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地缘博弈出现“窗口期”|安邦智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本文源自安邦智库

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的情况很不理想,这体现在诸多方面。比如,阿富汗撤军问题、边境移民问题、美法关系以及澳大利亚核潜艇项目问题、美国与沙特关系问题、基础设施投资议案等诸多方面,都出现了很不理想的局面。以对拜登政府关系重大的基础设施投资议案为例,这份规模为1万亿美元的议案主要靠国会民主党保驾护航,虽然参议院已经通过,但内容被多次修改。在今年秋天的众议院表决中,有可能需要靠民主党内的努力协调,来保证通过该议案。此外,拜登总统的年龄和精力问题,对于他作为大国领袖的执政产生了负面影响,恐怕难以应对当今世界复杂的变局。在一定程度上,这会影响盟友们对美国政府的信心。

在拜登政府面临的混乱局面中,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与中国有关的五个政策信号值得关注:

一是米利将军的“电话门”。美国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在新书《危险》中披露,美军最高将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分别在2020年10月30日(即美国大选4天前),以及今年1月8日(即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山两天后)私下向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透露,美国不会攻击中国;同时还向中国保证,如果美国发动袭击,他将发出预警。此事披露后,米利被迫承认这是真的,但表示这两次通话是“例行公事”,是为了在特殊情况下“安抚盟友和对手,确保战略稳定”。米利将军的这番谈话虽然存在政治背景,但美国对中国的实际态度,立刻被世界当然也包括中国所解读并理解。大家都意识到,美国对于中国实际上存在“公开”与“非公开”的两种态度。

中美2+2:图为3月18日,中美外交高级官员在美国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进行首轮会面。(AP)

二是海顿将军的讲话。约翰•海顿将军是美国三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副主席,他在布鲁金斯学会组织的视频会议上公开而清晰地强调,美国的战略目标应当是“永远不要与中国开战”!他坚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海顿还呼吁,中美双方应该以对话促沟通,不开战是双方的共同目标。此话一出,举世皆惊,简直颠覆了过去所有冠冕堂皇的美国战略政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不但与中国是这样,美国与俄罗斯之间也是如此,也是类似于“永不开战”的战略,如果这能称之为是一种“不开战的战略”,倒是可以理解。

三是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的讲话。在当选美国财政部长之后,耶伦就对特朗普时期的中美贸易协定表达了不满,此外她还多次公开表达了准备访华的意图。作为美国政府的财政部长,耶伦理解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作为著名的经济学家以及前美联储主席,她极为可能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理解世界形势,因而推动美国与中国的接触,加强双边关系。

四是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的讲话。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最近称,她将寻求改善美国与中国的商业联系;在中美两国在国家安全和人权问题上紧张关系日益加剧之际,她认为两国依然可以互利互惠。毋庸解释的是,这又是一个明显的政策信号。

五是孟晚舟事件的解决。从中立角度看,这一事件拖延已久,在地缘政治中的地位开始明显下降,如果耗下去,最多拖累了加拿大特鲁多的政治影响力。不过,美国在这件事情上打开了闸门,实际释放了对中国现有政治格局的巨大支持,显示出美国渴望以此交换中国改变立场,开始新的中美谈判。

中美高官瑞士苏黎世会晤:图为2021年10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与美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会面后,杨洁篪他与代表团一同离开位于苏黎世机场的凯悦酒店。(AP)

总结过去一个时期的接触,中美双方可以用拳来脚往来比喻,那么现在的拜登政府大概率是拿定了主意。在这个格局确定后,今后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我们认为,主要是看中国的决心,而不是美国。

事实上,阿富汗的撤军及其后果,迫使美国不得不正视世界大陆区域的形势变化,风云改变,已非美国所能主导。美国已经失去了这个世界很多国家的信任,它被迫要紧紧抱住最后“血脉相连”的两个国家,英国和澳大利亚。这一届拜登政府的政策操作,可以用“轻率之极”来形容,没人能明白他们所做的事情。中国不明白,欧洲不明白,美国也不明白,民主党不明白,共和党更不明白。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美国可以说是处于下风,让中国坚持的“斗争哲学”,在世界上放出耀眼光彩,甚至让俄罗斯一时间都显得黯然失色。这些方面有多个证据和信号,比如,在中美阿拉斯加会谈中,中方罕见地对美方代表加以训斥。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舍曼在7月份的天津之行中,收到了中国给出的“两份清单”和“三条底线”。美国气候特使克里在与中国代表的洽谈中,也遭遇到中方带有批评性的意见而又无可奈何。综合上述信号来看,拜登政府大概率会在实质上选择接受基辛格的观点,也就是决定与中国共存,承认中国的世界地位。

这倒不是基辛格的观点有多英明和正确,而是因为现在拜登政府及其班子成员,其理论素养和实际水平,局限于现实主义的框架之内,他们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教育,他们自恃的理论、信息、经验和能力,就约束在这个框架之内,非此即彼,走一步算一步,选票为重,面子为重,能用冠冕堂皇的“大词”(big words)来解释的,就不费劲去处理了,所有挑战让“美国”来买单,阿富汗撤就撤了,以后让别的总统来面对;非法移民进来就进来了,进来就算了,以后再说了。一切的一切,只要这届总统过得去就可以了。像这样的负面圈子,拜登政府在本任期之内不可能跳得出去。

习近平拜登通话: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分别在2月11日和9月10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白宫称,中美元首在第2次通话期间提到在不让两国竞争演变成冲突的责任,又于中美相同利益领域及美国利益、价值和观点分歧方面进行广泛的策略讨论。图为2013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在北京与习近平握手。(Getty)

正如过去安邦的分析,拜登总统看中面子。不过,这种“好面子”,不可能得到国会的尊敬,不可能得到新闻媒体的佩服,不可能得到智库和学者的理性支持,甚至得不到基层军队的拥戴,它只能是源自“街道之声”。美国的民主制度支持了这种“街道之声”,还有那种在街道上受到欢迎的氛围。这种类似于BLM运动的“街道之声”,现在几乎就是拜登政府唯一能得到的东西。由此可以得出一个关键的地缘政治判断:面对各种挑战,拜登政府及其班子不可能有创新,美国现有的理论体系也不支持这种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及美国政府的现状,为中国带来了地缘政治“窗口期”,中国有条件在2-3年之内,完全无惧美国的压力,继续维持斗争的主旋律,坚持走下去。不过,中国是否应该采取斗争哲学,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现在的美国政治系统,实际只要给他们一个“惊喜”,他们就会立刻乱了方寸。他们的整个政治系统及其经典理论,根本无法适应、应对任何“惊喜”,这是美国格式化的教育系统以及政治系统的天然缺陷,无论是阿富汗,还是新冠疫情,只要遭遇到风险时刻,他们的民主体制及其育成人才的环境,就会完全不知所措。什么计算机模拟、定量分析、数学模型以及汗牛充栋的理论学说,立刻黯然失色,令人浑然不觉这些研究成就曾经存在过。美国当然不缺人才,不缺见识深刻的专家,但美国的问题在于,这个在战后已经被锁定几十年的政治系统,已经完全处于格式化的状态,根本无法容纳政策异见,而且他们自有自己的方式将这些政策异见拒之门外,就像他们当年冷淡乔治•凯南一样。

这样的一个“窗口期”对于中国来说,非常珍贵,可以认为,棋局的主动权已经倒向了中国这一边,剩下的就要看中国在“斗争哲学”中的方向,能否走出漂亮的地缘政治步调,赢得扎实的世界地位和地缘空间。在这方面,由于以往的经验不多,甚至从来没有过这样明显的窗口期,因而对中国来说,这些也是深具挑战的地缘政治议题。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拜登执政以来美国出现的混乱状态,显示了拜登政府不可能有创新,也暴露了美国现有理论体系在应对地缘政治现实时的缺陷。美国的变化,给中国带来了难得的地缘政治“窗口期”。能否利用好这个窗口期,取决于中国对未来形势的判断和战略选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