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角力阿富汗 中国方案能否胜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随着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盟军陆续撤出阿富汗,逐渐失去有力外援的喀布尔当局境况愈发糟糕。不仅一再丢失战略要地,甚至在政府军内部已经持续出现成批逃亡现象。与之相比,塔利班的进取势头则愈发迅猛——根据该组织近日发表的官方声明,塔利班目前已控制85%的阿富汗国土。

+2

在阿富汗国内局势一团乱麻的同时,域外大国之间围绕阿富汗问题的博弈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颇为耐人寻味的是,目前为止,中美俄三强在此番博弈中表现得相对低调,反倒是类似土耳其、伊朗、印度与巴基斯坦这样的区域大国或次级强权表现得相当积极主动。

就美国来说,拜登(Joe Biden)当局的首要目标仍然是尽快从阿富汗撤出绝大多数武装力量,同时试图以最低成本维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必要影响力——华府为阿富汗政府预留的600多人规模的军事顾问团以及努力在周边中亚国家维系军事存在即是上述战略意图的典型例证。

在此,华府于阿富汗事务上某种相当矛盾的心态显露无疑。一方面,在美国霸权相对衰落的背景下,华府基于重整美国全球地缘战略的考量,对于从阿富汗泥潭抽身一事上,心态极为迫切。

另一方面,对于已经“苦心经营”20年,耗费甚巨的“阿富汗黑洞”(据悉美国仅军费开支一项就累计超过2万亿美元),华府决策精英们又不甘心以某种“败兴而归”的形象撤出。因此,在体面撤军的同时最大限度地维持在阿富汗的“既得利益”就成了华府的题中应有之义。

+4
+3
+2

与美国类似,俄罗斯同样在阿富汗问题上采取守势。由于俄罗斯地缘战略核心圈——独联体地区紧邻阿富汗,在塔利班大举攻城略地之时,莫斯科方面最为关注的就是其周边地缘安全问题。

而“心领神会”的塔利班很快表现出“对俄友好”的诚意,在该组织即将完全控制阿塔(塔吉克斯坦)边境之际,塔利班适时派出官方代表团北上莫斯科,尽一切可能地向普京当局释放善意。

面对来自“老对手”(塔利班的前身曾是当年的抗苏主力)的善意,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采取了胡萝卜与大棒双管齐下的应对策略。一方面,俄罗斯官方对塔利班有关“坚决制止极端主义外溢以及维护区域安全秩序”之承诺给予了充分肯定与欢迎。另一方面,则联合集安组织各成员国,以集体声明的形式“敲打”塔利班,称“一旦塔阿边境形势恶化,集安组织将动员一切力量进行自卫反击”。

与美俄的“消极反制”相比,中国虽然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回应显得更为低调,但在幕后谋划与实质努力上却比美俄更为积极。就前者来说,目前为止,只有外长王毅在出访塔吉克斯坦时就当前的阿富汗局势发表过相对直接的声明。该声明延续了北京方面一贯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基调,仅仅强调了中国坚持的“调和”原则及其对阿富汗未来的期许。

就后者来说,除了此前向塔利班抛出的,在阿富汗境内修建高速公路网络连接其主要贸易城市通道的诱人大单外。在王毅的中亚三国行期间,中方也分别在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塔吉克斯坦)以及中俄外长塔什干会晤(乌兹别克斯坦)就如何通过多边机制向阿富汗提供经济与安全援助的问题上多方奔走并努力促成。

2021年3月19日,莫斯科,塔利班和谈代表前往会场。作为阿富汗和平进程的一部分,此次和谈由中美俄巴共同牵头主持。(Getty Images)

与中美俄的相对低调不同,一些区域大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反而表现出更加“积极进取”的姿态。在阿富汗战火愈演愈烈之际,伊朗方面于首都德黑兰高调主持了包括阿富汗政府、塔利班与伊朗在内的三方和平磋商。会谈中,作为首席主持人的伊朗外长扎里夫( Javad Zarif)严正要求冲突双方必须保持最大限度克制,以防止阿富汗局势滑向不可收拾的境地。

不过,据接近伊朗官方智库的消息源称,德黑兰当局事实上已在一定限度上默许了阿富汗局势的恶化。在伊朗决策层看来,由于阿富汗局势恶化而西进伊朗的年轻难民有助于在某种程度上缓解该国日益老化的人口结构,进而促进伊朗经济的复苏与发展。

与伊朗类似,另一中东大国土耳其也在阿富汗问题上摩拳擦掌且跃跃欲试。根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与拜登于上月北约峰会期间达成的共识,安卡拉方面目前已经向喀布尔国际机场派驻军队,以协助北约盟国安全撤离。

埃尔多安此举除了基于修复与西方盟友关系的考量之外,更为重要的意图在于以此为契机在阿富汗的未来格局中占据先手位置。

作为土耳其官方喉舌的《每日晨报》将上述“帝国宏图”表露得淋漓尽致:“基于丰厚的帝国遗产、鲜明的穆斯林国家特性以及不俗的综合国力,土耳其将在未来的阿富汗格局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但安卡拉方面的“阿富汗热情”却遭到了塔利班的“冷水回击”,该组织近日发表的官方声明公开表示“在北约预定的撤军时限之后,即从今年九月起,任何继续滞留在阿富汗国土的外国军队都将被视为占领军”。

由于阿富汗地缘位置的多样性,其国内局势的动荡不仅牵扯着中东大国的神经,位于南亚次大陆的印巴两强也不能幸免。

基于对阿富汗局势失控后,该国难民可能大量涌入克什米尔,并经由该地进入印度北方各邦的担忧以及莫迪当局长期以来投机性地缘战略试探的惯性,新德里方面在介入阿富汗局势上颇为积极。近来不仅高调为喀布尔当局交付已购军火,还试图与普京当局协商构建旨在协助喀布尔方面抵抗塔利班的军事联盟之可能性。

与新德里方面的“地缘焦虑”类似,巴基斯坦同样对阿富汗乱局可能带来的地缘安全风险忧心忡忡。

这种担忧随着塔利班逐渐掌控巴阿边境的事实而与日俱增,对于伊斯兰堡方面来说,最令其棘手的是阿富汗乱局对中巴经济走廊——这一事关巴基斯坦长远发展大计的重大战略项目的安全风险问题,近日发生在该国西北部的中企班车爆炸坠谷事件已经为此敲响了警钟。

这是7月14日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开伯尔-普什图省拍摄的在爆炸中损毁的中企大巴。(新华社)

不难看出,出于对“帝国坟场”噩梦的担忧,中美俄这样的全球强权于当前的阿富汗乱局上不约而同地采取了“低调&间接调和”的政策方针。与之相比,那些在阿富汗问题上有着重大地缘利益关联的区域大国或次级强权反而展现出更为积极进取的姿态。

但这些新晋玩家们由于自身实力所限,即便在对阿政策上“积极进取”,也很难于总体上将未来阿富汗的发展扳上较为良性的轨道。

在这种情形下,中国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没有类似于美俄那样的历史包袱。这样的“前提利好”辅之以中国自身强劲的基建与产业输出能力,再加上中国在处理阿富汗问题上长期坚持的“多边协调,和衷共济”之传统,一个能够将阿富汗未来导向良性循环发展轨道的“中国方案”相当可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