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在新加坡取得突破 中国化解被CPTPP排斥的局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13日后,中国外长王毅抵达了他巡访的第三站新加坡,开始与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外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等高官接洽。面对两国高官渐欲迷人眼的外交辞令,以及中新两国之间眼花缭乱的各种合作,一个字眼的突然出现让外界眼前一亮。

也就在9月13日晚些时候,新加坡外交部称,新方对中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表示兴趣”。这一表态意味着自北京宣布加入CPTPP意向10个月后,新加坡方面已经在CPTPP签约的11国中最先表示了对北京的接纳。

2021年9月13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左)抵达新加坡,与新加坡外长维文(右)举行会谈。双方在2021年度已经不止一次会面。此次对话也引出了CPTPP的新问题。(中国外交部网站)

加之从2021年2月到5月,包括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的CPTPP国家也先后和北京商议过相关方案,至此,CPTPP这个原计划排斥中国的机制将在2021年面临扩容时,转而为接纳中国而争论。

从一开始,无论是由美国为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还是美国选择退出的CPTPP,它们都有着排斥中国的内核。这种现象不仅与CPTPP主要国家,如日本、澳大利亚及加拿大促成的地缘政治障碍有关;中国的国企补贴、政府采购以及服务业准入水平与西方标准的差异,也成为TPP及CPTPP国家排斥中国的重要原因。

但随着美国退出TPP,智利、秘鲁等国从2016年11月开始关注RCEP,澳大利亚甚至在2017年希望“鼓励中国加入”以“拯救TPP”。这使得CPTPP的现存主要国家对于接受中国加入都有一定思想基础。

特朗普上台后便推翻了TPP。导致后者称为了日本主导的CPTPP,但美国对该体系的影响仍隐约存在。(Getty)

就当前经济角度来说,中国被邀请加入CPTPP对于其成员国也大都有明显的帮助。在2021年,有经济学家根据正常贸易年份数据展开分析,认为中国加入CPTPP后,其定成员国大多会受益。

首先,在进出口贸易影响上,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秘鲁等对外贸易依存度较高的国家获益较为明显,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次之,加拿大、新加坡增幅较小。其次,在国民生产总值(GDP)上,除澳大利亚因进口增幅大于出口增幅外,各国会得到最大1%的增长。再次,就制造业而言,除文莱受挫外,其余国家都将实现一定程度的正增长。这使得接纳中国加入CPTPP逐渐具备了理论基础。

到2021年2月后,中国与具体国家的接触也让个别国家发生思路的转变。对于从2009年开始寻求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新加坡来说,当前的局面已经有了促成该计划形成的机会。随着新加坡面对“区域整合的相互补充且增强的平行双轨”,试图就服贸、知识产权等贸易协定约束中国,将其设法CPTPP体系就成为可行选项。

同理,在2021年1月升级了对华自贸协定的新西兰也有类似想法。目前,新西兰已经在部分领域给予中国CPTPP成员国待遇,其对华贸易额达近21.6亿美元的木材和纸品亦将有99%的免关税准入额度。考虑到中国加入CPTPP有望使之出现至少2%的出口增长,并至少拉动其0.2%的GDP,推动中国加入CPTPP也成为对新西兰有利而无害的一件事。

在马来西亚,该国与文莱等国至今虽尚未签署CPTPP。但也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或有可能已对马来西亚甚至文莱、智利、秘鲁展开游说,并把“中国加入CPTPP”与“签署协议”形成捆绑。

拜登当局确立近一年来,至今仍没有就经济等问题拿出确切的方案。(美联社)

于是,就当前局面来看,CPTPP未来的扩容计划距离接纳中国可能仍有时日。但此前在美国干预下对北京呈现总体排斥态度的CPTPP正在出现松动。随着部分国家开始改变想法,中国也在化解被CPTPP排斥、被挤压的的局面,进而加入CPTPP谈判进程,融入新的亚太价值链,进而在继续调动相关各国之后,使之面对实际情况,采取措施“修改条款或给予例外弹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