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爆炸习李齐表态 中国如何克制出手冲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发生在巴基斯坦的中企大巴爆炸事件仍在持续发酵,近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亲自致电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要求巴方彻查此事,并敦促后者“动用一切必要手段,务必将恐袭凶手绳之以法”。

对此,彼时正在乌兹别克斯坦出席地区会议的伊姆兰.汗给予了相当积极的回应,称“不允许任何敌对势力破坏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兄弟般的关系”。

+4
+3
+2

平心而论,类似的中方在巴人员的遇袭事件近年来并不鲜见。今年4月下旬,由塔利班巴基斯坦分支策划实施,险些让中国现任驻巴基斯坦大使遇害的奎达塞雷纳酒店爆炸案就是此中典型。

但此番最新爆炸案的不同寻常之处一方面是死伤人数创历次之最,另一方面,更为重要之处在于巴基斯坦官方表态的前后矛盾,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巴官方说法称此次事件系机械故障所致,排除恐袭可能。但在初步调查启动以及中方的部分施压之后,伊斯兰堡方面又将改口称其为恐袭。

巴方这种少见的微妙表态,加之事发时正值巴基斯坦近邻阿富汗乱局丛生,引发了外界舆论的不少揣测。部分西方媒体甚至认为此次“恰逢其时”的恐袭,是伊斯兰堡方面通过某种间接方式提醒中国不要插手阿富汗内部事务。

毫无疑问,西方媒体的这种揣测明显言过其实。但此中的问题却也不容回避,事实上,巴方上述矛盾表态正是其内部治理问题外溢,进而影响中巴战略伙伴关系的生动写照。

作为一个欠发达国家,巴基斯坦政府的内部管控能力其实相当有限——这一点在一些部落势力活跃的地区表现得尤为明显。

而伊斯兰堡方面在内部管控上的相对“弱势”也为中巴关系带来了不少挑战,比如一些地方势力与反对派认为中巴加强经济合作,有助于提高执政党声望,而不利于己方政治利益。因此,他们为了争取选票,一方面在国内不断诋毁中国,一方面制造恐袭事件,企图通过暴力威胁,迫使中企退出巴基斯坦。

今年4月发生在奎达,由巴基斯坦塔利班策划实施险些波及中国驻巴大使本人的恐袭事件就是上述“地方挟制中央”的典型案例。此外,主要活动于该国南部的俾路支解放军也曾声称对此前一些涉及中国人恐袭事件负责。

2020年3月1日,巴基斯坦奎达,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支持者们举行集会,庆祝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Getty Images)

而此次爆炸发生地开伯尔-普什图省正是由原联邦直辖部落区以及西北边境省合并而来,其境内某些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矛盾重重,通过制造暴力袭击给伊斯兰堡方面施压也在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就此次“顶风作案”性质的爆炸事件来说,巴国内部治理问题只是问题的一个层面,一些外部势力的影子也不容忽视。虽然在事件调查尚未结束之前,有关案件的真相仍然扑朔迷离,但从近来中国的地缘角力格局来看,一些外部势力已然具有高度嫌疑。

其一是印度,新德里方面始终认为中巴合作损害了印度的国家利益。更有甚者,眼下中巴合作修建的公路已经穿过了印巴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这无疑更让新德里方面如芒在背。因此,不能排除印度方面制造事端,企图阻碍中巴关系提升的可能。

其二是美国,华府长期以来穷尽一切手段来抵制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为此,拜登(Joe Biden)当局甚至不惜在上月中的“欧洲外交之行”中提出G7版的一带一路——美好建设计划,与中国抗衡。因此,美国情报机关或者美国支持的恐怖组织在巴基斯坦制造事端,以破坏中巴经济走廊这一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支柱也丝毫不足为奇。

总之,中巴战略伙伴关系大局固然不会因为此番计划外事件而受到重大挫折,但这一暴恐事件确实在提醒双方,未来的中巴合作可能需要更为细致缜密的规划——尤其是在解决巴国内各方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方面。

更为重要的是,在巴基斯坦当局于外对印美相对弱势,于内又无法有效管控内部“作妖”,中国如何克制住直接插手巴国内政,重走“美国模式”的冲动才是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最大考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