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 | 为什么不能用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和美国11月10日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间发布《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根据宣言双方同意建立“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工作组”,中美将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减少甲烷排放等多个方面加强合作。

消息一出,路透社、彭博社、美联社、华尔街日报等全球各大媒体纷纷称此举出人意料。

前不久在英国举行的气候问题领导人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抨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有现场出席气候峰会是巨大的错误,他称对习近平没有现身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和气候峰会感到失望。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亦表示,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非常不合群”(significant outliers),中国消极应对气候问题的立场“令人困惑”,美方会持续向中国施压。

在美国对中国的批评声中,东道主英国甚至没有为中国提供领导人视频与会发表演讲的通道。中国官方媒体一致批评拜登在气候问题上空谈。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中美发布联合宣言确实非同寻常。

2020年11月10日,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COP26)峰会上,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发表讲话。(AP)

但是细看这份宣言的内容,和2021年4月的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有诸多重合之处。这一声明是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在上海同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举行会谈后发布的。拜登政府上任以来,克里先后两次访华谈判气候问题。中美此番宣言应该是早就敲定好的内容。

从这个层面看,中美联合宣言也并非横空出世。

一边是互相批评,一边是合作。中美现在已经不是在一些领域合作在另一些领域竞争,而是在同一领域展现出合作竞争同时高频进行的状态。

这样的局面是极其矛盾的。中美有合作的必要,但美国不断示强给舆论造成的印象是美国施压下中国做出改变,中国也必然会有反制动作,一旦控制不好就会滑向轮番示强的深渊。当中美互相批评时国际社会基于观望心理也不会极力促成国际共识。在争吵的氛围下合作的效果会大打折扣。各种混乱信号冲击下,各方对中美关系的信心会越来越低。

中美不能陷入不对抗不合作的无效竞争状态。

虽然以往常用“竞合”来形容中美关系,但是如此跨度的竞争与合作着实是令人担忧的。

拜登政府上任后提出了竞争、合作、对抗的三分中美关系主张,称与中国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必要时则对抗。

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10月6日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瑞士苏黎世举行会晤后,中方通稿称中方反对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

议世厅专页 | 解剖世间百态 聚焦世界大势

对抗是比竞争更为严峻的事态,中方单独提出反对竞争而不是反对对抗是值得深思的。

对抗的危险性使得中美双方都不敢轻言对抗。但竞争走向对抗只有一步之遥,竞争的常态化才是中美关系的危险状态,既不合作也不对抗的竞争状态是一种僵局。频繁确认竞争和提及竞争容易让双边关系走向以竞争名义的对抗。

管控两国关系需要慎言竞争,在没有必要对抗的时候尽量向合作靠拢,在合作的时候尽量营造良好环境。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