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应对阿富汗的特别方式 邻国机制切中要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9月8日,面对阿富汗临时新政府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已与周边五国召开了第一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会上不仅决定向阿富汗提供折价2亿元人民币(约合3,100万美元)的粮食、越冬物资、疫苗和药品,同时还宣布了“阿富汗邻国协调合作机制”的成立。

向阿富汗提供紧急人道主义援助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目前,西方长期对喀布尔当局的国际援助目前已停止运作,拜登(Joe Biden)当局还专门冻结了阿富汗前政府约70亿美元的在美海外资产。西方正等待内无粮饷、外无援助的喀布尔塔利班当局陷入新冠疫情、饥荒及经济危机带来的风波。随着阿富汗即将在10月入冬,一无所有的喀布尔急需帮助。

到9月中旬,预备建政的喀布尔开始呈现出微妙的一面

+2

在北京看来,单纯提供援助是不够的,阿富汗问题需要先设法进入良性循环。外国军队撤出后,阿富汗民众固然有了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机会。

但当前的关键仍是要找到一条符合阿富汗国情、顺应时代潮流并得到阿富汗人民理解支持的重建道路。当北京把目标定在“引导敦促阿富汗塔利班团结各民族、各派别,搭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时,阿富汗周边各国与其内部族裔派系的联系就让除中国外的阿富汗邻国具备了积极介入的可能性,此举有助于阿富汗政府与邻国建立良好关系,促进其区域经济合作,并最终帮助该国加强自身的安全实力。

事实上,有关“邻国机制”的具体表述早在2010年就曾出现过:时任中国外长的杨洁篪在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上指出,阿富汗邻国在协助阿富汗重建中具有地缘优势,应发挥独特作用。国际社会应采取切实行动,对地区合作予以支持。到2020年12月,中国驻联合国大使耿爽亦曾赞赏联合国“联阿援助团”倡议成立由阿富汗六个邻国驻阿使馆参加、旨在推动区域合作和互联互通的工作组,认为此举与中方想法不谋而合。

在与塔利班二号首脑会晤后,北京方面开始面对阿富汗政权的更替,并随之于8月中旬有所想法。(路透社)

随着阿富汗政权在2021年发生更替,北京也再一次推出了其“邻国机制”。到8月19日,中国外长王毅和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Shah Mahmood Qureshi)又商谈了具体细节。

王毅在鼓励阿富汗各方加强团结、支持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并呼吁中巴使馆与阿富汗塔利班保持联络后指出,各方应“有序推进涉阿国际合作,各类机制应形成互补,扩大共识,尤其应发挥邻国独特作用,推动阿富汗形势逐步进入良性循环”。库雷希即席表示愿“尽快搭建涵盖阿邻国的多边协作机制”。考虑到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与阿富汗塔利班几十年的渊源,不愿主动干预阿富汗问题的北京也算知人善任。

就各邻国对阿富汗问题的具体渗透或干预情况来说,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与恰可以借本国族裔问题,使之与展开了数十年内战的塔利班形成和解,并最终推动喀布尔改善治理的进程。

伊朗本身拥有巴基斯坦之外的第一大阿富汗流民群体,且因宗教关系与塔利班内外的哈扎拉人有联络关系。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也容留了阿富汗的相关族裔政治势力。塔吉克斯坦本身也需要与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商谈本国塔利班的渗透事宜。至于中立国土库曼斯坦,该国亦需要继续说服阿富汗参与连接巴基斯坦、印度等国的跨国基础设施项目的继续实施。这使得除北京之外的五国都有与喀布尔直接连通,并推动各方势力勾兑、调和进而尽量促成“阿富汗稳局重建”。

图中为位于巴基斯坦奎达的哈扎拉人社区,此地也是塔利班主流派系的源头。(路透社)

毕竟,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一直强调的原则是“阿人治阿”,“阿人主导,阿人所有”。这一原则的实质是说阿富汗是阿富汗人的,不是任何其他国家的;阿富汗事务最终只能由阿富汗人自己解决,不应由任何其他国家主导。但考虑到阿富汗的“阿人治阿”终究只是理想情况。阿富汗内战的各派系背后本身就存在着周边邻国的渗透,事已至此,北京就需要将阿富汗各邻国与阿富汗临时政府推到一处,使之支持阿富汗政府,开展区域合作。并在长期性的人道主义援助之外做点具备突破性的事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