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是塔利班的“最强臂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塔利班接掌阿富汗,西方军队全面撤出,国际社会对于塔利班政权仍抱观望态度。卡塔尔不论早期的斡旋工作,以至最近的撤离行动,角色都非常突出,甚至被称为“中东日内瓦”。至今,美国及盟友以外的多个国家,都表明计划把外交中心迁至卡塔尔首都多哈,足证这个海湾国家对于如今阿富汗局势之重要性。

美国国务院上周表示,美军撤出阿富汗后,驻喀布尔大使馆将会空置,未来将在多哈执行人道支援及外交工作。两个盟友英国及日本亦表示,将把阿富汗大使馆移师多哈,不少其他外国其后亦有意跟随做法。

图为2021年8月22日,卡塔尔乌代德空军基地有美军准备安排阿富汗人乘搭环球霸王C—17(III)型运输机。(AP)

早在2013年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任内,卡塔尔就在华府支持下,让塔利班于多哈设立外交及政治办公室,自此成为国际社会跟塔利班之的桥梁。过去数年,卡塔尔一直协助美方的斡旋工作,包括促成中国、美国、俄罗斯、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问题四方会谈。美国去年正式在多哈的酒店,跟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

直至过去数周,阿富汗形势急遽转变,美国等联军的撤离行动相当险要。卡塔尔成为撤离人员的暂时停留的第三国,据悉,过去两周撤离阿富汗的人,当中有四成是取道卡塔尔。日前,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电话中亲自答谢卡塔尔国王塔米姆(Tamim bin Hamad Al Thani)支援美军的阿富汗撤离行动。

8月21日,两名获撤离的阿富汗孩子在多哈的临时安置住所在玩耍。(AP)

另一方面,卡塔尔也跟塔利班关系密切,在塔利班成员顺利拿下喀布尔后,组织第二号人物巴拉达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由卡塔尔空军接载,由卡塔尔首都多哈(Doha)飞到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Kandahar),准备接掌政权。在美军撤离行动结束后,卡塔尔及土耳其日前亦宣布将提供3,000万美元财政援助,协助喀布尔机场重启以早日恢复国际航班。

卡塔尔跟塔利班一样同属逊尼派,意识形态较贴近。然而,随着沙特阿拉伯这个传统的“圣战金主”外交转向,对塔利班的金援已大不如前,影响力亦相对减少,塔利班高层近日表明“不接受瓦哈比主义”,突显与沙特进一步疏远。

相反,从近日阿富汗政治形势来看,卡塔尔的中间人角色更见突出。过去数年,多哈(Doha)充当起西方与塔利班斡旋及协助撤侨的角色,其外交部长更率先呼吁国际社会不应排斥塔利班。

塔利班代表团于 2021 年 8 月 12 日抵达卡塔尔多哈参加阿富汗和平谈判。(AP)

外交底气不只靠石油?

作为中东地区国土面积最小的其中一个国家,卡塔尔这个海湾小国,外交影响力不容小觑,尤其是挨得过三年多的*断交风波,足证其政经实力与韧性。其总人口只有260万,而且绝大多数是外来劳工,本地人只有不足30万,却毫无疑问是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断交风波:“阿拉伯之春”之后,海湾竞争对手指责卡塔尔站在伊斯兰主义者一边,尤其是跟伊朗过从甚密,并利用国有的半岛电视台制造动荡。2017 年,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和巴林等多国跟卡塔尔断交,并实施多重封锁措施。

卡塔尔的人均GDP高达13万美元,而跟其他海湾国家一样,光鲜的经济表面背后,全赖丰富的石油气及天然气资源支撑。加上劳动力匮乏,产业结构相当单一,国家的生产及服务业都依靠大量诸如来自印度、巴基斯场、菲律宾等地的外劳支撑。卡塔尔国民单凭国家出口油气,都能享有良好福利。

然而卡塔尔也并没有坐食山崩。正因其“小巧而有钱”,卡塔尔于中东地区所受之安全威胁亦大,尤其她的陆地边境全由沙特所包围,因此卡塔尔采取了避险策略,一方面让盟友美国于当地设立乌代德空军基地(Al Udeid Air Base),另一方面亦积极发展自身的外交及广播力。

前国王哈迈德(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其中一个影响深远的决定是,投资开拓液化天然气(LBG)海上运输,此举乃放弃依赖传统的管道运输方式,使国家避免受唯一陆地接壤的沙特阿拉伯掣肘。在中东事务上,卡塔尔近年扮演着积极的角色,而且在区域强权之间采取平衡策略。一方面跟美国签定防卫合作协议,另一方面跟伊朗友好,在萨达姆(Saddam)时期跟伊拉克和好,并且跟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卡塔尔在美军撤离行动发挥主动角色,在多哈为阿富汗难民提供的临时住所,环境尚算理想。(AP)

投资全球资产 打造体艺文化中心

卡塔尔并未有满足于由油气资源产生的巨大财富,自2005年以来,国有的卡塔尔投资局(QIA)一直主导卡塔尔的主权基金。在2017,QIA晋身全球十大,管理高达3,200亿美元的投资。投资涉及多间具实力的欧洲企业,如巴克莱银行(Barclays)、Harrods、西门子(Siemens)、保时捷(Porsche)、法国电讯(France Telecom)、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另亦在纽约及华盛顿购买多座豪华物业。

除了投放资源于国家的教育、科学及文化范畴,于90年代中更成立了两个重要品牌。1997年,卡塔尔航空公司(Qatar Airways)的成立,为这个海湾小国在过去二十余年渐渐变成欧亚航空枢纽。按2018年初数据,拥有179架客机、150个全球目的地的卡塔尔航空,已带动首都多哈的 哈马德国际机场(Hamad International Airport)成为了全球其中一个最繁忙的机场,每年多达数十万计旅客在此转机,带动当地旅游、娱乐产业发展。

卡塔尔近年大举打造充造当代感的大型地标,包括以沙漠玫瑰为作设计灵感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伴随着航运业的发展,卡塔尔政府近年亦大举建造美轮美奂的博物馆及艺术馆,当然也少不了为2006年多哈亚运及2022年世界杯打造的大型体育场馆,密密累积软实力。上述卡塔尔主权基金旗下的卡塔尔体育投资(QSI),自2012年更已入主巴黎圣日耳门(PSG),因此在大金主之下,球会近年亦促成诸多巨额的球员收购,包括最近的美斯(Lionel Messi)。

另外,不得不提的就是卡塔尔发展作中东传媒中心的战略。半岛电视台(Al Jazerera)在1996年草创之时,聘请了150名BBC阿拉伯频道的前记者,记者及主播们都获允许去涉猎具争议的政治、社会,甚至宗教话题。

半岛电视台“助攻”

由于半岛电视台主要分成英语及阿拉伯语两大频道,报道既探索当地政府问题,亦会宣扬人权及女性角色,早年为卡塔尔这个君主专制国家塑造出进步、相对开明的形象。有专家更形容“半岛电视台的感觉像英国的BBC,而非国家控制的官媒”。其成功让卡塔尔领袖有机会涉足于国际广播,争取话语权。

在中东地区内,半岛电视台阿拉伯语频道(Al Jazeera Arabic, AJA)早已是家传户晓的名字,然而这些年来,报道手法不免惹起一些中东政权不满,影响卡塔尔的外交关系,同时亦不时被批评反美、反以色列,或是充当恐怖分子喉舌。至于半岛电视台英语频道(Al Jazeera English, AJE)亦具有一定的认受性及口碑,2014年,他们便推出过一系列的塔利班记录片,向美国观众呈现阿富汗战争最前线一面。事实上,再强大的西方传媒在中东进行采访报道时,都难免面临诸多掣肘,或是被诸门外。回看如今的阿富汗局势,半岛电视台在塔利班未攻下喀布尔前,已取得组织高层或发言人的专访,以及一些独家片段素材。

半岛电视台不时取得塔利班高层的专访。图为2020年7月的访问。(半岛电视台)

毕竟作为卡塔尔国家资助的电视台,对于塔利班与阿富汗形势报道,自然不会太偏离中央的主旋律。而某程度上,半岛电视台作为具备多种语言的国际媒界,除了让全球民众了解个中形势,亦让塔利班成员得到在主流媒体曝光的机会,起了带风向的作用。

卡塔尔是塔利班转型模范?

塔利班所扬言建立的“伊斯兰酋长国”,是否能养成符合原教旨伊斯兰教义的现代阿富汗,很大程度可参考几个宗教保守程度不一的海湾酋长国管治模式,卡塔尔过去二十余年的亮眼发展,也具有不少参考价值。

这包括塔利班上次掌权时最为人诟病的女性权益问题,卡塔尔的女性权益同样受到男人监护人法律限制(25岁以下未婚女性出国需要得到男性监护人签署批准,但男性年满18岁就可自由出国)。女性需要带包裹头、颈的围巾,在公众场合仍有不少是禁止两性共处。但是女性获许投票、上学和工作,女性参与劳动人口比例甚至是阿拉伯世界最高之一,当中亦不乏女性公务员,女性亦从政。近年,女性入读私立大学的比例急升,卡耐基梅隆大学卡塔尔分校(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in Qatar)的女学生比例更达57%。

卡塔尔妇女一般需要穿头巾或罩袍外出,但相对开放,外国劳工、女旅客并不受限,衣著避免暴露即可。(Getty)

塔利班今次回朝,在女性地位问题上的答卷受到国际关注。他们扬言让女性工作,甚至参与政府运作,跟卡塔尔模式亦有一定相似之处。

另一方面,卡塔尔是塔利班在区内具经济实力的盟友,阿富汗虽蕴藏着大量的天然资源,但长年战乱导致国家极度贫穷,部落与军阀冲突,开采工程变得艰巨。随着西方联军退出阿富汗,战乱如若真的平定下来,财力雄厚的卡塔尔也必然是阿富汗发展经济的重要伙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