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理工博士人数渐超美国 专家促美警醒防止钱学森事件再发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说,中国在未来五年内培养理工科博士的人数将大大超越美国,长此以往,美国的经济与国家安全可能会相对减弱。相关领域专家8月11日表示,这一事实应该为美国敲响警钟。

8月11日,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研究中心(CSET)发表的最新研究发现,2000年美国大学在理工和技术(STEM)领域授予博士学位的数目是中国大学的两倍;但是到了2007年时,中国的理工博士人数超过了美国。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中国培养的理工科博士人数一直稳步增加。

美国应警觉中国理工科博士人数超美国

8月11日,华盛顿非政府机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副总裁埃泽尔(Stephen Ezell)对美国之音表示,到2025年,中国大学毕业的理工科技术专业博士的人数,将会达到接近两倍于美国培养的人数;这一事实应该给美国敲响警钟。

美国是中国公民出国学习的主要国家之一。

“它代表着中国正在缩小与美国的创新领域差距的又一个新层面,而另外一个关键层面则是中国正在积极地缩小与美国在研发投资方面的差距,特别是在应用技术的研发方面,” 埃泽尔说。

不过,美国阿比林基督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课程设计总监方柏林博士则认为,“既然美国无法阻止中国培养自己的理工科技术人才。为什么不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高美国的教育质量上呢?美国应该根据自身培养创造力和进步的潜力,来衡量美国在理工科技术领域的竞争力。”

乔治城大学CSET研究报告的结论认为,中国对高等教育的投资规模,以及美中之间高风险的技术竞争,美中理工科博士毕业人数的差距,可能会损害美国的长期经济与国家安全。

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研究中心(CSET)研究分析师科里根(Jack Corrigan)说,“尽管博士学位持有者在劳动力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却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们引领和推动着这些领域的许多研发努力,而且我们还指望他们培训下一代的科学家、技术专家和企业家。某一国家的理工科博士人数,是其人才基础实力的一个指标,也是该国在新兴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前景的一个指标。”

中国博士素质是否能与美国相提并论

按照乔治城大学CSET报告的预期,到2025年,中国大学每年将培养超过7万7千名理工科博士毕业生,而美国只有大约4万名左右;如果扣除其中的国际学生人数,中国理工科博士毕业生的人数,与美国的比例要超过三比一。

英国也是中国留学生人数较多的国家之一,英孔子学院举办新年活动:

+6
+5
+4

科里根认为,许多中国理工科博士研究生接受的是一流的教育。超过40%的中国博士,毕业于中国“双一流”大学,而这些大学几乎全部都处于全球大学各种排名的前500位。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大学的声誉有了显著提高。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等学校,被认为是世界上顶级的学术机构。

“因此,中国当然有机会获得大量训练有素的理工科人才。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中国是否能够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来充分利用这些人力资本,” 科里根说。

埃泽尔说,虽然美国的大学仍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现实情况是:在美国大学的尖端理工科研究项目中,外国出生的学生数量日益增长。在美国电气工程课程的全日制研究生中,有81%是国际学生,而在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占79%的是国际学生。

2019年国会研究服务局的一份报告发现,在美国这些国际学生中,注册理工科专业课程的研究生,有近70%的人来自中国和印度。

埃泽尔认为,如果美国不能建立培养自己国内的理工科人才输送管道,尤其是如果美国的政策继续令外国学生毕业后难以留在美国,并归化成为美国公民的话,那么这将会给美国企业和国家安全机构,带来长期的经济和国家安全风险。

方柏林表示,中国在科学方法方面进步很快,因此无论现在存在什么差距,都可以很快地缩小;特别是因为许多在美国接受教育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正在返回中国,帮助中国为理工科和技术学科建立更好的课程和教研项目。

方柏林认为,“为培养人才而创造的环境会显得更加重要。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做一些灵魂探索:我们是否为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提供了一个自由和激励的环境?虽然中国在言论和思想自由方面做得不好,但是美国也应该问一问自身的环境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美国是否应继续为中国理工博士敞开大门

鉴于CSET研究报告所指出的美国理工科人才现状,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面临一项选择:维持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的有关禁令不动,还是取消禁令、一如既往地欢迎更多的中国研究生进入美国大学,学习理工科和技术课程?

科里根认为,美国所拥有的众多高等学校,是美国在国际人才竞争中最大的资产之一。世界上许多最优秀、最聪明的人纷纷涌来美国获得学位,而绝大多数人毕业后留在了美国,为整个经济和社会做出了宝贵贡献。来自中国和其它地方的移民占美国理工科和技术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如果没有他们,美国将很难保持其在技术领域的领导地位。

此前美国驻华使馆陷入将中国留学生比作“狗”的风波:

科里根说,“保护美国的研究生态系统,应该是美国的国家优先事项;但对来自特定国家的移民的全面限制,是弊大于利的。而改善美国政府、私营部门和国际盟友之间的情报共享,并在发现威胁时采取有针对性的限制,才是一种更有效的方法。”

埃泽尔也表示,美国并不一定必须限制或禁止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学习,而是应加强监督和限制非法或不道德行为。例如,在生命科学领域,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应继续开展工作,以更好地监管中国公民可能滥用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而产生的知识产权的可能性,防止研究成果被不正当地输入中国。

埃泽尔进一步指出,国家卫生研究院还应更密切地监督其任何研究资金或者与中国的合作项目,特别是限制可能会被中国利用,用来发展其商业优势领域项目的支持,这也应该适用于其它的联邦机构,包括国家科学基金会(NSF)。

方柏林表示,拜登政府应该扭转对中国出生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的猜疑。使他们摆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笼罩在他们身上的不信任和偏见。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投下了一张基于恐惧的怀疑网,这对这些人确实不公平,同时也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方柏林说,“历史上一个令人难忘的例子就是钱学森。他当时早已在美国扎根,并且在其研究领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当他的忠诚受到麦卡锡主义的质疑,导致工作受阻时,他便带着怨恨和痛苦回到了中国。最终,他成为中国在太空和导弹项目上的顶尖人才。这应该是美国应该吸取的一个代价高昂的教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