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口大邦推二孩政策 人口问题下的“穆斯林”之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继同为人口大邦的阿萨姆邦(Assam)之后,印度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于上周正式宣布筹备推出“二孩”政策。该邦若独立成国,可位列世界第五人口大“国”。结束本月的公众咨询后,一旦法案在邦议会投票通过,违反“二孩”政策的民众被禁止参加民意调查、丧失政府工作机会和所有政府津贴,现有公职人员则会失去晋升机会。

北方邦虽以逾2亿人口位居印度人口第一大邦,人均收入却还不到全国平均的一半。身为北方邦的首席部长,来自印度执政党、印度人民党的阿迪亚纳斯(Yogi Adityanath)提出的理据似乎很有说服力:“在有限的生态和经济资源下,确保所有民众都能获得基本生活必需品是必要且迫切的。”

事实上,有关的讨论不只限于阿萨姆邦和北方邦,据联合国预计,印度将在2027年超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这样的局面下,印度是否应当推行人口控制政策的争议一直存在。2019年,印度总理莫迪更是在印度独立日的公众演讲中提及该问题,并把少生称为爱国行为:“人口爆炸式增长会为我们的后代带来许多问题。但是,有一部分公众很警觉,在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之前,他们会停下来想一想.....他们有一个小家庭,这是他们表达爱国主义的方式。让我们向他们学习。” 但印度人口真的在爆炸式增长吗?

6月21日,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在疫情稍缓后重启,街头交通、民众重新开始运转、流动。(Getty)

印度人口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印度的总和生育率(即育龄妇女一生平均生育子女的数量)已经从2000年的3.3降至2018年的2.22,其背后一大动因显然是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愈发倾向于少生的趋势。印度卫生部的一份报告显示,国内生育率将在2025年跌至1.93,在2030年达到1.8。一般而言,总和生育率2.1即可实现世代稳定更替(又称生育更替水平,replacement level), 若没有大规模跨国人口迁移,人口最终将停止增长。与之相参照,2018年邻国巴基斯坦的生育率足有3.5之高。

这些数据说明,印度人口不仅没有“爆炸式增长”的迹象,反而如许多国家一样,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 朝“少子化”的方向发展。

至于此次推出“二孩”政策的北方邦,其近十多年间生育率的下跌更是比全国水平更加显著,从1999年的4.06跌至2016年的2.7。首席部长阿迪亚纳斯在上周日公布该措施时,称:“日益增长的人口是社会不公等重大社会问题的根源。人口控制则是建立发达社会的首要条件。”然而,印度作为一个高速发展中的经济体,人口体量大是否对社会平等和发展的阻碍值得斟酌。一个未受过基本教育,未接受技能培训,无法融入到全球产业链的庞大人口,就算不上是工作力,那这就会是社会发展的阻碍。反之,则为人口红利。如此来看,比起人口问题,资源分配和经济结构的问题或许才是问题的源头。北方邦的经济严重依赖农业和以外包服务和软件出口为主的服务业,工业化迟迟未能推进。包括世界银行的调查报告在内,许多专家学者更多的把北方邦发展滞后的问题归结于经济体制或政策,而非人口。

北方邦的一个蔬果批发市场,一位民众推着自行车经过。(Getty)

穆斯林激增之患

在印度仍努力将“人口劣势”转化为“人口红利”的情况下 ,印度社会,尤其是秉持宗教民族主义的印人党 ,则还存在另一层隐患,也即对印度穆斯林族群人口增长的忧虑。

近两三年来,关於穆斯林人口取代印度教徒的阴谋论、不实信息在WhatsApp、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泛滥,认为占人口14%(政府2011年普查数据)的穆斯林将在未来超过占人口近80%的印度教教徒;Twitter上疯传孟加拉的一场大型穆斯林教徒集会的照片,并被附上穆斯林人口比例已达到30%的文字;更有印度教非政府组织(如Jansankhya Samadhan Foundation,JSF )在线下组织示威游行,主张对违反“二孩”政策的民众以监禁等刑罚惩处。JSF的CEO、Chaudhary在接受半岛新闻网(Al Jazeera)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不开始推行法律(控制穆斯林人口),印度很快就会面临内战。”

然而,根据去年末公开的印度全国家庭健康调查数据,2019-2020年印度18个邦的生育率为1.9,印度教徒间为1.6,穆斯林虽略高于平均,但也只有2.4;更重要的是,相比2005-2006年的全国性数据,穆斯林人口的生育率从3.6跌至如今的水平,跌幅远高于当年平均生育率为2的印度教人口。2019年,该组织在印度举办的一场长达三天的步行示威,更有多位印人党 重要议员、政府官员参与。

几个月前通过了类似法案的阿萨姆邦的首席部长萨尔马(Himanta Biswa Sarma)则表示,推行该措施的部分原因在于控制邦内说孟加拉语的穆斯林的人口增长。同为穆斯林人口聚集地的北方邦,在邦议会选举临近之时拟定草案、进行半个月左右的公众咨询便进入议会投票程序。印度的“二孩”政策背后,社会上对穆斯林人口增长的忧虑情绪起到了不小的推动力。

如今身为执政党的印人党 ,自1980年成立以来便主张印度成为单一宗教国家,追求“印度教民族主义”(Hindu Nationalism)和宗教型国家认同,并在执政十多年间带领国家远离了立国之初的国家领导人们秉性的“世俗主义”、意图建立政教分离、多元平等的国家的路线。这套当年把印人党 推向执政党之位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如今继续与人口问题相捆绑,催生了“二孩”政策。只不过,这样的政策究竟是否能解决资源分配问题、刺激地区发展,而不是使地方白白错失“人口红利”,则还要打一个问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