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争论|如何还击美国冷战式打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虽然有关中美冷战的声音存在已久,但自从美国经历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右翼主政四年开始,到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延续前任的部分策略,有关中美新冷战的讨论就越来越多。尤其进入7月中旬,白宫还在延续和更新特朗普时期在新疆和香港议题上的对华强硬立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9月第75届联合国大会视频会议上明确提到,中国无意与任何国家打冷战或热战。中国外交官杨洁篪和王毅也多次强调中国不打冷战。拜登说美国不会和中国打新冷战,而是极限竞争。也就是说,中美官方都表明不打冷战。但是,这并不代表美国不会以冷战的手段打压中国。这和美国自身对中国崛起的焦虑和对自己的信心下滑有关。

拜登将自己欧洲行盟邦外交视为一种“对华优势”。(AP)

2021年7月5日至6日,在北京辽宁大厦举行的第十四届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年会100多场论坛讨论会上,第一场就是关于中美是否走向新冷战的问题。笔者参加了现场专家、学者以及国关学子们的讨论,整理了一些亮点,供读者朋友参考。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认为,由于战略和意识形态的因素,再加上100多年世界老大的这种惯性或惰性造成了美国的焦虑(anxiety)。

美国现在对中国为什么会有这种战略焦虑?吴心伯认为,归根结底,是因为它接受不了一个现实:100多年来看似美国要把第一的位子交给另一个国家。从奥巴马开始就是如此,这是一种感觉。美国现在的确是信心不足。如果有信心,它对中国的焦虑就会少一些。美国政治制度200年来本来很顺利,结果在特朗普当选时凸显出了一些问题。

他还提到更深层的一个问题。他说,美国制度不同于中国,自身又存在深层次的问题,比如种族主义,尤其是国际关系中的种族主义。这是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假装不存在的东西。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近来所警惕的黄祸(yellow peril)论就能体现这一点。这种论调是美国看待亚洲民族的视角,过去对象是日本,如今是中国。

那么,面对美国打压,中国该怎么办?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董春岭认为,中美之间军事和软实力方面还有很多差距。中国反对新冷战。美国官方对新冷战的提法也比较审慎。但之所以中国学界讨论这个话题,是因为它对中国的安全有影响。

面对美国持续打压与围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共建党100周年纪念大会上展现了自信。点击浏览大图:

+2

董春岭建议,中国首先应该做好自己的事,然后分而治之,分化美国盟友利益体系,比如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反制做法就是一种很好的策略。

江西财经大学一带一路研究员院长陈哲认为,美国铁了心要和中国冷战,但中国不会参与这种游戏。这是今后两国的状态。但美国考虑的问题是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只要中国给订单,美国肯定不拒绝。而对于美国的冷战式对华策略,中国可能就会针对美国的盟友下手。比如,中国可以把原本给日本的订单给美国,把澳大利亚的订单也给美国。这样中国可以保持自己足够大的行动空间。

吴心伯教授认为,中美如果发生冲突,很大可能是围绕台湾。一些美国核心的盟友,比如日本、澳大利亚,甚至欧洲个别国家可能都会有动作。这实际上是中美在局部摊牌的问题。这个问题超过了美苏竞争。中美之间存在这种直接冲突的可能,而美苏之间则没有。

他认为,中美是不是冷战,怎么避免冷战,无非就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大的国际环境和国际潮流决定了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决定了大多数国家在经贸上不可能选边站。无论是欧洲,还是日本,都是如此,这是国际潮流决定的。美国右翼希望其他国家放弃和中国的经贸联系,切断和中国的联系,根本不可能。这就是大的结构性因素。二是选择的问题。中国反击美国还是有选择性的,尤其考虑美国政治周期的变化。

总体上,学者们还是鼓励大家从中国官方文件中寻找中国政府可能的反击策略。当天还有学者提出中国应该加大同美国在法律、议题、平台和国际规则层面的竞争。比如,中国能否也有自己的印太战略,加大该地区规则和话语权的争夺;能否在议题设置上掌握一定的话语权,避免被美国单方面设定规则,从而陷入被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