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阿富汗难民来袭 如临大敌的中国和欧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联合国难民署早前表示截至今年底,阿富汗周边地区可能迎来近50万的新难民。塔利班数周前夺权以来,邻国伊朗、巴基斯坦,以及土耳其、希腊这两个“难民中转站”均表态不接收阿富汗难民。

在这个长期战乱的地区,各国碍于既有的难民负担、国内政治和经济等压力,再次上演推推搡搡、不愿收容的老戏码。

此次塔利班夺权之前,阿富汗人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难民群体之一,占所有难民的10%,而大多数逃往其他国家的难民都留在了周边地区。据难民署的数据,巴基斯坦目前已经收容超过140万已登记的阿富汗难民,为各国中最多,其次为拥有78万阿富汗难民的伊朗。

难民署副高级专员Kelly T. Clements8月27日称,伊朗方面每日约有数千名阿富汗难民入境。政府在边境地区的省份设立了三个临时难民收容所,但已经明确表态在阿富汗国内形势好转后进行遣返。而与阿富汗以近2,600公里的国界线陆路相接的巴基斯坦,军方称已经将所有从阿富汗进入的非正规通行点封锁,但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9月2日报道,当地人预估有数千阿富汗人在一个主要边境站杰曼(Chaman)偷渡入境,每个偷渡者往往支付90美元以内的费用。

尽管联合国数次呼吁周边邻国开放国境、接收难民,但周边国家并无放宽政策的意愿。

巴基斯坦、伊朗态度坚决

对于巴基斯坦而言,除了已登记的140万余名阿富汗难民,其他尚未获得难民身份的加在一起约有300万人。巴基斯坦驻英国高级专员Moazzam Ahmad Khan告诉BBC,巴基斯坦实际上已经没有能力接纳更多难民,这也是为什么巴基斯坦建议、甚至请求有关方面坐下来谈判沟通,尽力避免这种可能性。

全球信息分析机构Tellimer分析师Hasnain Malik则表示:“难民再度涌入和暴力组织活动影响外溢,特别是对巴基斯坦西部城市地区和基础设施的破坏...可能使巴基斯坦的复苏和改革遭受挫折”。

除了经济问题以外,巴基斯坦自身亦长期受恐怖活动的困扰:“我们担心巴基斯坦塔利班(TTP)会伪装成难民从阿富汗入境并在国内制造动乱”,巴基斯坦国家安全顾问Moeed Yusuf 7月接受采访时表示。在8月15日之前以来,巴基斯坦政府多次表示国家无法再接受难民,并坚称除了拥有正当通行证件的阿富汗人外,没有难民入境。

巴基斯坦为接受阿富汗难民最多的国家,图为其境内的阿富汗难民营。(UNHCR)

邻国封关助长偷渡

根据伊朗当地媒体报道,伊朗当局与塔利班达成协议,以封关为条件,换取以逊尼派为主的阿富汗国内少数什叶派的安全(什叶派为伊朗穆斯林主体)。

然而,无论是巴基斯坦还是伊朗,“封锁的”边境均未拦住偷渡者,《华尔街日报》引述一位来自喀布尔大学的23岁工程系学生称,他和他的几名朋友每个人给了人口贩子200美元,便成功从阿富汗西边的尼姆鲁兹省(Nimroz)进入伊朗,在边境,他们看到有数百人过境。逃往时虽有伊朗士兵在身后向空中射击威胁,但最终偷渡成功。

土耳其拟扩建围墙

尽管和阿富汗几千公里相隔,土耳其对阿富汗难民涌入的忧虑丝毫不亚于巴、伊二国。2015年叙利亚难民危机,大量逃往欧洲的难民从土耳其经过,却因欧洲国家拒收而被拦在土耳其境内。此次阿富汗政变,适逢土耳其国内经济受疫情重创,通货膨胀率逼近20%,失业率更达到22%。而民众之间的反移民情绪亦不小,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政敌、反对党主席Kemal Kilicdaroglu更向选民承诺,一旦掌权将“在两年内解决难民问题”。

随着反移民情绪上涨,同时强化中的还有与伊朗边境3米高的围墙,根据土耳其政府的计划,该边境墙将从现有的155公里长扩建至242公里,覆盖两国边境一半以上的距离。

欧洲多国担心塔利班的管治将会引发另一波来自阿富汗的难民潮。图为早前波兰首都有民众要求收容阿富汗难民。(Reuters)

土耳其以外,欧盟各国除了法国和德国表态愿意接收,其他国家则纷纷承诺加大对伊朗、巴基斯坦等邻国的援助,来避免最终由自己承担难民责任。

叙利亚难民危机不过几年后,仿佛历史重演一般,各国碍于既有的难民负担、国内政治和经济等压力,在这个长期为战乱、难民所困的地区,再次上演推推搡搡、不愿收容的老戏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