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所指的印军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是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10月11日,中印两军已先后就此前一天的“中印第十三轮军长级会谈”发表声明。中方率先指出“印方仍坚持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为谈判增加了困难”,几个小时后,印方“印方在会见中就解决剩余地区提出了建设性建议,但中方不同意”的发言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印证。双方也因此无法形成联合声明。

对外界来说,印军的“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早已一目了然:在中印两军先后于班公湖、加勒万一线“解除接触”后,印军自2021年2月后一直希望解放军在达普桑平地、温泉及高格拉等对峙区域后撤,进而实现其“restoration of status quo ante”(恢复战前状态,RSQA)的总目标。试图借谈判手段“夺取”被中方控制的900平方公里至200平方公里不等的地块。

一厢情愿的期待

也就在印度国防部、印度新闻信息局等机构发布官方声明之前,包括《不灭之光报》、《今日印度》等主流媒体即已从“军方消息人士”处打探到了双方谈判的重点,即印方要求解放军从印方宣称的“第15号巡逻点”,即温泉地区撤军。

印度《电线报》(the Wire)指出,印军从2020年5月后被解放军逐出了天南河谷(Raki Nala)以东,什约克河谷支流(即Jiwan Nala)以北的五个据点,印军的巡逻线也由此被迫向西移动。(印度电线报截图)

印方负责谈判的主官还强调“解决拉达克东部的达普桑平地、温泉和高格拉问题是改善两国关系的必要条件”,并称此为“国家的立场”,这种在具体领土问题上的执拗也让双方在9个小时的对话后不欢而散。

对新德里来说,在中印双方爆发流血冲突的加勒万河谷南北一线的达普桑平地、温泉和高格拉等地块已成为中国“夺取”的印度领地。在中印拉达克对峙最北端的达普桑平地至印控斗拉特别里奥地(Daulat Beg Oldi,DBO)基地一线。印军已有10至15年未能进入该区域。

同期资料也显示,自2020年5月后,即中印两军沿与什约克河平行的达布克-什约克-斗拉特别里奥地公路(Darbuk-Shayok-DBO Road,DSDBO)隔河对峙之后,解放军已在DBO机场以西地域禁止印军前往,其前出区域已达天南河谷(Raki Nala),直逼DBO机场东南一线,距离印军敷设的特别公路也只有7公里的直线距离。印方曾在2020年8月8日与解放军举行会谈,建议后者退兵,并得到解放军冷待。

什约克河谷一线的后续问题正在成为印方纠缠的核心,什约克在乌尔都语中意为“死亡”,它发源于锡亚琴冰川,沿东南而下,折向西北,在西北方向的巴基斯坦境内汇入印度河。什约克河谷是整个拉达克地区交通与居民点密集的平缓地带,地形易攻难守。空喀山口附近即为此次对话的焦点地区,即温泉地带。。(谷歌地图截图)

目前,解放军已在DBO以东区域设置了战车、火炮等装备,当地地势平坦,包括印军前北部司令部总司令贾斯瓦尔中将(B.S.Jaswal)在内的一些军界要人认为,该地守备脆弱,容易被解放军夺取。这使得占据优势的解放军在这一区域的主动撤退并不符合前线逻辑。

备战状态的延续

不可否认,随着中印双方通过对话,在2021年2月中旬撤走了此前在班公湖南岸对峙的一线装甲部队,拆除了前沿简易工事。加之双方高层亦有“继续就推动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一线部队脱离接触坦诚、深入地交换意见”的意图,这就让新德里有了以“尽快解决剩余问题”的名义,谋求达普桑平地、温泉及高格拉等对峙区域的意图,印军从2021年2月下旬开始的部署也逐渐展示了其一线备战状态。

在撤兵一周后,印度陆军总司令纳拉万(MM Naravane)将军先在2月17日亲自督办了向列城输送重炮的行动。印度总理莫迪(Narandra Modi)也前往金奈的兵工厂,代表印军接收了第一批118辆“阿琼”1A型坦克,用于“保卫北部边境”,印度空军也在同期向拉达克一线开始输送印度自研的“光辉”战斗机。

中印对峙、印巴对峙已成为推动印军练兵的关键一环

+2

印军还在3月至7月间组织了代号“ARMEX-21”的大型侦查行动。印军侦察队从中、印、巴边境的喀喇昆仑山口出发,一路沿中印西部边境南下,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高原无人区寻找通道。

到6月,印军又向拉达克一线调兵两万人,维持了约5个师、6万人的部署。纳拉万将军又在10月上旬的军方会议中确认“印军在2021年冬季将在拉达克一线对峙地区继续维持现有部署”,但随着拉达克地区逐渐入冬并开始大雪封山,这或许意味着新德里此番的“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或有可能留待2022年继续成为双方争吵的焦点。

由于印度军事在实力上与中国存在巨大差距,中印之间的前景可能并不乐观。包括索内(Pravin Sawhney)在内的一些印度军事专家认为,莫迪当局在拉达克一线丧失地缘政治平衡后,其对北京的态度好转或倾向于寻求“temporary reprieve”(暂时缓解)。这使得印方可能会停止危险行动,但考虑到北京不可能被印度逼迫至“主动脱离接触”,来自印方的“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也难以取得其预想的成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