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官偕军机绕行中国 中美高层对话不得其门而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7月中下旬后,华盛顿与北京之间忽然呈现了些微妙的外交动向。

7月14日,有消息人士披露了一条未经证实的消息,称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或将于7月18日至24日间抵达中国天津,并将与中国高层接洽。同日,还有两名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称,美国政府有意与中国设立一条紧急热线,以减少中美发生冲突的风险云云。仅仅过了一天,来自美国国务院的消息就显示中美近期“高层对话”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了。

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7月下旬的亚洲之行曾被部分观察家报以厚望,以为会有访华行程,实则不然,这也是当下时局的必然。图中是谢尔曼2021年5月在雅加达的留影。(路透社)

根据美方官方信息显示,谢尔曼将在7月18日至25日访问日本、韩国和蒙古国,这也是她5月底至6月初访问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和泰国三国后,再次前往“印太地区”,重申“美国致力于与盟国和伙伴合作,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繁荣,并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简言之,就是继续绕行中国,并“牵制”中国。

自2021年3月阿拉斯加会晤后,中美高层之间的不睦就颇为明显。虽然在7月6日,拜登(Joe Biden)政府的印太事务协调员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出席美国智库“亚洲协会”(Asia Society)活动时表示“不支持台湾独立”,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John F. Kirby)同日也强调“坚持遵守和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但这种谨慎的表态只是美国调整对华策略,直面“中美两国有可能和平共处,但面临着巨大挑战”客观环境的一种表现。

事实上,环顾近期华盛顿政界、军界人士的动向,外界也很难找到什么“中美对话”的迹象。

美军军机在7月15日的台北之行,展示了华盛顿在中美之间的实际态度

首先,从7月12日至14日,执掌美国核武库的战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Charles Richard)将军就接连访问日、韩两国。根据日本外务省在13日释出的会议相关信息,理查德此行目的包括“就中国和朝鲜等地区的安保环境及延伸遏制政策交换意见”,这与2021年3月美日外长、防长2+2会议后形成的“中国破坏国际秩序”,“美日就战略、政策紧密调整、务使一致”的基调基本一致。

其次,也就在7月15日,另有一架美军C-146A“狼犬”(Wolfhound)式战术运输机,降落于台北市区的松山机场。该机为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USSOCOM)进行人员秘密运输与空降的首选装备,一般用于特务渗透、撤离政要等行动。该机在台北的高调展示,即已成为华盛顿向北京宣示的战略姿态。考虑到就在6月上旬,还有三名美国议员搭乘美军C-17运输机借“运输疫苗”名义抵达台北,这种接二连三的行动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

再者,同样在7月15日,据彭博社等媒体披露,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及其团队暂时没有恢复此前被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中断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的打算。虽然耶伦以及政府其他部门正与中方保持联系,但他们的目的并非重启中美高层之间的正式会谈。

耶伦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问题上的态度已经可以反应一些问题。(Getty)

而今,随着谢尔曼的行程也最终确定,外界至少可以发现一个严峻的现实,即便观察家热衷于“中美对话”,但这种可能性在当下已变得不太现实。

事实上,即便是近期传言中“将访华”的谢尔曼,其对华工作折射出的拜登当局的态度也是多少有些可虑的。此前,在6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谢尔曼即指出中美虽“正在进行工作层面的沟通”,但美方的工作重点旨在“不仅是告诉中国,还要告诉世界其他国家”美国将处于领先地位,“并努力在竞争中获胜”。这与拜登坚持的在其任期内”不会让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领导者”之类的诉求形成了吻合。

加之华盛顿近期还在台海“制造危险紧张局势”,事已至此,即便拜登团队已经进入“下半年对华外交布局”,其和中国竞争、对抗的基调,会对其对华外交带来严重干扰。就当下局面看去,其促成“高层对话”乃至“首脑对话”的进程想必会继续不得其门而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