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美国强硬对抗中共 入籍美国的陈光诚存在思维盲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据美国之音(VOA)7月13日报道,陈光诚通过翻译向媒体表示,“非常感激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家欢迎我们”。陈光诚之所以此时如此表态,源于在今年3月和6月21日,他的太太袁伟静和他本人先后加入了美国国籍,成为美国公民。

2012年5月陈光诚及其家人在美国大使馆的帮助下,摆脱了在中国不愉快的软禁生活,成功飞往自由的美国。9年后,陈光诚完成身份归属,正式成为美国公民,与给其带来黑色记忆的中国脱离法律关系,重新在美国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这也算是不错的、值得祝福的结局。

不过,陈光诚生在山东(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长在中国41年,他不可能与中国一刀两断,更不可能忘记中国,忘记在中国经历的一切。所以,即使加入美国籍,他仍然关注中国的发展。近日,陈光诚对外表示,美国需要对中国共产党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放弃绥靖政策”。希望美国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抵制中国共产党。“如果我们只是与中国共产党谈判,他们是不怕的,中国共产党向来蛮不讲理,横行霸道”。

2021年7月8日,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流亡美国9年后加入美国籍。(AP)

可见,即使到美国已经9年,他仍然没有走出中国经历给他留下的阴影。陈光诚对中共仍然充满不信任,甚至痛恨。某种程度上讲,陈光诚有这种思维可以理解,多数人经历过陈光诚的经历,可能都会形成与他有相似的认知。

从人格上说,陈光诚是一位嫉恶如仇、正直善良、勇敢无畏的人,很有山东大汉的英雄侠义风骨。他很小的时候因为生病成为盲人,但这没有让他的生命暗淡无光,碌碌无为,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陈光诚18岁开始读小学,1994年近23岁才到青岛市盲校读书,1998年从青岛市盲校毕业,赴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中医推拿。在大学学习期间,陈光诚开始旁听法律课程,后又自学法律,才走上了为底层人民维权的道路,被称为“盲人律师”、“乡村律师”。

当然,陈光诚没有经过系统的法律训练,未通过中国的司法考试,也没有律师资格,他只是凭借自学的法律知识和追求正义的热情,去维护底层人民与残疾人士的权益,所以他被媒体称为“赤脚律师”。

陈光诚之所以走上法律维权之路,与他不安分的个性有关。他不像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忍辱偷生、逆来顺受,陈光诚嫉恶如仇,敢于向强权、向不公不义 “说不”。所以,1996年在他看到临沂地方政府违法向残疾人征税时(中国残疾人保障法规定残疾人可以免税),陈光诚与地方政府进行了交涉,在未得到地方政府答复后,陈光诚又去北京上访,终于让临沂地方政府表态停止向残疾人征税。

此后,陈光诚又就其出生地东师古村的水污染问题进行抗争,将造成污染的造纸厂告上法庭,要求其停产治污。2000年陈光诚向英国申请扶贫资金,为东师古村村民打了100多米深的水井,解决了大家吃干净水的问题。2003年,因在北京乘地铁被要求购票(中国残疾人保障法规定残疾人可以免费乘地铁),陈光诚将北京市地铁运营公司告上法庭,获得胜诉。此后,外地盲人终于可以免费在北京乘坐地铁。

2005年因为临沂地方政府推行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强行对育龄妇女进行绝育手术、对生二胎的孕妇强行堕胎、引产,甚至随意抓捕亲属、逼迫家人交纳巨额罚金,引起民怨。陈光诚向媒体和有关部门揭露了这种情况,结果被地方政府软禁。2006年3月陈光诚被临沂警方从家中带走,6月陈光诚被指控于2月5日与其妻冲击政府大楼及打砸公共财物,其家人收到陈光诚被刑事拘留的通知书。8月24日,沂南县人民法院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陈光诚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

其间,陈光诚事件引起中国律师界、学界的关注,一些律师主动为陈光诚维权,一些学者发表联名公开信,希望“陈光诚问题能在人权和法治的原则上得以妥善解决”,但都未起到任何作用。后来,陈光诚事件传到世界,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2006年11月,英国外相玛格丽特·贝克特(Margaret Beckett)表示,希望陈光诚的二审得到公正处理。2007年10月,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Thomas Lantos)为首的34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函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中国政府释放陈光诚。2008年1月24日,德国电视一台制片人陈露及其采访小组一行四人前往临沂东师古村,希望对袁伟静进行采访,但进村后遭遇拦截、恐吓威胁。

+2

陈光诚为村民维权被判刑的事件逐渐变成国际事件,中国临沂地方政府迫害人权的形象传遍世界。或许也正因此,陈光诚受到更严格的监管。在2010年9月刑满释放后,陈光诚被警方送回家,随即被软禁。此后,中国很多人从各地去临沂看望陈光诚,但多受到拦截、殴打、凌辱和强制遣返。陈光诚事件没有随着其刑满结束而结束,相反,它像风中的野火一样越烧越大。临沂地方政府的作为,让陈光诚变成国际英雄。

法国《世界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纽约时报》、美国CNN等各国媒体记者尝试去临沂东师古村采访陈光诚,都没有成功。2011年1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只要像陈光诚这样的人士在获释后依然遭受迫害,美国就会继续直言不讳,对中国施加压力。”2011年7月21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特别的法案“支持陈光诚修正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一家的骚扰和软禁。

不过,这些国际行动没能改变临沂地方政府的作为,直到2012年4月陈光诚在朋友的帮助下逃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美国成为陈光诚的拯救者。回顾整个事件的经过,人们不难理解陈光诚对中共的不信任。一个追求正义的人,被公权力迫害7年,任何人恐怕都很难不留下心理阴影。在这种心理阴影的支配下,陈光诚希望美国对中共采取强硬的政策,也算是人性的正常反应。

在理解陈光诚的同时,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不得不说陈光诚的感性压倒了理性,其对中国问题的认识离现实太远。他期待通过美国向中共强硬施压来改变中国,恐怕很难达成目标,最后的结果更可能事与愿违。

现在中国社会的现实是,在中美角力加剧的大背景下,中国民众越来越爱国,越来越支持中共,越来越乐意团结在中共的周围,共同对抗美国的打压。应该说,美国对中国的强硬政策不但没有将中国民众与中共分开,反而让中国民众与中共更紧密的团结在一起。陈光诚明白中国民意的这种变化吗?似乎不太明白。

中国民意出现这种变化不难理解,外部打压永远是促使内部团结的最好方法。这是人的本性,人类永远对外部威胁更敏感。当外部威胁很小或不存在时,人类社会内部的矛盾就会凸显、爆发;当外部威胁很大时,人类社会内部就会想法弥合内部的矛盾,团结一致对外;只有如此人类社会才能不断壮大,永续发展。

+6
+5
+4

美国强硬对抗中共,加大对中国的打压,只会激起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让中国民众感受到美国对中国的巨大威胁。在外来威胁加大的情况下,中国民众会自觉减少对中共的不满和抱怨,将美国看作阻碍中国发展的主要矛盾。既然主要矛盾是美国,中共与民众的矛盾变成次要矛盾,团结次要矛盾,解决主要矛盾,就是现在中国民众的选择。近几年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加大对中国的打压,促使中国社会空前团结,异议变少,异议的空间变小,已经说明了一切。

显然,陈光诚、蔡霞等人希望美国强硬对待中共,以此来改变中国的方法是错误的,这是一条行不通的路。纵览人类的历史,其中充满纷繁复杂,但归根结底,人类社会的发展原理像数学公理一样简单,并不存在复杂难解的形式。用一句出自《史记.管晏列传》的中国古语来概括就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用现代白话来说,即发展才能带来文明进步,“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

要解决中国的问题,无论是吃饱穿暖的问题、教育医疗的问题、养老保障的问题,还是文明法治的问题、自由民主的问题、道德素养的问题,最后都离不开“发展”原理。以中国为例,经过改革开放后40多年的迅速发展,不仅民众的物质生活条件大大改善,整个社会的文明素养也有了实质提升。只要不存在意识形态偏见,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否认,与40年前相比,中共的执政水平、官员素养、法治人权意识、制定政策的科学性等等,都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这就是发展的魔力。

发生在十多年前的陈光诚事件,在今天的中国不能说一定不会发生,至少发生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三十年前中国会召开群众审判大会公开宣判罪犯,二十年前外地人走在深圳的大街上可能被收容遣返,甚至被打死,十多年前强拆、城管杀人事件时有发生,七八年前官员公款吃喝玩乐还十分常见,但现在这些曾经普通的问题,都已经很少再出现。强制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废除,鼓励生育成为新的时代主题。发展中,中国的经济条件变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变了,政府的政策方向也变了。

中共常常强调“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这句话很符合历史的现实。只有让民众富裕起来,文明、道德、法治才有更厚实的生长土壤。已经在美国定居,获得充分自由的陈光诚或许应该试着走出昔日的心理阴影,超越个人的爱恨情仇,从更宏观的角度思考中国的发展和世界的发展,如此才能更真实的认识中国、认识世界。

方向错了,越努力错的越多。现在陈光诚鼓励美国打压中共,其结果不是促进中国的发展进步,而是阻碍中国的发展进步;同时对美国的发展也十分不利,这恐怕不是陈光诚希望达到的理想目标。在精神上超越自我,从理性的、大历史的角度看待中美关系,推动中美合作共赢,让自己变成中美之间的友谊大使,这才是陈光诚更应该去努力的方向,也是对所有人都有利的方向。沉浸在黑暗的记忆中,无法创造光明的未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