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勒庞势渐成 “法国特朗普”背后的媒体结构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对于来年4月举行的法国总统选举,外界一直以为这将会是现任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与极右勒庞家族传人、国民集会(RN)领袖马林勒庞(Marine Le Pen)的对决。然而,在9月初民望尚与马克龙“叮当马头”的马林勒庞,一个月来支持度急挫近十个百分点,期间人称“法国特朗普”的右翼记者兼作家泽穆尔(Éric Zemmour)人气急升,在最近的一个民调更超越勒庞,可能成为马克龙在次轮投票之中的极右对手。

根据10月6日公布的哈里斯互动(Harris Interactive)民调,泽穆尔以17%支持度排名第二,紧随马克龙的24%,而勒庞的民望则跌至15%,首次被泽穆尔超越。在哈利里民调机构9月初将尚未正式参选的泽穆尔加入民调之际,其支持度只得7%,可见其升势之急。

特朗普的身影

现年63岁的泽穆尔,政治背景与特朗普颇为类同。特朗普虽然是纽约地产巨富,却一直打不进纽约市的上流文化圈子,只能饰演“美式土豪”的角色,高调炫富,透过主持真人秀节目《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名震全国,最后藉反建制、反政治正确的民粹浪潮问鼎白宫宝座。

泽穆尔虽然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 Po),却曾两次尝试“加入建制”、投考国家行政学院(ENA,法国政治精英多出自此校,包括现任总统、总理)失败,最终只能弃政从文,加入具争议性的右翼媒体执笔,曾撰写右翼著作,近两年才透过主持被喻为“法国福克斯”的右翼媒体CNews节目“面对新闻”(Face à l’info)而成为了极右的代表人物。

投考国家行政学院失败近40年后,这一份名气使得泽穆尔终于能够一尝从政梦。

泽穆尔以“面对新闻”主持的身份宣扬右翼政治主张,近来人气急升。(Twitter@ZemmourEric)

跟特朗普一般,泽穆尔的右翼政治以“语不惊人死不休”为其代表风格。近来其较具代表性的主张,就是如果他当选总统,他将会立法规定在法国出身的孩子只能取天主教传统的名字。

同时,他也主张要将近两百万外来移民赶离出境。在其新书《法国还未说出它最后的话》(暂译,La France n’a pas dit son dernier mot)中,他就鼓吹穆斯林移民“殖民”欧洲、取代白人的煽动性言论,指来自车臣、科索沃、非洲西北部的“野蛮队伍”在法国“偷窃、强奸、掠夺、虐待和杀人”。

类似的说法也不是泽穆尔近来出于政治投机才发表的。早在2010年,泽穆尔就曾称“大部份毒贩都是黑人和阿拉伯人”。在其2014年的著作《法式自杀》(暂译,Le suicide français)中,泽穆尔除了批评法国经济和移民政策的自由化之外,更将白人男性掌控一切的时代告终当成法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逐渐衰落的缘由,特别针对他眼中女性主义的负面影响。

有论者就认为,在重视知识份子的法国,泽穆尔可算是有文化的特朗普。

马克龙的支持度不足30%,在次轮选举若对上泽穆尔,后者也只落后他几个百分点。(AP)

右翼媒体的营利模式

跟美国的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激化右翼观点、以尖锐政论夺取市场,最终间接导致特朗普崛起一般,泽穆尔的走红也有赖法国右翼24小时新闻台CNews的助力。

CNews在2017年演变自传统中立平衡的24小时新闻台i>Télé。当时该公司亏损连年,藉员工罢工之机大举裁员,改以成本较低的清谈节目为主打,专攻右翼惹火议题,如今已成为法国第二多人收看的新闻台。

泽穆尔与CNews可算是“绝配”,前者有惹火言论,后者却有意藉惹火言论去经营其媒体生意。2019年,此前已曾在i>Télé主持节目超过十年的泽穆尔就“回巢”CNews,主持“面对新闻”节目,高峰期曾获得过百万人收看。泽穆尔也借着CNews的曝光度迅速成为了右翼民众的追捧对象。本年夏天法国举行地方选举之时,法国街头就开始出现印有“泽穆尔总统”的海报。

泽穆尔的支持者在街头张贴海报。(Twitter@GenerationZ_off)

以记者身份作政治宣传

“面对新闻”节目的人气,使得泽穆尔可以用记者的身分行从政之实,例如多位马克龙政府的官员都曾出席该节目,与泽穆尔针锋相对,变相合理化了后者的政治角色。

直到9月初,法国电子传媒管理机构法国高等视听委员会(CSA)才正式决定泽穆尔像政客多于记者,要求CNews限制其出镜时间,以免对其他候选人造成不公。

不过,此等限制的效果却值得质疑——根据媒体监察机构Acrimed的数字,泽穆尔9月1日至10月5日之间出席过16个热门时段节目,总共出镜时间高达11个小时,而社会党候选人兼巴黎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和马林勒庞则分别只得两小时和一个多小时。

泽穆尔,像特朗普一般,也非常懂得利用各种媒体宣传。首先,CSA的限时决定从一开始就被包装成对言论自由的打压,泽穆尔本人更在9月13日结束其“面对新闻”主持角色,一方面让人感到他被“禁言”,另一方面也腾空时间,让他得到更多在其他媒体曝光的机会。

例如在9月24日,泽穆尔就透过与毫无胜算的极左总统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公开辩论,争取到超过380万人观看。

同时,泽穆尔也看清了极右马林勒庞的弱点,并对之加以攻击。马林勒庞一直以自己为极右不二之选作定位,2017年败选后开始向中间靠拢,希望能在次轮选举争取到不满马克龙的右翼选民支持。然而,勒庞向中间靠拢,其右翼就出现了漏洞,让泽穆尔有机可成。泽穆尔就曾称马林勒庞曾劝退他,却被他训以“选举不能再靠中间取胜”、“人们期望坚定和信念”。

马林勒庞近年向中间靠拢,其右翼面临泽穆尔的挑战。(AP)

受众主导的媒体生态

泽穆尔的宣传也不只依靠类似CNews的右翼媒体,而是像特朗普首次竞选总统的时候一样,由于其言论出位、对观众和读者有吸引力,导致其他媒体也不能不跟着最初出自右翼媒体的风向来作报道或回应。例如在泽穆尔发表极端反移民言论之后,一些左翼媒体的记者就表示在其编务会议之上的论题正是要如何回应泽穆尔。

这些回应本身反过来又会在右翼媒体之中造成波澜。如此你来我往,话题离不开泽穆尔,大大增加了其人气。而这些人气逐渐在民调上面被反映,民调本身又创造出另一些新闻故事。如此往复不止。

媒体对于极端言论的关注,也影响了政府在执行政策上面的宣传方向。例如马克龙政府最近就减少了来自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签证数字,指责它们不愿接收签证申请被拒的移民返国;而其内政部亦以极端伊斯兰主义为由高调关闭了几间清真寺。

当政府的政策议题也随着右翼起舞之际,泽穆尔作为政治人物的认受性就愈来愈高。

法国媒体如今也开始探讨这种以受众喜好为主导的媒体生态最终会否导致“特朗普当选”在法国重演。就目前形势看来,即使泽穆尔能打进次轮选举,法国反对极右的“共和阵线”(Front républicain)最终都会含泪投票支持马克龙。可是,自黄背心之后,法国人政治冷感愈来愈严重,本年地方选举投票率也低得出乎意料,有鼓动人心之效的右翼极端政治最终仍然有可能会攻破这道“共和阵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