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核减排双赢 “北溪二号”能助德国绝处逢生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10日,直接经波罗的海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终于完工。长达1230公里,耗资110亿美元、历时三年才完工的这条海底管道,对德国而言有着至关重要的战略意义,也成为卸任在即的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能源政策一项重要政绩,让德国在明年限期内全面弃核,同时继续追赶减排目标,不过事情又会否这样如意?

作为欧洲最大的能源消耗国,德国能源严重依赖进口。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显示,2019年,德国进口能源占总消耗量的71%。与此同时,随着德国定下目标于2022年实现放弃核能,供应更有保障、且电费也较低的天然气进口对德国能源至关重要。在现已沿用北溪一号,每年向德国输出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就以2017年为例,德国便从俄罗斯进口了530亿立方米天然气,占德国消费量四成。

得罪盟友的外交败笔

北溪二号落成后,由于绕过了乌克兰、波兰等途径国,成功避开了两国征收高昂“过路费”(目前这些国家每年从俄罗斯输欧天然气收取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过境费),还排除了途径国掐断线路的风险。

对于德国而言,北溪二号几乎是绝境中的唯一出路,容不得外部因素的阻挠。尽管上述东欧诸国、波罗的海国家、美国等多个西方盟友强烈反对,德国仍坚持了与俄罗斯普京政府的合作,就算这些廉价天然气被形容为“甜蜜毒药”,默克尔政府亦未有理会,坚称这项经济项目不会受到俄方威胁。

北溪二号线路图(官方资料图片)

明年起全面弃核 稳定供电成谜?

过去十年,德国在减碳、推动可持续发展方面非常积极,同时也是义无反顾的走上了弃核的道路。但这当中不无挣扎:相比起相对清洁的天然气,核电实现百分之百零碳排,其稳定性亦比风能、太阳能这样“看天吃饭”的能源高的多——尤其是在气候上并不盛产风力与光能的德国。也是出于这些原因,默克尔早期一直支持发展核能。

作为一名物理及量子化学学家,她相信核电的作为清洁能源的潜力。但在德国,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的反核运动在社会上和政界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当年反对核电站建立的公民运动大获成功,1986年切尔诺贝尔(Chernobyl)事故对德国造成的大范围污染后更是势不可挡。但默克尔执政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仍然坚持主张,反对甚至攻击前总理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的弃核政策。2006年时她曾说:“我始终认为,关停技术上安全且零碳排的核电站是荒唐的。”

但2011年3的日本福岛核灾最终让德国走上了“弃核之路”。日本跟德国一样同为拥有较高技术和安全标准的国家,该场灾难的严重性震撼了许多原本支持核能的人士,包括默克尔本人。不过,让遭遇天灾风险相对较小的德国回头的还有政治因素。

灾难发生的短短几个星期里,与默克尔关系紧密的基民盟(CDU)党友、核能的高调支持者 Stefan Mappus,在国会选举中输给了反核的绿党候选人。作为偏传统、保守的巴登符腾堡(Baden-Württemberg),CDU选举失利震撼了德国政坛,也让默克尔政府意识到民意所向。数个月后,德国国会便通过了在2022年底前关闭全国共17个核电站,德国将成为“首个转向高效且可再生能源的工业大国”。

弃核后,进退维谷的德国

但这个决定事实上让长期以核能作为主要能源的德国陷入了两难。2011年,德国接近四分之一的电力由核电支撑,且其价格低廉、24小时稳定供应的特性,对德国工业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

但与此同时,德国还需要履行《巴黎协定》下的减排承诺:在2020年前实现40%减排量(相对1990年标准)——该目标虽暂且达成,但没有人能保证德国会否“倒车”。

事实上,2020年前外界一度认为德国无法完成任务。核电站的陆续关停导致德国在无风无光的深冬缺乏能够运转的电站,在德语中甚至有单词来专门形容这段天气如死寂一般的时期——“Dunkelflaute”,更糟糕的是,冬季电能需求恰恰处于峰值。根据德国能源智库Agora Energiewende2017年的数据,在1月24日前后数日,德国有将近90%的电能由煤、天然气和核能供应。这可见在天气条件不良的日子里,风能及太阳能供电仍旧十分不稳定,为国家的供电带来极大风险。

德国南部弗赖梅尔斯海姆镇(Freimersheim),一间风力发电厂的警告灯在远方发亮。(AP)

默克尔政府十年来急急关停全国核电站,一方面是更依赖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却亦未有发展足够的可再生能源去弥补电力缺口,或许也是一个走钢线之举。欧洲独立智库布鲁盖尔(Bruegel)总监Guntram Wolff表示:“这个问题在未来10年,将会回来继续缠扰着德国。”

今年5月,德国政府宣布达成总体二氧化碳排放量(比起1990年)减少40%的目标,但这却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2020年疫情引发的经济和生产停摆。而德国智库Agora Energiewende上个月公布的一项报告预测,从德国今年上半年的排放量来看,2021年总体碳排将出现反弹,达到7.6至8.1亿吨,意味着德国在实现40%减排目标后,碳排降幅跌至35%至39%。

从弃核到发展可再生能源,默克尔交棒后德国将继续面临挑战。如今,已经关停多数核电站的德国仍有超过11%的电力依靠核能,可以想像,此次北溪二号的竣工以及预期在十月正式开通,对德国至关重要。不过,在继续减排大业和确保能源安全的两大目标下,德国仍须加紧拓宽可再生能源的供应,对于下一届政府而言仍有许多难关需要攻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