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龙无人机挺进河南灾区 中国军民两用技术赶超美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7月22日前后,中国中部省份河南省的洪灾仍因恶劣天气未呈现明显缓解。但部分在20日因强降雨导致交通阻断的灾区,如巩义一带已凭借特殊手段恢复了中断的通讯。这一行动的关键就是中国应急管理部在21日调动的“翼龙-2H”型无人机。该机也是目前刚刚研制成功的项目原型机。

根据当地政府发布信息显示,此番为恢复通讯调用的“翼龙-2H”无人机是7月21日下午14时从贵州安顺起飞,以每小时200公里以上的巡航速度抵达约1,200公里外的巩义灾区,开始约6小时的巡航、侦查任务。

搭载4G基站的“翼龙”无人机已在灾区扮演了意想不到的角色

无人机依靠搭载的宽、窄带组网设备和移动公网设备,成为灾区的区域通信节点。恢复了灾区5个小时的对外通信,配合了同日赶到的军、警救援队的行动。到7月22日,此前灾区瘫痪的通信、动力已大部恢复。这一行动也让此前在战场上大显身手的“翼龙”系列无人机展现了其民用功能的另一面。这一创举也使中国在无人机的军民两用的技术实践上似乎赶超了美国。

对外界来说,“翼龙”系列无人机作为经典的中国无人战机已在观察家眼里留下了刻板印象,即“价廉物美的杀人兵器”。

到2020年,“翼龙-2”型无人机的售价约为200万美元,较之此前的100万美元略有提升。但它仍比市场上的同类产品便宜许多:美国MQ-9的外销价格约为3,000万美元,三机一组的南非Seeker400系统外销价约为1,400万美元。这种可以携带6枚大型导弹或是12枚小型制导炸弹,或四枚激光制导导弹及两枚大型制导炸弹,最大飞行速度在每小时370公里到460公里之间的武器在利比亚、也门、尼日利亚等国已经成为取代固定翼战斗机的战场利器。

翼龙系列无人机其实已经在军民融合领域初见成效

但很少有人能想到,滞空时间在三十至四十小时左右的“翼龙”系列无人机还有其他的用途,比如担任信息中继平台、区域通信节点等任务,更不用说担任民用通信相关角色了。

说到底,无人机终究只是利用无线电遥控设备和自备的程序控制装置操纵的不载人飞机,该领域的军、民边界正在因技术应用而不断呈现淡化的一面。譬如民间用于物流、运输、巡查的无人机就和军用的侦查、战斗无人机形成了部分重合。很多民用技术可转为军用,一些军用技术也可以在合适的时机转为民用。譬如通信中继这一用途就是如此。

其实,无人机作为中继节点,为地面人员提供远距离通信已经是各国军方的常规操作,譬如美国早在2002年开始就利用RQ-8系列无人机为美军提供前线通信支援。此后,美军还曾利用“全球鹰”等大型无人机为巡航机队提供信号中继。

对解放军来说,使用无人机系统实现信号中继也是家常便饭。在2013年后,解放军在无人装备、无人作战方面就取得了一定突破,不仅尝试将机器人设备投入一线,同时大量使用无人机设备,实现信息中继等目标。配合车载一体化指挥平台,确保战场对己方的相对透明。

譬如在7月14日中国中央电视台展示的高海拔穿插演习中,外界就可以发现解放军利用的侦查无人机就搭载了通信基站,以便前方数百名参演士兵可以利用随身终端与后方指挥所实时沟通。而这一技术思路的民用化,就体现在可以搭载民用通信基站,并为灾区提供移动网络服务的“翼龙-2H”型无人机上。而“翼龙”无人机搭载民用通信基站,覆盖特定地区民用通信的用法,似乎也为其军用型号提供了部分技术基础。

到7月22日,“翼龙”无人机不仅为河南受灾区提供通讯服务,还为郑州附近的医院等设施提供了网络保障。(微博@国资小新)

事实上,除去“翼龙-2H”在河南灾区的紧急启用之外,中方在此次洪灾地区还投入了其他刚刚研发的新技术成果,如从广东调拨的至少一百多套“海豚1号”型智能救生机器人。这种可以负重150公斤,可在800米外直接遥控的小型救生设备在投放后可快速定位落水人,并将其拖拽到安全区域。这种基于信息技术、军民融合技术发展而来的“高科技救灾”,或许也可以让外界从此次河南水灾的风波中读出一些特别的信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