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抛弃的菅义伟 临时工首相的悲惨命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3日,日本现任首相菅义伟在自民党内会议上突然宣布,他不会参加29日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同日,菅义伟撤换党内实权人物、如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行动也以失败告终。至此,菅义伟从2020年9月16日开始,继承自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剩余首相任期将在2021年9月30日结束。

菅义伟的辞职给日本各界带来了相当的震动,但他被日本执政党所抛弃也并非不可理喻。此人没有政治家族背景,因此得以被自民党当局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日本经济长期进入技术性衰退之际推举上台,用以接替“因病下野”的安倍。这种毫无根基的临时工身份证明了他是可以替代的。

菅义伟下野后,日本政界看似群雄逐鹿,背后仍是派系游戏

+4
+3
+2

资料显示,安倍2020年辞职之后,前干事长石破茂、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前防相河野太郎、菅义伟、前新冠大臣西村康稔和前外相茂木敏充六人曾竞争首相。在菅义伟联系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要求出马后,河野、西村和茂木就被其所属派系劝返。在五派议员支持菅义伟的前提下,他便在全部535票中取得377票,以多数优势取胜。而这个专门为安倍政府善后的内阁也在确立初期得到了74%的支持率。

事实上,各派首脑推举一个没有家族背景的干练官僚度过非常时期,在日本政治的历史上早有过不止一次先例。这也是日本各政治派系、政治家族规避非常时期的常见手段。

图中三人分别为安倍晋三(中),现任官房长加藤胜信(左)以及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有日本政界小道消息称二阶和安倍近期关系不佳,两人在6月30日会餐时曾发生激烈争吵。(Getty)

各大派系认为,在2020年5月就任官房长的菅义伟在短时间内能积极参与外交事务,有效贯彻自民党内部主张,且较之党内年轻官僚更熟悉安倍经济学等政策,因此,他在2020年7月后就被日本右翼政客、观察家视为安倍当局的有力“继承者”。在自民党党内要员面对2020年的“新冠经济危机”仍瞻前顾后,不敢迎头直上时,主动出面的菅义伟也成了日本政治观察家口中揶揄的“被雇来看店的店老板”。

不可否认,自民党长老们对菅义伟表现过一点信任。在2021年上半年,作为菅义伟挑战者的岸田文雄还在电视节目中表示菅义伟在下半年应会不经选举直接连任。在菅义伟7月17日宣布参选后,拥有96名众、参两院议员的第一大派系细田派(即安倍派)以及拥有53名议员的麻生派宣布支持。其中,细田派会长率先在8月8日宣布本派系支持菅义伟。拥有47人的二阶派、52人的竹下派和10人的石原派也倾向于当局。

菅义伟政权从一开始就是在安倍的注视下确立的,对此,日本政治家舛添要一曾讽刺菅义伟实为“雇来当酒廊老板的妈妈桑(madam)”,这一称呼常见于20世纪80年代,菅义伟在日本民间的键政人士中也有了“Tokyo Madam”的贬义性称呼。(美联社)

但对自民党来说,2021年度尚有另一件大事,即最迟应在2021年10月21日举行的下院选举。眼下对于各派势力来说,菅义伟在2021年已经确保了日本的大范围疫苗接种以及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举办,其接替安倍任期的使命已经基本完成。在自民党面对的政治、经济局面趋于转好之际,自民党亦打算另择派系内有力候选人出面,取代临时维持秩序的菅义伟,为下一代领导人奠定党内地位,由此推动自民党在后安倍时代的长期稳固执政。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菅义伟在上台并组建了自己的小团体之后,心态竟发生了变化,他也希望借疫苗接种、东京奥运会举办的势头,通过提前解散议会组织大选,从而跳过自民党总裁选举,至少再担任三年首相。有政治背景的大佬们不会允许身为拎包客的菅义伟呼风唤雨,将在位时谋求的政治红利转化为根基。更不允许菅义伟这样没有根基的人和他们竞争。这使自民党内部到8月中旬已经毫不掩饰“倒菅”的意图,并在8月下旬抓住其疏忽,由岸田文雄在8月23日率先发难。

菅义伟虽然是无派系人士,但他上台之后还是建立了一个由十几名议员构成的“菅会”。(美联社)

当然,自民党仍想维持菅义伟的体面,不想公然撕破脸。到8月24日,二阶俊博在接受采访时明确其派系支持菅义伟再选。到26日,石原派和日本维新会也宣布支持菅义伟。但第一大派系细田派已在24日表示,“当局应对新冠疫情的负责人不宜参选”。到26日,安倍与副首相麻生太郎还前往岸田派总部,对其表示支持,至此,菅义伟已在自民党内成为少数派。他的失败已进入倒计时。

可到了这个时候,菅义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成孤家寡人,他仍想继续维持自己被施舍来的政府。到8月30日,随着二阶与岸田因党务而产生龃龉,菅义伟也和二阶开始了出乎意料的摊牌:二阶听取了菅义伟于9月中旬提前解散议会,举行大选的意见,并给出了“希望不要顾虑我,自由调整人事”的答复。菅义伟随后任用小泉进次郎、河野太郎及石破茂三人党内干事长、副干事长、政调会长等要职。

但岸田、细田、麻生三派出面反对解散议会的计划,菅义伟撤换二阶干事长的安排也损害了一年前保举自己成为首相的二阶派的利益,到9月1日,随着自民党内第八派系谷垣集团也批评菅义伟“随意因个人原因变更已决定的选举日程,此举恐丧失党的信任”,这一发言宣告菅义伟沦为无派系的光杆司令,他在2日、3日被约谈后选择下野也在情理之中。自民党高层“倒菅”的进程也基本完成。

相对于菅义伟的焦头烂额,安倍在下野一年后健康状况出现明显好转。日本《现代杂志》披露称,安倍夫妇在2020年的一次乡下酒会中,安倍夫人趁酒劲曾嬉笑曰“我家夫君最会演戏”,一时众人皆惊。(路透社)

自民党内部也在菅义伟宣布下野的几个小时内迅速行动起来。自民党内的三位前防相岸田文雄、河野太郎和石破茂均先后表示了出马意向,加上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副干事长野田圣子等人,一种“群雄逐鹿”的气氛竟也在各派系积极运作的气氛下出现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