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北京外交学者|宁可损失声誉 美国在阿富汗的面子与“里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阿富汗的局势仍然在被各方所关注。塔利班宣布建国后,全面开启对外工作,其新闻发言人密集接受各国媒体采访;有美国媒体引述官员说法称,日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与塔利班的最高人物已举行秘密会面;公开报道显示,塔利班代表团也在首都喀布尔会见了中国驻阿富汗大使一行。作为阿富汗问题“四方对话”机制中的两大关键参与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8月25日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通电话,表达了两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加强合作的意愿。就阿富汗局势未来走向等相关问题,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三篇(共五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对话北京外交学者|阿富汗难以中央集权 塔利班在追求治理多元化

系列采访第二篇:对话北京外交学者|想象与现实 “两个阿富汗”各自表述

系列采访第四篇:对话北京外交学者|中国不会率先承认塔利班政权

系列采访第五篇:对话北京外交学者|从阿富汗到台海 美国的战略败笔还在继续

美国方面表示美军将于8月31日之前全部撤离阿富汗。(Reuters)

多维:塔利班之所以能重新执掌阿富汗,一切都要从去年美国与阿富汗达成协议,并于今年5月美军从阿富汗大规模撤出开始说起。塔利班火速重掌政权,美国国内共和党人士普遍批评拜登,认为这是美国在喀布尔的“西贡时刻”;但也有很多人不太同意这个说法,表示美军在阿富汗的撤离跟当年从越南的撤离是完全不同的情形。

苏浩:喀布尔机场出现的大批阿富汗民众想要挤进美国运输机的场景确实很类似,但更加类似的则是美军撤出阿富汗的背后因素。

越南撤军源于冷战期间美军的战略调整,尼克松(Richard Nixon)提出来“五大力量中心”的说法(记者注: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于1971年在堪萨斯演说中提出世界有“五大力量中心”,即美国、西欧、日本、苏联和中国,并认为这五大力量将决定世界的前途)以后,感觉到深陷越南战争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所以必须要跳出来;现在情况非常类似,美国已经认定中国是其最大的战略对手,必须集中力量对付中国,深陷阿富汗泥潭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所以必须跳出来。两次撤军在战略调整这一目的上是非常相似的。

从战争本身来看,两次战争都以美国失败告终。定义战争失败与否要看他战争的结果有没有达到发动战争的目的。阿富汗战争和越南战争的结果一样,都没有达到发动战争的目的。在失败的状况之下不得不撤出,这点也相类似。

在两次撤出过程当中仓惶的行为也是相类似的。这都是由于一定程度上的误判,对阿富汗形势的误判、对越南形势的误判,导致美军的撤出显得如此仓促。

在阿富汗,美国失去了“面子”,令美国在国际上的声誉和地位受到影响。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国这么做是为了追求“里子”,其追求的是更深层次的战略调整:

第一,美国从阿富汗脱身,是为了集中力量对付中国。美国撤军造成盟国对其可信度的质疑,但美国宁可承担这个后果也愿意撤军,显然是有更大的战略追求。集中力量对付中国,是美国现在的战略判断。

第二,阿富汗实际上是一个泥潭,美国陷入其中之后深受打击。以美国习惯性的以实力为基础的角度,华盛顿对阿富汗局势的评估很有可能是,中国一定会基于今天自身的实力来介入阿富汗问题,美国撤军也有坐等中国陷入阿富汗泥潭之中的“期待”在里面。

第三,一个内部动乱的阿富汗,一定会在恐怖主义方面对中国造成威胁。

这三点是中国方面尤其需要重点考量的,中国应当重视更深层次的恐怖主义的问题,美国也会持续评估中国对阿富汗问题的看法。

多维:所谓的“丢面子”,其实还涉及到美国价值观外交的危机。自从拜登(Joe Biden)上台之后,一直致力于联合西方盟友,强调盟友之间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是一致的,以求共同联手对付中国。但如今,拜登8月16日的讲话,将阿富汗沦陷的责任完全推给加尼(Mohammad Ashraf Ghani)政府,意味着美国价值观外交的一次失败。美国撤军阿富汗是为了集中力量对付中国,但撤军行为本身导致的价值观外交的失败很有可能影响美国与盟友组建同盟围堵中国的战略目标,你怎么看其中的悖论?

苏浩:美国战略文化最大的问题就是单一化。美国为了战略调整,立刻丢弃阿富汗,不在乎信誉的损失。而在7月美军地面力量基本撤出阿富汗后,又因为支援政府军而出动B52轰炸机对塔利班发动多次空袭,本来之前美国还留有与塔利班的谈判管道,这么一来使得美国与塔利班之间再无谈判余地。8月1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王毅通话,甚至希望中国能与塔利班交涉,给美国撤军留出一条通道,“别制造麻烦”,这就是做法太简单太极端导致的后果。

和平、稳定,并有一定程度的发展的阿富汗对美国才是最有利的,战乱的阿富汗只能使美国更加无法摆脱罪名。既然需要阿富汗有一个正面的形象,那么就需要中国,因为中国未来一定会在阿富汗的重建过程中起到积极作用。可见在阿富汗问题上,美国对中国是有需求的,需要中国进行协调,所以我也建议中国政府可以考虑就阿富汗问题进行中美对话。解决阿富汗问题不单需要多边协作,也需要中美双边的共同推动。在这方面美国需要认真思考,不能以过去传统的、单一的战略文化来应对阿富汗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