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基斯坦到阿富汗 一带一路不能忽视的恐袭挑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伴随“一带一路”拓展,中国的海外项目收获不少外交与经济成就,却也面临各式风险与新挑战。在近期一系列政治与安全事件发酵下,某一隐忧再度跃上新闻版面:恐怖主义的暗流涌动。

7月14日,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发布声明,当天上午7时左右,由中方企业承建的开伯尔-普什图省达苏水电站项目出勤班车,在赴施工现场途中遭遇爆炸,造成包括9名中方人员和3名巴方人员在内的12人死亡,另尚有28名中国公民受伤。

事发之初,巴基斯坦一度将此事定调为机械故障导致的意外,表示班车爆炸乃气体泄漏所致。然而伴随调查持续推进,事件的复杂本质逐渐显露,巴基斯坦信息部长乔杜里(Fawad Chaudhry)于7月15日晚间表示,由于发现爆炸物痕迹,班车事故不排除恐怖袭击可能;7月16日晚间,中巴总理在通话中将此一事故称为“恐怖袭击”,可谓是对意外的权威定性,中国公安部更已于7月17日派员赴巴基斯坦调查。

7月14日,安全人员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开伯尔-普什图省的爆炸现场附近工作。(新华社)

此外自美军5月撤离阿富汗起,塔利班开始了卷土重来的步伐,阿富汗安全情势再度恶化,引发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周遭各国关注。一来其此地位处中亚、西亚、南亚之交,是“一带一路”西行前段;二来阿富汗局势向来不稳,“伊斯兰国”(ISIS)等各方恐怖组织在此横行,渗入近邻的新疆、巴基斯坦与中亚五国,对中国治疆与中巴经济走廊(CPEC)构成共同威胁。

眼下“一带一路”布局逐渐完善,截至2021年7月,中国已与141个国家、31个国际组织签署相关合作文件;但有鉴于中巴经济走廊与阿富汗局势动荡,“一带一路”能在此扎多深的根,有赖中国与沿线国家,携手同赴反恐前线,打赢这场安全的硬仗。

7月14日,在巴基斯坦吉尔吉特,救援人员将伤员运往医院。(新华社)

神出鬼没的阴影

由新疆一路向西,中巴经济走廊接通了南亚与中东,西北一侧与伊朗及阿富汗相邻,东南则与印度次大陆唇齿相依,可谓“一带一路”关键枢纽,既免去了中国对马六甲海峡航线的依赖,更为新疆连通中东地区。但如此得天独厚的地带并非一片繁荣,反而处处涌动着安全阴影。

回顾过往,班车事故已非中国在巴基斯坦的首次受袭。2018年11月23日, 3名持枪恐怖份子企图攻入中国在卡拉奇的领事馆,遭到了驻馆警卫与巴基斯坦警方的强势反击,双方爆发激烈枪战,最终3名恐怖分子遭击毙,2名驻馆警卫则不幸殉职;2019年5月11日,在俾路支省瓜达尔港,恐怖分子对一家据传有40名中国公民入住的五星级酒店发动袭击,造成一名巴基斯坦警卫身亡,多人受伤,事后“俾路支解放军”(BLA)承认犯案,表示是针对中国与外国投资者而来;2021年4月21日,俾路支省首府圭达市一酒店遭遇爆炸袭击,导致至少4人死亡、12人受伤,彼时本在该地下榻的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恰好外出,躲过一劫。

俾路支省本身有不少分离主义分子及武装组织。图为2015年部份俾路支解放军向政府交出武器投降。(VCG)

然而针对中国的恐袭阴影并非仅在巴基斯坦出没,阿富汗与中亚等地亦为热区,甚至早在“一带一路”项目开始前便已存在相关攻击。2002年6月29日,“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简称“东突”)于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枪杀中国外交官王建平,凶手曾于塔利班时期的阿富汗受训;2016年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发生恐袭,使馆3名工作人员受伤,发动袭击者为“东突”和出自盖达(Al-Qaeda)的“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

另一方面,阿富汗虽已加入“一带一路”计划,中国也在此地投资了艾娜克铜矿、阿姆河石油探勘等项目,同时准备修建以中国为起点,途经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最后到达伊朗的五国铁路,却同因塔利班、“伊斯兰国”等各路恐怖组织干扰,致使项目被束之高阁,中国亦已将投资重心转至中巴经济走廊。

2021 年 7 月 12 日,阿富汗坎大哈省,阿富汗特种部队在对塔利班的作战任务中访问地区中心时,一名武装人员正在装载他的步枪。(Reuters)

丝绸之路何以前行

平心而论,恐怖主义在中亚、南亚、中东盘距已久,会于近年愈发高调狙击“一带一路”相关建设与中方人员,关键原因有二。

其一,是美军入侵阿富汗与伊拉克后,强硬撕开权力真空,改变了中亚与南亚的恐怖组织生态。塔利班虽失去政权,却与阿富汗政府军持续交火,以致阿国出现不少无政府的灰色地带,本在中亚各国活跃的恐怖组织见猎心喜,纷纷涌入阿富汗发展壮大,进而扩散至南境的巴基斯坦。此外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亦于伊拉克战争的混乱中崛起,并于多国成立分支,过去由单一族裔构成的恐怖组织,逐渐成为多地区、多国家、多民族融合的恐怖势力,成员的国际化程度增高,又相互通连支持,攻击规模自不可同日而语。

在叙利亚东北部,监狱和拘留所关押着成千上万的男人、女人和儿童,他们曾经属于伊斯兰国,如今生活陷入了困境。(Reuters)

其二,是“一带一路”的逐步拓点,已形成庞大规模,从能源(油气开采和天然气管道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公路和电网),到产能合作项目(矿产开采、化工厂和工业园区),中国几乎遍布各基础建设领域,“中资”由此成了恐怖组织眼里的俎上肉,面临袭击、勒索等暴力威胁,不论其动机是金钱、反中抑或泄愤。

而如此风险,中国并非全无警觉。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例,早在此次恐袭前,两国便已共商反恐安保机制,在210处大小工程点上,部署了约3.2万名安保人员与警力,俾路支省与旁遮普省皆是投放重点。此外为保障瓜达尔港与经济走廊的海上安全,巴基斯坦也在2016年12月成立“TF-88”特遣部队,进行24小时巡逻侦测,中方更于2017年8月获批在巴基斯坦成立第一家私营安保公司。

图为瓜达尔港的东湾快速路营地,东湾快速路建成之后将连接起瓜达尔港和巴基斯坦的沿海公路。(多维新闻)

而面对阿富汗这处“安全黑洞”,中国也有所做为。为阻却恐怖势力持续渗入巴基斯坦与新疆,北京与喀布尔、塔利班皆有合作,既向前者提供军事援助,也与后者达成不庇护“东突”等组织的默契,配合在新疆的高强度反恐措施,后者已有超过4年未发生暴恐事件。

然而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毕竟不是新疆,中国始终要遵守“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在当地政府同意合作的基础上,协调反恐方式与步调。而就此次班车事故观之,漏洞依旧存在,中巴的合作反恐路,也仍然漫长。

从中国公民与企业“走出去”,到“一带一路”在海外的大规模拓展,中国基础建设始终在反恐前沿推进,诸多项目与工作冈位不仅于双方有益,更有助缓解当地贫困现象,长远来看,或许能是终结恐怖势力的根本解方。但在这日到来前,伴随各式工程日渐深入壮大,反恐挑战恐将持续严峻,既考验中国与在地国的互信,也试炼双方的协调能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