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傀儡游戏落幕 岸田文雄何以将成为日本新首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29日下午,在历经两轮投票之后,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总裁选举落下帷幕,由岸田派公推的候选人岸田文雄历经两轮争夺,最终战胜了在民间颇有威望的前防长河野太郎,成为该党第二十七届总裁,如无意外,他将在10月4日循例接任日本首相。

这场分两轮展开的对峙起初一度相当焦灼。以一敌二的麻生派要人,年轻议员的偶像河野太郎与前首相安倍晋三、副首相麻生太郎影响下的细田派、岸田派候选人高市早苗、岸田文雄打的有来有回。但高市、岸田两人9月29日确立的合流协议最终让这场选举失去了悬念:两阵营此前握有的218票国会议员票成为了岸田文雄胜利的基石。

日本政界看似群雄逐鹿,背后仍是派系游戏

+2

就此次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来说,它是自民党各派阀用近乎驱逐的手段把此前推上前台的“临时工”菅义伟拉下马之后的又一次权力妥协。

不同于2020年在经济危机、新冠疫情和国内外压力之下,自民党内部嫡系精英爱惜羽毛不肯出马,各派首脑公推没有家族背景的干练官僚度过非常时期。2021年的自民党的需要尽快在众院大选开始前选出一名派系内有力候选人,使之在此后的大选期间主持大局,进而为下一代领导人奠定党内地位,由此推动自民党在后安倍时代的长期稳固执政。这使得各派系在蛰伏一年之后又开始了基于传统派系格局的权力倾轧。

从8月下旬开始,外界能明显地看到派系操作的痕迹。自民党第一大派系细田派已在8月24日表示,“当局应对新冠疫情的负责人不宜参选”。到26日,安倍与副首相麻生太郎还前往岸田派总部,对其表示支持。这种明显的信号证明了自民党内部也许暂时还在为下一任首相人选展开勾兑,但倒菅换马的动向已经坚决。加之岸田、细田、麻生三派又联动反对解散议会的计划,这使得派系联合已成为本次选举的主题词。

对日本政界人士来说,此次大选似乎已在安倍、麻生等人掌握之中。(Getty)

对岸田、高市阵营来说,来自安倍晋三的认可是最为重要的一环。这也是河野阵营失败的关键因素。到9月中旬,日本政界人士已经有“4A密约阻止河野太郎向上爬”的传言。

这“4A”分别是安倍晋三、麻生太郎、安倍时期的经济重臣甘利明和自民党耆老青木干雄。四人日语拼写首字都是A。考虑到河野太郎选择自由主义政策,与安倍的保守主义相左;麻生太郎反对河野过早参选;甘利明反对河野的经济政策;青木与河野有家族的积怨,这使得河野从一开始就已经被自民党的幕后首脑牢牢锁定。自民党内部甚至有了“打倒河野”的声音。

这样一来,留给河野的结局可能更像当年和安倍争夺总裁位置的石破茂:石破虽然在基础党团很有威望,但自民党高层派系对他的不满导致他在第二轮的议员票选举中大败。此外,河野太郎此后在选举期间建立的“小(小泉进次郎)河石(石破茂)联合”看似花哨,也仅仅只聚合了约110名议员,其期待的各派系青年议员也缺乏根基。

相对于得到大派系支持的岸田,河野自己组织的“小河石联合”本身就根基不稳。(美联社)

岸田、高市阵营联合后坐拥超过两百名议员,加之安倍近期还疯狂向基层拨打“安倍电话”为高市拉票,这使得选举的胜负其实早就已经确定。随着岸田、高市阵营又在选举最后一天订立合流的约定,这使得其本就明显的优势能在派系支持的前提下保留到最后。

当然,就日本所面对的政治、经济以及疫情现状而言,他所需要的也不仅仅是推举一两个外表光鲜的领导人,令其在台前说几句应景的场面话。就当下的大环境来说,美国部署中程导弹的威胁犹存,新冠疫情引发的非常状态还未结束,从2020年以来延续到不景气状态仍未好转。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革,日本正面临着经济、外交等一系列关键挑战,此时尤其需要稳健政治家的领导。这或许意味着仍在进行傀儡游戏的日本也许暂时还没有到走出危机的时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