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科网争霸・三|抢占年轻人口商机 只得星洲盛产独角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东南亚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民族及语言繁多,互联网产品要扩张发展及在地化的难度十分高。宏观东南亚环境条件,对于新创企业或国内外投资者来说,那里有什么独特的机遇?此为《东南亚科网争霸》专题报道第三篇。

基于人口红利和城市发展优势,总人口接近七亿的东南亚地区,其经济份量及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加之当地网络基建发展迅速,不少互联网科创企业纷纷从这里走出国际,也炼成多只举世瞩目的网企独角兽,海内外资本对这地方寄予厚望。

当然,东南亚地区内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很大,种族及通用语言也十分繁多。但正正是因为东南亚独特的多元和包容,才是造就更多创新和可能性的地方。

东南亚地区内种族及通用语言繁多,同时创造极多可能性的氛围。(Getty Images)

创科枢纽首数狮城

谈到文化多元,新加坡这个东南亚主要经济体,族群文化多元,华人、印度、马来文化,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等信仰共冶一炉,加之当地法律、金融体系发展成熟,国际化程度高,人才资源充裕,形成一个激励创新的创业氛围,尤其在于互联网科技、金融科技之类的发展,在这里更是如鱼得水。亦因如此,Grab(网约车)、Lazada(电商平台)、Carro(二手车买卖平台)等令人注目的独角兽,纷纷在狮城诞生。

“新加坡几乎拥有所有专业服务和基建配套,譬如会计、法律等等。作为风投公司,我们要瞄准一些(东南亚)具潜力新创企业的话,新加坡肯定是一个枢纽……甚至也会鼓励已投资的初创企业,尝试去新加坡建立一个分部。”香港风险投资公司Ooosh Tech Lab合伙人郑思行(Alex Cheng)说道。

Ooosh Tech Lab投资的初创企业总部大部分设在香港,部分业务已散布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郑思行透露,公司一直以来都收到很多东南亚初创公司寻求募资的申请,当中不乏具质素和视野的团队。当地人才供应充足,语言水平高,他预期将有很多具潜力的科创新贵会在新加坡出现。

Ooosh Tech Lab合伙人郑思行认为,新加坡人才供应充足,语言水平高,是东南亚的创科枢纽。(伍振中摄)

除了新加坡,人口近三亿的印尼也是网企发展迅速的国家,出产了Tokopedia(电商平台)、Gojeb(网约车)、Bukalapak(电商平台)、J&T Express(网购物流,又名“极兔速递”)、OVO(金融支付)等科网独角兽

尽管印尼国内仍有不少非城镇人口还未接上移动互联网网络,但这正正便是有待发掘的潜力所在。随着当地网络基建配套慢慢跟上,具备庞大的互联网科技成长空间。

更值得一提的是,根据2020年数据,印尼人口年龄中位数约为29.7岁,社会十分年轻化。一般而言,年轻人更加愿意接受互联网新事物,拥抱新潮流,这让创新企业更易在这里发芽。

印尼人口普遍年轻,大众更容易接受来自互联网的新事物。(Getty Images)

从东南亚走向全球

“东南亚的确是一个有趣的地方,不少城市的科技基建都很接近欧美先进国家了。”郑思行解释,Ooosh Tech Lab尤其喜欢投资一些研发SaaS(软件即服务)的初创企业,而东南亚国家,尤其新加坡,在云端技术、大数据处理等科技基建的水平,基本已能与国际接轨,这能够让当地科创企业的产品更容易走向国际。

既然你(的创新业务)在泰国、新加坡能够做到了,而当地网络基建又已达致世界水平,那么你便可以将业务扩展到很远,就算到了纽约、温哥华、多伦多也会做到。东南亚的科创企业,绝对可以达致这个水平。
Ooosh Tech Lab合伙人郑思行

郑思行又强调,在现今互联网时代,做任何科创事业,也不应受地域所限制,新创公司也不应该仅将业务范围局限于某单一地方。

“尤其经历了这两年,我们现在观察所有东西,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地域界限……譬如我们投资的一间新创企业,是为各地酒店提供各种云端客户服务,这些(服务)既可对应泰国的酒店,也可对应巴黎的酒店,或者纽约的酒店,都没多大分别……从第一天开始,尽管新创企业一开始的规模不会很大,但它的思维应该早就要放在全球了。”

在现今互联网时代,做任何科创事业,其实也不应受地域所限制,新创公司也不应该仅将业务范围局限于某单一地方。(Getty Images)

东南亚盛况的背后

东南亚地区内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我们实在也不能以同一把尺,去量度区内所有国家的创业及投资环境和条件。

盘点一系列走上国际舞台的东南亚科创巨企,其实绝大部分集中于几个国家。截至今年9月,晋身独角兽的东南亚科创企业普遍被认为有23间,几乎绝大多数产自新加坡和印尼两大经济体(其余有来自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惟仅各占一至两间左右;菲律宾的例子,下文会详述)──正如以上所说,前者拥有完善融资及专业服务配套,行政效率迅速;后者拥有庞大人口红利,而且普遍年轻化。这反映出,综观整个东南亚地区,创业机遇和国际资本其实仅出现在东南亚当中少数国家。

经济实力较次等的越南、菲律宾等国,因为当地行政官僚体系及金融法规仍有不少有待补漏的地方,虽然当地经济增长仍保有一定动力,但要进行一些风险投资及创新事业,或许仍有不少需要克服的难关。

举一个属于创新科技领域的例子:来自菲律宾,专注于建筑科技的新创独角兽Revolution Precrafted。它曾声称可利用模组化设计将豪宅单位推向大众市场,许多客户及供应商被诱导缴纳订金或签下供应合约,惟该公司迟迟未能交付第一批产品,不少人现正尝试向该公司问责索赔,部分诉讼至今仍然未达成解决方案。

由于菲律宾过往长期没法出产一只令人注目的独角兽,如今这史上首间独角兽却遇上这般打击公司声望的丑闻,令许多实力雄厚的投资者,始终对投资这个国家却步。缺乏成功的例子,让菲律宾往往在吸引融资、孕育创新企业这些方面,跑输马来西亚、泰国等邻近国家。

菲律宾产出首只独角兽,最后却遭遇滑铁卢。(AP)

虽然新加坡、印尼以外,也有出产得以闯出名堂的新创企业,举例譬如有估值约20亿美元的越南网络游戏企业VNG。但要说到持续输出具增长潜力、长期成为海内外资本积聚的创业及投资枢纽,相信很多东南亚国家仍有一定距离。

一些分析认为,越南、柬埔寨等国现在仍处于代工制造业为经济增长主力阶段,依赖廉价劳动人口,反观发展互联网科技创新所需要的本地人才资源始终匮乏,这也是当地创科环境在今天仍然需要克服的一大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