛顿心寒的,也让试图改善美国形象的拜登当局遭遇了些打击。

不需要美国拯救的国度

拜登不仅强调美军将在8月31日前全部撤离阿富汗,还专门强调美方此举旨在展示“美国人去阿富汗不是为了建设阿富汗”,“只有阿富汗人民才有权利和责任决定他们的未来”云云。这较之美军2001年大举入侵阿富汗,并在此后20年间借此长期干预中亚事务的做法,无疑显出了巨大的反差。看来,2021年的美国已经无力“拯救”行将败落的喀布尔政府了,华盛顿注定要在阿富汗遭遇一场规模不亚于越南战争的溃败。

7月2日后,阿富汗战场的态势基本已经确定

事实上,也就在同一天,发生在加勒比小国海地的风波已经让华盛顿的政界人士哀叹地位不保了。在海地总统莫伊兹(Jovenel Moise)7月7日遇刺后,美方直到9日才放出话来,称拜登政府“随时准备”支持海地。美方的这种行动迟缓令美联社发表了一篇言辞尖刻的评论。

美联社指出,自1915年海地总统遇刺后,该国就是美国深度干涉、长期操纵的重点国家。美国两次出兵海地“平叛”,有长达19年的军事占领和32年的委任统治记录。到冷战后,克林顿(Bill Clinton)当局还在1994年海地政变后出兵“平叛”,重新拥立此前被推翻的前总统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而今,拜登政府可能只会放任海地“悄悄沉入加勒比海”,华盛顿也已悄然放弃了维持了一百多年的拯救者角色。

对分析人士来说,没有了美国的阿富汗问题似乎更容易解决了。到7月9日,在塔利班代表与阿富汗政府代表于伊朗展开会谈后,塔利班方面已经先后向莫斯科与北京展示了与俄罗斯、中国交好的意愿。到1日,塔利班发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还强调“塔利班已经作出承诺,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去攻击中国等国家”,这一发言也算解决了北京对阿富汗反恐问题的最大关切。

遇刺的莫伊兹总统并没有激起拜登当局对海地这一美国传统势力范围的怜悯

而就海地而言,该国在射杀总统之后,其国内“有活力的社会组织”也促成了一种颇具讽刺性的平衡。此前遇刺的莫伊兹总统的政权是在海地首都太子党9个黑帮组成的联盟“G9家族和盟友”(G9 en fanmi e alyi)的支持下确立的。该组织脱胎于海地瓦解的国防军和警察组织,平息了城市地区的社会动荡,还在首脑切兹里尔(Jimmy Cherizier)的领导下团结了海地全境的其他11个类似的大型组织,以“G20”名义开始在2021年6月展开“社会革命”。其效率似乎并不比贪墨了数十亿美元联合国援助的海地当局低。

很显然,阿富汗和海地可能并不需要美国的拯救或干预,这些国家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拯救自己的机制,随着原本担任核心角色的美国越发或主动或被动地抽身,其角色的变化也一目了然。

百年天命的迷梦

美国对阿富汗的干预、以及对海地的长期关注可能都与美国以基督教为底色的政治信仰与国际观有很大关系。它折射了美国从19世纪末至今深信不疑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以及“例外论”。它不仅意味着美国有着“与众不同的独特发展道路”,更意味着美国承担着“拯救”其他国家的使命。

拜登在3月11日签署1.9万亿美元的“救济计划”,但此举在美国之外的观察家眼中已成为新一轮放水的标志。 (路透社)

按照这种逻辑,美国代表“正确”的一方,其认定的对手则属于“错误”的异己。这使得美国一面以“世界自由”自居,干预、打击任何他圈定的敌人。即使现实中不存在根本上与美国为敌的国家或集团,美国也需寻找假想敌,借此凸显出其与众不同地捍卫“普世性”自由的神圣使命。并在此基础上使其他国家变得与美国相同。

不过,到拜登政府时期仍然被华盛顿当局坚持的“美国例外论”终究不是基于事实,而是基于信仰。拜登似乎仍相信美国榜样的道德力量。他和他的盟友认同这个国家是“山巅之城”的理念,是清教徒为世界其他地区竖立的灯塔。遗憾的是,近年来美国的民粹政治、滥用金融霸权、对他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干涉,乃至对新冠疫情失败的管控,都已经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和全球影响力,极大降低了美国人的自豪感。在2020年的一系列民调中,62%的美国公民认为,美国已不再是“山巅之城”。仅有20%的受访者对美国当前道路感到满意。

对深陷新冠疫情的美国普通民众来说,6月下旬发生在迈阿密的公寓倒塌事件更已成为21世纪美国社会环境的缩影。这座2018年就被发现存在“重大结构性损坏”的大厦直到坍塌前一天才得到维修。当大厦如“9·11事件”遇袭建筑一样轰然倒塌后,当局采取的调查、挖掘、搜救又异常迟缓。到7月5日,随着美国迈阿密当局爆破了楼房坍塌现场的残余建筑,此案的绝大多数死者都彻底掩盖在瓦砾之下等待挖掘。即便是曾经前往一线视察的拜登当局,对此也无计可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下拜登执掌的美国似乎也要暂时放下救世主的心态,转而要以大水漫灌的方式收割全球经济,并借此拯救自己。从2020年2月到2021年3月,美国政府的财政刺激措施规模就达到5万亿美元。它相当美国过去一年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的25%,拜登当局还有6万亿美元的预算案随之而来。它意味着美国政府如能有效提振经济,那么华盛顿亦不会忌惮在收割全球的进程中“伤害”其他国家利益的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