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党候选人为激进左翼 韩国或从《鱿鱼游戏》变社会主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韩国似乎是个不幸福的国家。无论是去年获奥斯卡的《上流寄生族》还是近期爆火的《鱿鱼游戏》,都在控诉瞩目的贫富差距和底层困境,始终不散的疫情更在现实维度上加剧了中下层阶级之苦,这也可能是为什么高举“全民基本收入”(UBI)口号的激进左翼候选人李在明本月10日能在执政党初选中顺利出线。

如若他在明年3月总统大选中当选,就将毫无疑问成为发达国家中最左翼的领导人,震撼程度宛如桑德斯(Bernie Sanders)当选美国总统、科尔宾(Jeremy Corbyn)成为英国首相。那么,如此激进人物为何俘获了韩国民众的心?他又计划如何改造韩国?

根据执政党共同民主党10月10日的初选结果,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140万合资格选票中拿到71万票,由于得票过半自动成为该党总统候选人,且得票率领先文在寅属意的继承者李洛渊11.2个百分点之多。同时根据韩国社会舆论研究所(KSOI)11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李在明若与在野党两大候选人洪准杓和尹锡悦分别进行一对一竞选,都将以2个百分点以上的微弱优势胜出。韩国研究(Korea Research)等民调公司4至6日进行的调查,更是显示李在明領先洪准杓和尹锡悦3个百分点和10个百分点之多。

这不仅令人好奇,在共同民主党党内处于极左光谱、2017年党内初选以近60万票巨大差距落败的李在明,为何能在短短五年间就迅速成为主流政治人物,并在没有文在寅背书的情况下当选党内总统候选人?他那令人望而生畏的激进福利政策又是为何被选民接受?这或是因为他较为鲜明的平民斗士形象、经过检验的执政能力,以及韩国对于贫富差距越发强烈的义愤情绪。

鲜明的平民斗士形象

虽说经过光州革命锤炼的韩国进步阵营都有强烈的平民斗士形象,但不得不说李在明形象尤为突出。他出身寒微,初中毕业后为补贴家用进入工厂打工,结果先后遭遇两次工业事故,手腕和手臂关节都被机器压碎,被评定为六级残废,至今仍然无法伸直胳膊。此后他依靠苦读拿到律师执照,从事人权和劳工方面诉讼,2010年起转战政坛先后当选城南市市长和京畿道知事。

尽管类似履历在进步派中并不少见,但由于文在寅任内已有太多人权斗士在掌权后腐化,包括曾因批评权贵而得“江南左派”美誉的前法务部长曹国被揭露以权谋私,曾有文在寅接班人之称的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也因性骚扰秘书黯然落台,就连文在寅本人也时被指责改革力度不如预期,因此依然保持清廉及改革形象的李在明,就在进步阵营中较具吸引力。

李在明(左一)成为韩国执政党的总统候选人。(路透社)

例如他2017年与妻子参加综艺《同床异梦》就展现了其住房二十年未换,家具严重老化,“古董”空调常因漏水而无法开启,吊灯在夜间如鬼火一样闪烁,老旧的电视机显示屏更是出现裂缝,需时不时修理一番方能使用。此外,他也展现出不喜在外应酬,时刻惦记着回家吃饭的顾家形象。虽说上月爆出他涉嫌压低价格出售土地给房地产商的丑闻,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选情,但由于目前检方尚未发现其涉贪证据,他也坚持这是政敌陷害,并揭发了在野党议员与该房地产商的利益输送证据,因此廉洁形象尚且不算崩塌。

而他那推土机一般的强悍作风,也符合民众对于领导人带领经济复苏和社会改革的期盼。例如在韩国去年疫情爆发初期,引爆社区传播的新天地教会拒绝交出集会名单,他直接带警察上门与教会人员对峙数小时,最后迫其就范,并依据名单迅速确定了感染链。他还因各种直言不讳的爽快发言被民众称为“汽水市长”,例如他在被质问过多福利政策会带来预算问题时,他直言“不是政府没有钱,而是有太多小偷”,也让支持者拍手叫好。

当然,好的形象并不足以克服李在明那望而生畏的激进理念,他经过检验的执政能力,以及不断改变的社会氛围,也帮助他从边缘真正迈向主流。

“全民基本收入”的旗手

李在明最具标志性政策便是其福利政策,尤以“全民基本收入”为甚,简而言之就是给所有民众定期派钱以保证基本收入。尽管大多国际新闻读者可能是在2020年美国总统民主党初选时,才首次听到华裔政客杨安泽(Andrew Yang)提出这一理念,但李在明早在2017年首次参选总统时就已提出并践行这套理念。

李在明的试验场是他在2010年至2018年担任市长的城南市,以及2018年至今担任知事的京畿道。关于前者,李在明最初上任时该市负债5,200亿韩元(约34亿港元),濒临破产边缘,他通过开源节流及打击腐败,使该市在2014年被内政部评选为全国财政最稳健的城市之一后,便开始增加福利开支。措施包括开设公立医院、加强资助长者,以及小范围实验“全民基本收入”,给在该市居住三年以上的所有24岁青年每年发放100万韩元(约6,500港元),因为该年龄处于大学毕业和找到稳定工作之间的尴尬阶段,李在明此后也在京畿道复制了这一措施。

这一政策并非无的放矢地撒钱,因为李在明是以地区货币而非法定货币派钱,且只限于三个月内在本地的餐馆和杂货店等中小企业使用,无法在大型连锁商店或外地使用,这将最大限度保障政府的福利支出参与本地经济循环,支撑了中小企业,又为年轻人稍微减少了生活负担。而生活富庶的年轻人即便不使用这笔补贴,也不会造成浪费,因为所派货币只是过期即废的当地货币,不会出现以法定货币派糖时常见的闲置银行的浪费情况。除此之外,以包括数字货币形式在内的多样派糖方式,也能帮助地方普及电子支付,发展数字交易技术。

疫情提升了韩国民众对于更完善福利政策的向往。(美联社)

虽然无法具体计算此等福利对经济的提振作用,但许多当地商户都予以高度评价,例如有菜市场小贩形容许多顾客改变在连锁超市购物的习惯,开始使用本地货币来菜市场买菜,京畿道首府水原市一家咖啡馆老板也称顾客明显增加,指这等福利政策对中小企业帮助很大。而关乎李在明治下辖区的整体经济发展,城南市在其前六年执政期间平均GDP增速达到5.7%(韩国统计局现只提供截至2016年的各市GDP数字),高出韩国同期平均增速3.1%,这证明李在明具有一定执政能力,也使得“全民基本收入”的福利概念更具实用色彩。

当然,李在明只是在特定地区对特定年龄人群进行了实验,与其真正的“全民基本收入”构想还相差甚远。他此次承诺,如若当选,将在未来五年任期内,将向所有19至29岁的公民每年发放200万韩元(约13,000港元),惠及约700万人,并向余下约4,500万公民每人发放100万韩元(约6,500港元),且最终目标将是每月向所有公民支付50万韩元(约3,750港元)。至于由此显著增加的预算,李在明希望通过削减不必要开支以及增加土地税和碳税来支付,同时也帮助打击炒房和促进环保,但具体方案尚未出炉。

毫无疑问,李在明此前小规模的试点无法全面揭示政策的潜在风险,他也势必会在当选总统候选人后面临更多的质问和攻击。许多反对派以及执政党内政客都认为这将会使预算失控,尤其是他最终的派钱方案如若实施,将占到现有财政预算的整整一半,平衡财政收入将成天方夜谭。众多经济学家也警告这可能引发意想不到的负面效果,例如雇主有意降低工资等,抵消福利效果等。不过,至少李在明过往的派糖设计和执政能力,使得韩国民众并不会全然将其视为“空想社会主义”,这也是他能以党内边缘光谱成为总统候选人的一大原因。

民众对完善福利系统的向往

此外,韩国社会对于贫富差距越发强烈的义愤情绪,民众对于更完善福利制度的渴求,也推升了李在明的选情。韩国一直以来都被诟病为福利制度薄弱,其社会福利支出仅占GDP的12.5%,远低于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20%,其中养老支出比例更是OECD中最低,该国高达43.7%的老年贫困率也为发达国家之最。除了长者深陷贫穷陷阱之外,年轻人也面临财阀主导型经济下优质岗位僧多粥少、竞争压力极大的困境,这同时引发了结婚年龄推迟、生育率下降、年轻人负债高企和自杀率上升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描述负债累累的底层民众参与杀人游戏的《鱿鱼游戏》风靡全球,也反映出韩国底层民众苦状。(Netflix)

对此,韩国本世纪两位进步派总统卢武炫和文在寅,都未能成功缩小贫富差距且实施突破性的福利改革。前者是因为执政基础薄弱,国会被在野党把持,又受到以三星为中心的经济界、保守官僚、保守媒体、小布什总统等美国右派包围,因此改革自然相当有限。

而文在寅虽然显著扩大了公共开支,不断提高最低工资,实行缩短工作时长上限等一系列亲劳方改革,但其收入增长型经济政策始终无法激活经济,因此在执政后半段便逐渐放弃,养老年金改革更是至今尚未启动。更糟糕的是,文在寅失败的房价调控政策使得任期内房价平均飙升七成,加深了民众怒气,也加大了有房者与无房者的贫富差距,这也是执政党今年4月痛失首尔和釜山两市市长的主要原因。

有感于民间沸腾的不满情绪,向来具极大社会影响力的韩国文艺界,也在近年来接连推出了《上流寄生族》和《鱿鱼游戏》等反映底层民众苦境的作品,这也反过来进一步激发了民众对于福利社会的向往,《朝鲜日报》便有新闻标题为“我不得不中途暂停观看《鱿鱼游戏》,因为这太接近于我地狱般的生活”,以此抒发了普罗大众的共鸣。另外,疫情中进一步分化的贫富差距,更是激发了对更完善福利体系的渴望情绪。

因此,李在明的政策构想尽管激进,但他从政以来对福利体系的持续关注与强调,却能引起民众强烈共鸣。目前,他已成为执政党的总统候选人,离总统宝座只有一步之遥,韩国选民明年将决定是否交由他大刀阔斧地改造韩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