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罕见大示威会否影响疫中改革步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自由”、“打倒独裁”和“受够了”的呼喊声中,古巴逾40个市镇在7月11日罕见出现了大示威。在政治与舆论管控甚严、向来局限于“房间内政治”的古巴,如此大规模抗议为逾廿年未见。这场示威从何而来?又将如何影响疫中提速的经济改革?

目前,古巴正面临自前苏联解体以来的最严重危机。彼时以优渥补贴价向苏联提供蔗糖以换取石油和食物的古巴,顷刻间出口贸易大减八成,食品和能源稀缺,饥肠辘辘的民众在其后五年平均每人瘦了20磅之多,直到本世纪初与委内瑞拉达成“医生换石油”的援助项目,以及奥巴马政府后期美古关系的短暂春天,民众生活才明显改善。

但如今,委内瑞拉的持续崩溃使古巴失去一条重要生命线,特朗普政府实施自1962年禁运以来的最严格制裁让该国越发孤立,新冠疫情更是带来致命一击,使得该国经济、食物、医疗等方面危机进入螺旋式下滑的恶性循环。

古巴首都哈瓦那居民7月11日上街抗议。(美联社)

重重危机叠加下的爆发

在去年疫情杀到之时,该国实行了严格封锁,严重冲击了支柱产业旅游业,致使GDP收缩11%,外汇也迅速枯竭,直接导致七成食物依赖进口的古巴出现食物危机。民众以粮票领取食物时需排队数小时,若碰上鸡肉这等稀缺食品则更需等上七、八个钟。

另外,虽然有医疗大国之称的古巴能自行生产六成药物,但实际上许多设备和原材料还需进口,因此外汇紧张和边境封锁也激化了长期存在的药物短缺问题。尽管该国研制出两款有效率九成以上的新冠疫苗,但同时去年356种国产药物中有86种从货架上消失,就连基本的阿司匹林和青霉素也相当稀缺,可用抗生素轻松治愈的寄生虫类传染病疮疖也蔓延开来,令民众怨声载道。

深感经济困难的当局从去年11月起不得已放开旅游业,但以俄罗斯人为主的游客非但没有振兴经济,还被认为带来了Delta变种病毒,而国营商店前的排队长龙正好成为病毒蔓延的最佳场所。这使得古巴疫情迅速升温,又反过来遏制了该国对游客的吸引力,并恶化了本已严重的药物危机。

目前,古巴日增确诊病例近7,000宗,每百万人感染率远超印度疫情巅峰时刻,疫情最危急的旅游胜地马坦萨斯省更是病床和氧气急缺。而古巴网友呼吁人道救援的“SOS古巴”行动,却被政府批评为损害国家形象,筹集到的援助也被拒绝入内,这自然激化民愤。

此外,委内瑞拉减少石油供应恶化了古巴能源问题,眼下正逢潮热夏季的该国需忍受每天四至六小时断电,给内心烦躁的民众火上浇油。另外,拜登政府未有撤销特朗普期间施加的诸多制裁,包括制裁古巴外汇机构以致美国面向该国的唯一大型汇款公司关闭,这严重限制了古巴居民靠国外亲友援助改善生活的途径。在以上重重危机的叠加之下,就促发了各地民众冒险走上街头以示抗议。

疫中改革的正反面

古巴疫中爆发的诸多危机,除了美国封锁和委内瑞拉衰落的外力因素外,也归咎于市场化改革过于缓慢,因此激励当局更激进地推进改革。

单以食物危机为例,古巴土壤肥沃,可耕地面积占全国面积近三成,理论上自给自足不成问题。但尽管当局自苏联解体后推进农业自由化改革,甚至还因鼓励有机农业而成了环保主义者推崇的范例,实际上仍收效甚微。这是因为计划经济下平均月工资仅30美元(2018年数据)的古巴农民无法从国际市场中获得必要农具,且仍受过度干预和繁文缛节的束缚——例如即使去年疫中不再限定牛的最低屠宰年龄,但农民仍须保证杀一头牛之前有三头小牛降生,且杀牛申请书至少要一周才获批。眼下爆发的食物危机就暴露了该国三十年农业改革成效不彰,仍有七成食物依赖进口的事实。

当局显然明白这一道理,因此在疫中显著提速改革,包括实现早应落实的货币单轨制、显著放宽私企经营领域限制、减少对公共物品的补贴、更大力推进农业自由化等,期望在疫后刺激经济复苏。

不过,市场化转型的固有阵痛使本就受疫情冲击的民众生活更为艰难,例如自货币并轨以来比索价格大跌六成,前古巴央行经济学家指出这使市场通货膨胀率达到500%至900%,政府减少补贴也让水电费大涨数倍,令工资上涨程度追不上通货膨胀速度的民众难以招架。更糟糕的是,据路透社报导,政府为赚取外汇,还将更多商品置于仅收取美元的高档国营商店出售,导致配给食物和日常用品的普通商店物资更加匮乏,让民众更为愤慨。

古巴民众需要在商店前排上数个小时才能领到食物。(路透社)

因此,即使现任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íaz-Canel)推行的改革是大势所趋,不少民众也喊出了要求其下台的口号。这可能会让当局更慎重地评估改革速度,以求更平稳地度过转型期。

另外,在此次示威过后,当局还可能对互联网开放持更谨慎的态度。古巴直到2018年才开放手机数据上网,此后艺术家和反对派就频频利用社交平台传播理念,并组织小型抗议活动。7月11日的示威也是因有抗议视频在网络上疯转,才迅速蔓延至40个城市和乡镇。政府因此在次日关闭多个社交平台,并出动重兵镇守各地街头,才压下了示威势头,该国意识形态部部长波兰科(Rogelio Polanco)也指责“媒体和数字公共空间的存在,促进了假新闻的产生。”

当然,这次示威虽然有可能让当局更谨慎地考虑改革开放对民生的暂时冲击和思潮变化,但领导人显然也清楚这是一条必经之路,并没有因为一时政治动荡而踟蹰不前的迹象。正如迪亚斯-卡内尔除了将示威归责于美国的煽动和封锁,也表示他理解过去几个月对古巴人来说是多么的艰难,他恳求民众保持耐心及保卫革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