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中国捐赠500万疫苗 越南是山穷水尽还是机关算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7月下旬,伴随着越南新一届政府正式确立,以印度变异毒株(即德尔塔变种病毒)为主,从4月27日开始的越南第四波新冠疫情也在持续扩大。截至7月21日,越南全境在第四波疫情中已有约6.2万人感染,其中近4万人在胡志明市。

在这个时候,以大量接种疫苗配合疫情管制,取代2020年时机械封城的做法,已成为河内迫在眉睫的的选择。但在使用疫苗的具体问题上,河内的态度就显得一言难尽。

4月27日开始的越南疫情不仅给经济带来打击,其蔓延到城市的现状更为突出

不可否认,继5月17日确认了购买国药疫苗的计划,6月21日接收了第一批50万剂中国援助,7月9日批准购买500万剂国药疫苗后,越南卫生部从2021年1月开始秘密执行的中国产疫苗采购方案正在逐渐得到落实。可到7月19日,越南的购买计划就突然发生了一点变化。

当天,越共中央流行病学研究院院长、国家扩大接种项目指导委员会主任邓德英在介绍越南疫苗方案时指出,越方希望“中国政府向越南无偿援助500万剂国药新冠疫苗”。邓德英的这一发言随即让中文世界感到哗然。

越南方面的这个决策是令人费解的。此前胡志明市方面购入500万剂国药疫苗,即证明越方不缺少财力。此外,越南也是借“全球新冠病疫苗获取机制”(COVAX)的“预先市场承诺”(AMC)融资工具的国家,他可以借此购买近500万份阿斯利康疫苗并支付少量费用,在科兴、国药已加入该机制之际,越方也可以借此取得大量中国产疫苗。

7月,胡志明市附近的台资企业宝源鞋厂最终停工隔离,配合检查。越南当局担心拥有78.4万人,主要人口为工人的平新郡会成为疫区,并最终因人员流动导致平阳省工业区陷入瘫痪。(越南快报网页截图)

不过,越方此举仍有其逻辑,也就在邓德英讲话的当天,越南宣布将在7月25日前取得美国捐赠的300万份莫德纳疫苗,罗马尼亚也将在此后向越南捐赠10万份品牌不明的疫苗。此外,越方还宣布了美国、俄罗斯将与之签订技术转让协议。

在同期美国、日本“捐赠”的阿斯利康、莫德纳疫苗纷至沓来之际,河内在疫情下的紧张气氛中竟营造出了一片众星拱月、万国来朝的气氛,中国“免费捐赠”疫苗在这种风潮之下就显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此外,越南政府在疫情中也有“逼捐”的习惯。首先,从6月开始,越南当局推出了总额25万亿越南盾(约10.81亿美元)的疫苗采购专项募捐计划,其中36%的款项来自于“企业捐款”。包括韩国三星电子、日本丰田汽车、泰国正大集团在内的很多在越外国企业都接到了政府方面的电话,越方联络各国企业时使用的“希望立即汇款,金额你们自己决定”的逼捐口气更令人哗然。

图为越南茶荣省梂棋县的一处检查哨卡,当地因发现两名新冠患者而惴惴不安。但这种情绪反而让当地官员忙中出错,到6月2日,茶荣省周城县就发生了“80岁老奶奶逃出隔离点”的荒唐新闻。(越南快报网页截图)

其次,到6月下旬,中国方面为满足在越中国公民接种疫苗的需求,援助了越方共50万剂国药疫苗。按中方计划,该批次疫苗本应首先满足在越中国公民的接种需求,余下的越方可按需要安排。不料越方取得疫苗后,第一时间公布的接种方案就违背了双方达成的“中国人优先接种”的共识。根据在越企业家披露的信息显示,中国企业如要为员工接种,甚至还要以“捐款”名义向越南卫生部门提供一笔款项。

不过,留给越南继续陶醉的时间不多了,即便该国主流媒体仍津津乐道于其“疫苗外交”的成功。可在具体指标上,越南正呈现出山穷水尽的境地。河内到7月中旬,与世界各国、疫苗生产商签约后,虽敲定了1.24亿剂疫苗的供应量。但实际到手的疫苗总量只有900万剂,如排除美、日等国“赠送”的阿斯利康、莫德纳等疫苗,则实际供货量更少。在目前该国近1亿人口中,只有400万人已接种,其中30万人完成两剂接种。

照片中的场景发生在5月27日,越方调集大批救护车集中隔离北江工业区的工人,到6月2日,已集中隔离四千人。(越南快报网页截图)

资料显示,此番疫情的发展已经远超河内的最坏预期:5月时,越南方面曾认为此次疫情患者恐在3万人上下,而今,越南全境患者已超过6万。越南卫生部还在7月17日拿出了预备“30万人感染”的最新方案。在胡志明市疫区德尔塔变种横行,越南被迫重新启用第16号令,即最严封城指令之际,山穷水尽的越方在疫苗问题上实际已不存在挑三拣四的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