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失败或被控反人道罪行 巴西总统背后的国际右翼战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经六个月的调查,巴西参议院10月20日发表长近1,200页的报告,直指右翼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令人毛骨悚然的”反科学抗疫做法至2021年3月为止造成额外12万人死亡,认为他应该被控以“反人道罪行”(crimes against humanity)。报告尚须调查委员会的11位参议员通过(当中7位反对博尔索纳罗),而是否起诉总统的决定将交到巴西司法部长手上。

其实此调查报告的指控已比此前版本为弱,相较于反人道罪行,本周较早前流出的版本建议用大规模杀人罪和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罪去起诉博尔索纳罗。虽然此刻这两种控罪都没有在报告中出现,但报告依然大肆批评博尔索纳罗的群体免疫政策,以及其反疫苗、反抗疫管制的立场,更认为上任以来一直反对原住民权益的博氏在救助原住民地区疫情上“故意疏忽”、“以病毒作为攻击原住民的盟友”。

来年选举大势已去?

此次调查举行了超过50场听证会,揭发当局各种抗疫失策、涉嫌贪污和虚假资讯宣传等,半年来成为了巴西电视台的必备节目。当中包括不少惊人事实。

例如博尔索纳罗当局曾对辉瑞公司超过100封有关巴西采购疫苗的电邮不作理会,为“本来可跟英国一样成为最先开始疫苗接种”的巴西带来重大人命损失。同一时间,当局却着手向印度高价购买未经批准使用的疫苗,有涉贪之嫌(最终交易不了了之)。

报道更指,博尔索纳罗对未经证实的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的吹捧——他在特朗普不再“盲撑”羟氯喹之后依然不改立场——“实际上是政府唯一的抗疫政策”,斥责“博尔索纳罗坚定地串通各方推动新冠病毒在巴西领土上的传播”。

随着调查不断推进,博尔索纳罗民望再创新低,一度低见22%,被本年初正式摆脱涉贪控罪的前工人党总统卢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超过四成的支持度大大抛离,几乎可以说是为其2022年的总统连任选战划上句号,只保留到巴西两成多保守派选民的基本盘支持。

近来反博尔索纳罗示不断,示威者普遍要求国会弹劾博尔索纳罗,并举着前总统卢拉的人像参与示威。(Getty)

不过,对于疫情追责的压力,反口罩、不热衷支持疫苗、反封城、相信不实疗法的博尔索纳罗却从无悔改之意。他自称,“我们没有任何罪过,我们知道从一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做对的事。”对于巴西全球第二高的新冠死亡数字,博尔索纳罗上周更表示他对此已“感到厌倦”。

在上月底纽约联合国大会周边被拍得因当地餐厅的疫苗接种管制而被迫在街头吃薄饼的博尔索纳罗,至今依然拒绝接种新冠疫苗,指要求他接种疫苗是“不可理喻的”,又称自己不反对疫苗接种,却反对购买疫苗的“疯狂行为”。如今,他已是G20国家领袖当中唯一一个未有接种疫苗的人物。

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博尔索纳罗(图中绿衣者)与幕僚在街头吃薄饼。(Twitter@MinLuizRamos)

虽然博尔索纳罗民望大大落后,不过其两成多的右翼选民基本盘已可助他杀进总统选举的次轮投票。同时,由于现年75岁、此前已曾掌政8年的卢拉也是一个甚具分化性的候选人,当选民在次轮选举遇上卢拉与博尔索纳罗之间的抉择之时,博氏并非完全没有从后赶上的可能——虽然目前在次轮投票的民调已显示卢拉有望获得近六成得票。

面对博、卢二人的决战,巴西各方都希望推出第三方候选人参战,当中包括在疫情早期被博尔索纳罗炒掉的卫生部长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在抗疫封锁与疫苗采购上与博尔索纳罗多有冲突的圣保罗州长多利亚(João Doria)等等。但各人似乎都未能打开战局。

国际右翼的介入

近年各国民粹政客透过民主程序崛起的经验告诉我们,要赢选战,就是要打赢一场不必选择手段的宣传战。由于拉美国家选民容易受到美国媒体和西班牙语媒体风向的影响,博尔索纳罗似乎是想以自己作为2024年特朗普“回朝”的预演战的主角,扣连国际右翼为自己造势,希望在明年疫情稍息之后再以右翼民粹宣传博取连任。

日前被美国国会建议起诉的特朗普前军师班农(Steve Bannon)就指:“博尔索纳罗将面对全球最危险的左翼人士,卢拉,一个受到所有美国媒体支持的罪犯和共产主义者……(来年的巴西总统大选)将是全世界第二重要的选举……除非选举被偷走,否则博尔索纳罗将获得胜利。”

对于选举形势大坏,博尔索纳罗其实做了两手准备,一是选前打好宣传战,二是为选后重演特朗普式对选举的质疑埋下伏笔。两者都可有外援的参与。

本年9月,特朗普的前发言人米勒(Jason Miller)就曾在巴西因涉嫌协助博尔索纳罗宣传虚假资讯而被拘留。当时,他正准备出席巴西版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同行的还有一位美国反自由派政党团体Project Veritas的成员Matthew Tyrmand。除了在CPAC上有博尔索纳罗的其中一位儿子爱德华多(Eduardo Bolsonaro)参与外,Tyrmand更在总统官邸获得博尔索纳罗本人及其另一位儿子、参议员弗拉维奥(Flávio Bolsonaro)接见。

特朗普前军师班农,是特朗普2016年胜选的功臣,如今其注意力逐渐转到美国以外的民粹右翼。(Getty Images)

另一方面,西班牙极右声音党(Vox)的领袖阿巴斯卡(Santiago Abascal)也积极参与声称代表“伊比利亚圈”(Iberosfera,即葡萄牙、西班牙文化圈)对抗所谓的“共产主义进侵”的“马德里论坛”(Foro de Madrid)。他9月就曾到访正由左翼主政的墨西哥,而其另一作为欧洲议会议员的党友则了访问左翼刚刚获胜的秘鲁。

拉丁美洲的左翼素有跨国联系传统——马德里论坛就点名了“圣保罗论坛”(Foro de São Paulo)和基于墨西哥的“普埃布拉组织”(Grupo de Puebla)这两个跨国左翼团体为其敌手。上述的这些来自伊比利亚的政客明显是希望以右翼的国际主义去支援拉丁文化圈的右翼政客,当中当然少不了博尔索纳罗。

目前,由于司法部长由博尔索纳罗任命,大概不会真的起诉自己的上司,而由于来年总统大选临近,巴西最高法院也预计不会介入其中。因此,这次有关博氏“反人道罪行”控诉的疫情追责报告,最多只会带来政治影响,在司法层面上不会带来多少改变。

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效应之下,这个用词强硬的报告反而可能加强了博索尔索纳“被政治精英迫害”的形象,使他更能将自己包装成巴西,以至全世界的“人民代表”,刷亮其右翼民粹招牌。

即使博氏来年最终败选,近来愈来愈将焦点放在巴西的各国右翼也能透过围绕博尔索纳罗的组织和合作取得跨国经验。可以预见,随着特朗普当选而风靡全球的右翼民粹风潮,未来将会以国际阵线的框架呈现人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