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离开后 能源危机的寒冬刺激德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26日,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会决出德国新一任总理,这位首脑将面对前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下野之后的一切问题。这其中首当其冲的莫过于天然气价格暴涨带来的能源危机,以及能源危机带来的次生灾害。

对德国来说,当前天然气价格高腾引发的危机正在变得难以收拾,这场危机目前已具备区域规模。以9月20日,欧洲天然气交易基准荷兰TTF中心的天然气价格上涨至每兆瓦时75.317 欧元(约合88.40美元)为标志,外界惊愕的发现,今年以来,该合约价格已上涨超过250%,仅8月以来就上涨了70%。

图为德国基督教民主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 (Armin Laschet),他也是默克尔最后选定的党内接班人。(美联社)

在德国,问题更为突出,根据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该国天然气价格较2020年同期上涨了 44%。这一现状导致同期德国电力价格也创新高。作为欧洲基准的德国2022年电力期货已飙升至100.1欧元(约合117.26美元),创下历史记录。

也就在9月24日,德国国内第一家区域天然气供应商公司宣布无法承受当前危机,该公司名叫“德意志能源池”(Deutsche Energiepool),位于绿党和德国社民党执政的下萨克森州。在该公司于官网发布的通告中,外界得知,德国期货市场在近几个月里,其天然气和电力的采购价格上涨了两倍,短期采购的价格上涨了约五倍,该公司不堪价格暴涨,只得中止与德国各地客户的合同,暂时切断其供应渠道。

当然,在德国大选前夜发生的这场突然风波并没有引发太多波澜,此案目前已有埃森集团旗下意昂(Eon)能源集团接手。但对德国来说,该国的储气量仍然是不安全的。德新社指出,截至9月下旬,德国为冬季储备的天然气尚不足规划总规划230亿方的三分之二,不仅不及2020年时同期储藏量94%的进度,较之往年都要少。

图为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舒尔茨。其所在党派支持率高于执政党基民盟。 (新华社)

面对这种困境,德国政界似乎已经第一时间打出了一组“俄罗斯牌”。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口号即“俄罗斯实施天然气勒索”。譬如德国联邦议院绿党副主席克里舍尔(Oliver Krischer)即称,此次德国缺气、断气的风波或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故意空置其在德国和欧洲其它国家的气罐”有关。其目的在于“迫使德国给德、俄之间的北溪 2号输气管道颁发试运行许可证”。其党首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也坚称此举系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施加政治压力的结果。

一系列尴尬的局面也随之而来,虽然德国能源监管机构也已接受北溪2号项目运营公司的认证申请。但欧盟规定天然气生产商不得同时担任输送天然气的管道运营商,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有限公司是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运营公司的唯一股东,该项目能否通过认证因此需要特事特办。当下的环境恐难以做到这一点。

2021德国大选街上的宣传广告,左边是基民盟总理候选人拉舍特,右边广告牌的女性是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美联社)

此外,拜登(Joe Biden)当局也在尽力阻挠该项目运行。8月初,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Blinken)任命前外交官霍克斯坦(Amos Hochstein)为国务院能源安全高级顾问,后者长期以反俄出名。布林肯还在声明中表示,这一任命旨在遏制俄罗斯把能源用作地缘政治武器,帮助乌克兰、北约和欧盟实现更加安全和可持续的能源未来。到9月24日,美国当局还美国政府日前逮捕了俄罗斯天然气行业最具影响力的高管之一、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首席财务官杰特沃伊(Mark Gyetvay),这使得美国对俄罗斯能源产业的压力变得一目了然。

但无论如何,留给德国首脑和欧洲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目前,距离欧洲的供暖季节只剩一个多月,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有限公司正减少向欧洲的天然气输送,并暗示只有在“北溪2号”项目全面投入运营时,供应短缺的问题才会缓解。能源供应危机已让欧洲多地天然气价格持续“高烧不退”。如果“北溪2号”项目无法及时投入运行的话,德国在默克尔离开之后,将马上面临一个严峻的冬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