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佣经济|外佣输出不止菲律宾 亚洲市场需求愈发迫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在上世纪70年代处于从制造业中心向亚洲金融中心进发的转型期,经济腾飞,为面对女性大量走入职场而产生的家庭佣工短缺,港府开始引入外籍家庭佣工。适逢1974年菲律宾经济走入低谷、失业严重,开始对外输出劳动力,“菲律宾姐姐”自此成为亚洲佣工的先锋部队,也是全球化浪潮下“互惠互利”的地区发展模式范例。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发达国家老龄化的大潮让外佣模式在亚洲变得愈发重要。

据国际劳工组织,到2050年,亚洲每四个人中就会有一人年龄大于60岁,对于东南亚外佣的需求预期也会上升。香港的“姐姐荒”在疫情后也许得到舒缓,但长远对于外佣的依赖似乎将越发严重。本篇为外佣经济专题报道第二篇(共三篇)。

成功的“香港故事”

菲佣来港的“成功”故事,只要看到每周日熙熙攘攘的维多利亚公园、中环的遮打花园便可切实感知。具体到数字上,数据分析公司Experian于2019年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若没有外佣,适龄香港母亲中将只有不到一半能够参与就业;有了外佣,适龄母亲劳动市场参与率则增至78%。

上世纪70年代市场打开,香港在80年代出现菲律宾佣工数量的激增,而菲律宾的就业率也在80年代后半段出现了可观的增长。90年代起,印度尼西亚和泰国亦开始效仿菲律宾输出外劳,来应对两国国内的经济危机——前者由于经济受国际油价影响严重而陷入长期经济低迷,后者则在国际经济危机、美国投资减少、国内外政治形势变化等多重因素下经济萎靡。十多年以后,印尼输出的外佣迅速占领市场,成为台湾最大外佣群体,在香港占比亦超过40%,略次于菲佣。

由于疫情引发的封锁措施,不少外佣输入国都不允许外佣入境、或减少入境数量。(劳敏仪摄)

随后跟上的还有泰国、越南、斯里兰卡、柬埔寨、缅甸等国家,但由于输出和输入地政策、市场反应等原因,总体来看规模均未达到与印尼、菲律宾比肩的程度。

另一方面,与香港几乎同一时期出现产业升级、继而国内劳动力成本上涨的台湾亦开始放宽了外劳引入政策,菲佣以家庭看护工的身份涌入台湾。同为亚洲四小龙的韩国、新加坡,此外还有日本,也开始以菲劳填补国内劳动力市场的空缺。至2000年左右,菲佣数量在这几个主要输入国均占据着主导地位,而印尼佣工则是在后来的十多年间,才渐渐壮大成为台湾外佣的主流,在香港也接近半数,但数量仍次于菲佣。

菲、印籍姐姐各有所长

随着印尼、泰国、越南等国纷纷效仿,菲律宾虽因抢占先机而仍占优势,但长期“霸权”离不开政府和中介机构打出良好的英语水平、更高的教育水平的招牌,努力推销。事实上,哈佛大学2008年一项研究就显示,过半数菲佣拥有大学学历。菲律宾外劳专家玛丽·艾尔希德(Mary Lou Alcid)称,菲律宾女性传统上多就读护理、教育专业,不少无法取得资格证的人便会考虑来港工作。

90年代印尼开始输出外佣后,如今已经成为亚洲各地外佣主力军之一。(多维新闻)

不过,相比之下,仅少数拥有高中以上学历、不谙英语的印尼姐姐,在外佣中介标榜“朴实”、“顺从”的营销口号下,在台湾、香港也成功抢占市场。

亚洲市场需求愈发迫切

从整体来看,目前新加坡和香港仍是亚洲两个最大的外佣输入地,台湾略居其后,日本和韩国外佣总量相比之下则少得多。根据香港政府的预估,到2047年,香港的外佣数量将会由目前近40万增加至60万,来应对成倍增长的老龄人口。除了菲佣和印佣这两大主力,港府近些年也多次与孟加拉、柬埔寨等国交涉,试图进一步拓宽市场,但尚未见明显增长。

不过,在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的现实下,一些对引入外佣较为谨慎的地区或国家或许不得不进一步放宽限制。其中,日本在严重的劳动力短缺下,前首相安倍晋三执政期间为解放女性劳动力,推动了向菲律宾、印尼、老挝、柬埔寨等多个东南亚国家开放外佣输入的政策,惟工作签证条件苛刻,申请者需要通过两个月的培训、技能测试,更需对日语和日本文化有一定掌握。据《日经新闻》报道,该政策于2017年起试行,计划至2021财政年度雇佣共3,000名外佣,但结果却远不及政府的预期。

日经中文网2019年报道称,日本出生人口创120年新低,恐怕无法期望当代人提高出生率。加上老龄化严重,日本未来将面临严峻的劳动力短缺问题。(AP)

与此同时,值得留意的还有内地政府的政策动向。尽管原本在2017年与菲律宾政府达成的外劳协议最终不了了之,但深圳政府近日出台文件(《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创造消费新需求的行动方案(2021-2023年)》),提及将探索试点引进外佣,并加快研究实施范围、实施机构及服务对象等。

据香港雇佣公会主席陈东风表示,现时内地聘用保母的薪金大约为5千元人民币至7千元人民币,比本地外佣最低工资4,630元较高,此外还有居住空间等方面的因素,相信会(给香港的外佣市场)带来很大竞争。早在2017年,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就曾经表达过忧虑:“如果(内地雇主)愿意支付比香港高一倍的薪水,那么我(相信)我们目前19万外佣中会有将近一半离开。这(对香港)会是相当大的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