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东北邦流血内斗 中印边境十四万印军身后阴影浮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7月28日,印度“东北邦”地区的民变开始陡然升温。较之月初阿萨姆地区的小规模爆炸案,16日前后在锡金、大吉岭地区的抗议、示威,到26日,阿萨姆邦与米佐拉姆邦两地当局的对峙将这场内斗推向了高潮。

根据印度媒体披露,阿萨姆邦和米佐拉姆邦均调动数百名军警及数目不详的“武装平民”,双方在抢占阵地后互相开火,使用了机枪、催泪弹和各种爆炸物,仅阿萨姆邦一侧就当场打死军警6人,伤80人。

对莫迪来说,阿萨姆邦与米佐拉姆邦的流血冲突可能超出了他的想象

考虑到此案是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7月24日前往“东北邦”地区,宣布“调停东北各邦所有争端”后立即引发的,这种近乎于内战的风波让新德里颇为灰头土脸。也让驻扎在该地区的印军四个集团军约11个师共14万人的部队直接感受到了后方不稳的危险。

资料显示,印度“东北邦”(即包括印控藏南地区在内的七个邦及锡金)地区自印度夺取以来,各邦之间彼此存在领土争端,内斗、示威、骚乱层出不穷。

此次引发流血事件的阿萨姆邦与米佐拉姆邦就是因为纵深165公里的五个“区”的领地而大打出手。双方从2018年开始就出动民间团体、“武装平民”乃至军警相互叫阵,到2020年10月,两邦“武装平民”还发生冲突,导致9人受伤,当新德里以为自己可以平息双方的怒火时,7月26日的流血事件就展现了陡然升级的事态。

目前,印度东北邦各地正在掀起一股兼并与反兼并的风潮。譬如在7月16日发生民变骚乱的锡金,当地各党派就掀起了一股反对将大吉岭地区并入锡金的风潮。

印方一直执着于“纳库拉(Naku La)山口”一线,他们很少想到,问题竟也会发生在锡金的南方。(谷歌地图截图)

对“印度人民党”(BJP)当局来说,他们有分拆西孟加拉邦,进而合并锡金与大吉岭的方案。西孟加拉邦当局也有和锡金廓尔喀人签约,把以噶伦堡为中心的大吉岭一带并入锡金的计划。这与大吉岭所在的西里古里走廊一旦有事会影响锡金前方有关,譬如在洞朗对峙爆发期间,西孟加拉邦的政治风波就导致该地全面瘫痪,以致锡金直接进入孤岛状态。

但是,锡金执政的BJP联盟反对这个方案。他们认为,总人口196万的大吉岭地区并入锡金后,总人口约70万的锡金本地人口遭到稀释。进而在1975年锡金亡国后,再一次遭遇“灭种”的威胁。

在爆发流血冲突的阿萨姆邦和米佐拉姆邦,两地的态度更为坚决。阿萨姆邦认为,后者在1972年被新德里当局划为“中央直辖区”并被升格为“邦”之前,本就是阿萨姆的一部分。米佐拉姆邦则认为,英属印度时期的领土划分不足为据,殖民当局的领土划分是建立在践踏当地民族利益基础上的。在双方均宣称“服从中央安排”,一面又彼此不服管之际,这也给驻屯在阿萨姆一线的印军第4集团军的三个师带来了后方不稳的危险。

事实上,环顾印军在近期于中印东部边境,即“东北邦”一线的兵力部署,外界可以发现其屯兵地点大多位于传统热点冲突区域。譬如其第17、33集团军的共五个师就扼守锡金以及大吉岭地区所在的西里古里走廊,第4集团军扼守的阿萨姆邦也自不待言。

至于其第3集团军进驻的那加兰邦,该地区更已成为附近反政府武装、独立武装经由缅甸进出的重要关口。这使得印军在此布置的重兵除去应对北面的解放军之外,也有稳固后方的关键意义。

从阿萨姆到佤邦再到中国,这背后的联系也并非完全匪夷所思

+5
+4
+3

对印军来说,东北邦地区的运输命脉在于以大吉岭地区为主的西里古里走廊,其核心在于阿萨姆地区,这两个地区的稳固,决定了新德里在中印东部边境防线的可靠程度。

随着东北邦地区的武装势力在2020年7月后突然被激活,加之此前被印度军警围剿的毛派游击队可能也在7月后展开向北转移的行动。这使此前一度相对平静的印度东北邦地区开始初步呈现局部动荡,印度东北邦各民族在风波中民族意识的被动觉醒,对试图营造“印度教国家”国族认同的新德里可能也是个坏消息。中印边境总计14万印军身后的阴影也将由此逐级放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