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为何逆新冠疫情寻求加速解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9月30日,越南最大疫区胡志明市的形势仍然严峻,该地除28日统计新增患者377人外,近两周来日新增患者均在4,500人以上。到30日,该市及周边平阳、同奈、隆安三省累计共有患者67万,占越南全境患者总人数的87%左右。随着十余万部队仍驻扎在当地维持秩序,救治患者,这意味着困扰越南南部经济地带的非常时期还将继续。

但24小时之后,情况就将有所不同,从10月1日开始,根据河内的“国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导委员会”的指示,胡志明市将工业园区、出口加工区、高科技园区、软件园区为核心逐步开始其复工复产的开放计划。这与胡志明市市辖的22个区、县、市中目前只有11个患者清零的现状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进入9月中旬,部分迁出疫区的群众又迁回驻地,但胡志明市的总体疫情仍然不容乐观。(越南年轻人报网页截图)

越南当前紧张的经济形势可能是该国逆疫情加速解封的关键原因。9月29日,越南国家统计局已发布了最新一期统计数据。其中越南2021年第三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较之去年同期下降了6.17%。这也是越南自1986年革新开放以来的最大跌幅。

事实上,随着越南从2021年4月27日遭遇一场从北向南传播的大规模疫情,这场导致越南城市、企业、工业园区先后封闭超过半年的风波已经使其心力交瘁。越南统计局数据显示,在2021年前九个月,越南仅取得1.42%的GDP增长,低于2020年同期的2.12%。这其中有六个月的生产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干扰,展现在数据上即为城市为中心的服务业下跌9.28%,工业和建筑业下跌5.02%。仅有农业因大批工人遣散返乡务农而取得1.04%的增长。

对越方而言,变种新冠疫情的高致病性和高传染性使之不得不严防死守,但就当下客观环境来说,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这一行动的。在越南的各国外商对此就坚决反对。

进入9月中下旬,胡志明市各“野战医院”的病人大批出院,但全市仍处于疫情管制状态。(越南劳动报网页截图)

从8月20日河内派兵军管胡志明市之后,越南美国商会首席执行官塔诺维卡(Mary Tarnowka)为首的在越外商代表就希望河内一侧能尽快恢复生产。以胡志明市为基地的越南英特尔工厂等科技企业也抱怨疫情期间企业停产。譬如英特尔即因疫情导致2021年追加投资4.75亿美元的新厂区暂时停摆,原先厂区只能维持此前的30%至50%产能。

到9月9日,越南欧洲商会会长卡尼(Alain Cany)开始率先向越南总理范明政谈及在越欧洲企业准备搬家的意向。卡尼指出,有18%的欧洲企业把产业链移出胡志明市周边,另有16%的企业正在规划搬家事宜。卡尼还针对当时越方计划维持到2021年12月的胡志明市防疫规划,给出了“欧盟企业的迁移将成定局”的判断。但越方当时考虑到疫情,把胡志明市的军管“封城”计划延长到了9月30日。对于外商威胁暂时不做直接回应。

到9月17日,越南美国商会、美国-东盟商业理事会、越南欧洲商会和越南韩国商会四家协会终于忍无可忍,向越南总理范明政递交联名信。信中软硬兼施,一面建议“越南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以保持其区域和全球竞争力,不致在经济复苏中落后”,一面则以“越南正在错过可能不会再回来的投资机会”、“新的潜在投资者无法到来”、“越南将错过供应链多元化的机会”等语相胁,称河内如不尽快研究一个重新开放的方案,则至少将有20%的企业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

与此同时,长达半年的大规模封锁也让越南财政感受到了直接的压力。越南财政部数据显示,该国90%的省市地区已经在2021年9月前消耗大量地方储备预算。其中胡志明市的地方储备预算仅剩14%,曾经因代工最为富有的平阳省则已耗尽。

到9月27日,越南工商会也提交报告,指出越南“所有经济部门和行业都受到了负面影响”,其中最严重的是旅游、海产品加工和运输等领域。其南方最具代表性的轻工产业木业企业已有过半数停产濒临破产。越南农林渔业、信息通信业、建筑业的忍耐已经超过极限,在现实简单粗暴的威胁之下,河内面对现状也被迫低头。

就目前局面来看,越方这次大规模的解封已经发生了一些问题。当下,越南南方各省市为积极解封,甚至在加速新冠检测、疫苗接种等行动已经采取了相当急躁冒进的手段。譬如在9月28日,疫区平阳省的当地官员和军警竟破门而入,将待检测人员抓捕并押往检测机构。这一风波也给河内此次加速解封的进程带来了欲速则不达的忠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