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对北京的布局被打乱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 年 8月15日,正在戴维营度假的美国总统拜登和他的国安团队举行视频会议,听取阿富汗问题简报。(AP)

经过半年的盟邦和价值观外交铺垫,拜登(Joe Biden)政府计划在2021年下半年尝试和中国开展接触与磋商,包括筹备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但是,美军仓促撤离阿富汗导致的乱局,包括塔利班重新掌权,又给美国带来的新的挑战。

对于奉行价值观外交路线的拜登政府而言,应对阿富汗局势的失策,已经成为他目前最大的外交失误,使得盟友对该路线的批评声和质疑声越来越多。

加上新冠肺炎病毒德尔塔(Delta)变异株导致的疫情蔓延,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经济复苏乏力,拜登上半年超过50%的支持率优势已经消失。美国各大民调机构公布的最新数据,拜登的支持率已经下降至45%。

首先是人权价值观外交崩盘。

从阿富汗撤军符合国内民意,但在撤军的节奏和策略方面,拜登及其国安团队出现了误判,导致塔利班迅速掌权并宣布建立伊斯兰酋长国。美军撤离时无视阿富汗人权的做法,遭到国内和盟友的批评。拜登目前对撤军的态度也是“将最后一名美国人撤离后才可以结束”。

美国失信于阿富汗和盟友。(多维新闻)

对于那些帮助过美军或者向美国寻求庇护的阿富汗民众,拜登政府目前也无法保证他们得到安全撤离。虽然拜登强调他会继续通过外交施压,捍卫阿富汗人权,但是美国之前和塔利班的幕后交易,早已让美国的价值观外交破产。拜登把人权置于其外交政策核心的说法也更显空洞。

其次是内政优先的外交决策短板。

值得注意的是,替拜登政府出来辩解和挡箭的顾问是沙利文(Jake Sullivan)。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虽然美国国内有人指责沙利文失职,共和党人甚至要求他辞职,但是,拜登对这位年轻的学术型智囊非常器重和信任。而沙利文一直主张将外交决策服务于内政利益,尤其是工薪阶层的利益。也是保持美国实力地位最根本的做法。

拜登政府此次加速撤军的行动属于单边决策,并未咨商盟邦,英法国内都存在不满。德国等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也持负面态度。而拜登团队之所以如此决策,就是优先考虑了内政利益。换句话说,美国的国内利益始终盖过盟邦利益。这对拜登的盟邦外交路线也是一种损害,也是内向型外交决策的一大短板。

最后是美国战略东移的软肋。

此次无论撤军有多么得混乱和痛苦,拜登也要迈出这一步。他本人也讲,绝对不会将这个烂摊子留给第四位总统。但是,现实政治总是很残酷。自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出战略东移至今,美国仍然无法彻底离开中东。

塔利班重新掌权后的阿富汗,也有人站出来反对,点击浏览大图:

+6
+5
+4

当奥巴马提出重返亚太时,美国在中东的两场战争还未结束,所以亚洲战略是一个空壳,并无实质内容,只是口头上强调要将6成兵力部署到亚太。奥巴马连任前后,结束了这两场战争,但伊斯兰国(ISIS)的崛起、叙利亚化武危机、巴以问题、乌克兰危机,又让美国在亚太分心法术。最终,重返亚太又被调整为了亚太再平衡。

虽然阿富汗军事战争已经结束,但它仍有可能消耗美国的资源和精力。接下来,阿富汗仍是大国博弈的焦点,包括阿富汗的矿产资源投资与争夺。而且,2014年阿富汗战争结束后,美国一直在阿富汗“反恐”,包括培训阿富汗武装部队,但是从目前结果来看,效果一般。根据美国监管机构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SIGAR)的报告,美国对阿富汗塔利班的再整合项目是失败的,阿富汗百万失业人群仍有可能被犯罪组织和恐怖组织所招揽。

也就是说,在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并未被完全消除。不排除美国通过某种形式“回来”。这就和美国2011年结束伊拉克战争后,最后又不得不在2014年派兵打击ISIS一样。

所以,从以上视角来看,美国要想推出和执行新的印太战略,集中资源应对中国挑战,绝非易事。阿富汗变天可能无法打破拜登通过半脱钩策略和价值观外交对中国布的局,但是它在节奏和感受上肯定会对拜登政府有一些影响,甚至在舆论造势和攻势上会带来一些阻碍。比如,今年下半年的七国集团(G7)峰会和白宫民主峰会,阿富汗话题的分量一点也不会比中美关系议题分量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