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K袭击连连 塔利班政府内外暗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2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又一场袭击。全国最大的军事医院遭到自杀式炸弹袭击,一群ISIS -K武装分子与塔利班成员在医院內爆发枪战,据报造成至少25人死亡、超过50人受伤。ISIS-K自8月塔利班夺权以来发起一系列袭击,至今已造成数百人死亡。面对连番恐袭,塔利班自身管治也受到威胁,组织内外陷双重危机,美国的战争虽已结束,阿富汗的却尚未完结。

ISIS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的分支ISIS-K(Islamic State Khorasan,“ISIS呼罗珊组织”)宣称对此次袭击负责。两次爆炸都发生在医院的入口处,从新闻照片、影像中可听闻医院内外的枪声,爆炸后产生的黑烟、一具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以及血流不止的伤员。可由于官方没有公布伤亡数字,实际情况并不明确。法新社消息指,塔利班驻喀布尔特种部队巴德里兵团(Badri Corps)的指挥官Hamdullah Mokhlis在袭击后的战斗中身亡,为塔利班夺权以来遇袭身故的最高级官员。

这家有着400张床位的Sardar Daud Khan医院在2017年就曾经遭到武装分子伪装成医护人员袭击,最后造成超过30人死亡、50人受伤。目击者Sayed Ahad对电视台表示:“作为阿富汗人,我实在厌倦了这场战争、自杀和爆炸。这种苦难何时才会结束?”

无论阿富汗人还是国际社会都难免存在这疑问,只是目前来看,答案非常不乐观。

+2

自从塔利班入主喀布尔以来,ISIS-K接二连三的发动针对阿富汗平民和塔利班官兵的袭击。最严重的一次为8月26日,美军撤离期间在喀布尔机场的一次自杀式爆炸袭击,当中170平民及13名美军士兵死亡。此后,组织在全国各地发动的袭击数量不减反增。

根据冲突和危机研究机构ACLED(The Armed Conflict Location & Event Data Project )的统计,机场爆炸案以来ISIS-K发动的袭击已经造成408人死亡(加上最新的医院袭击总人数则达至少433)。仅9月18日至10月6日就有7宗袭击案,在10月8日至12日间,另有五次针对塔利班和一些活跃分子的袭击在喀布尔南部的贾拉拉巴德市(Jalalabad)上演。

ISIS-K与塔利班的对立

与立场渐趋温和、试图对外塑造现代化政党形象的塔利班不同,ISIS-K的目标不仅是在阿富汗建立一个伊斯兰教政府,而是要建立一个跨阿富汗、巴基斯坦乃至印度和巴基斯坦部分领土的哈里发国。而与此同时,塔利班在最高精神领袖、组织创始人奥马尔(Mullah Omar)身故后由相对温和、擅长外交谈判的曼苏尔(Akhtar Mansour)掌权。后者甚至一度表示不排除接受与阿富汗政府的和平谈判、以及民主进程。

如今,与周边国家政府、美国等各国协商谈判、争取外交认可的塔利班与ISIS-K的分歧更深,塔利班推行的允许女性就读大学、包容什叶派教徒等政策,使双方在意识形态的对立愈发明显。在ISIS-K武装分子眼中,塔利班早已背弃了伊斯兰教义及其追求。

这种对立不仅直接引发了阿富汗国内更多袭击,更间接地威胁着塔利班在当地管治以及组织内部的团结。

塔利班多年以来都打着为阿富汗带来安全、稳定和秩序的旗号来笼络人心,保守的伊斯兰价值甚至尊崇伊斯兰教条的做法,仍受到较落后的地区欢迎。在外,塔利班政府争取外国社会支持。惟随着ISIS-K袭击不断,塔利班方面虽策划反攻,却没能止住自杀式爆炸、枪击等各类袭击。与此同时,阿富汗经济长期依靠外援,可此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欧盟等多方的资金援助完全中断,导致阿富汗面临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

联合国上周警告,近37%阿富汗人口面临即时的饥饿威胁,急须人道援助。不少阿富汗家庭无法维生,CNN日前报道,农村地区有阿富汗家庭需要“卖女果腹”。一名父亲把9岁女儿以2200美元卖给一名55岁男子作妻子,以喂饱一家八口。严峻的人道危机,为塔利班统治带来巨大威胁。

年轻塔利班成员的叛离危机

再者,塔利班内部的许多年轻军官在意识形态上相当激进,他们没有经历过上世纪末塔利班执政的失败经历,对阿富汗的未来抱有更大胆的、理想化的想象,当中不少坚信要在阿富汗建立“纯粹的伊斯兰政权”,对于他们而言,更极端的ISIS也许更加吸引。现时ISIS-K组织内不少骨干成员,都是曼苏尔时期的塔利班成员,惟因过于激进、凶残而被逐出塔利班。

事实上,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2020年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ISIS-K在阿富汗招募成员的一个主要来源,就是来自中产家庭的大学生,他们出于对现状的不满、崇尚ISIS-K的意识形态,投入了该极端组织的怀抱。

另一方面,随着ISIS-K频频针对什叶派穆斯林的攻击,其试图激起阿富汗内部教派争端的意图也愈发明显。而且针对什叶派的攻袭会使塔利班跟伊朗的关系再度恶化,伊朗有可能指挥他们阿富汗的什枼派民兵“法蒂玛旅”(Fatemiyoun)对抗塔利班。

再者,塔利班需要资金去稳住组织高层成员、军阀的支持,然而ISIS-K挑起的暴力袭击不断,使中国等重大投资全盘暂停,也令塔利班陷于财政困难。同时,阿富汗央行近95亿美元资产正被美国冻结,阿富汗的地下经济包括出口鸦片亦难以喂饱国内人民。ISIS-K的在此时机乘势壮大,似乎来得比想像中更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