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三大政治家族联手 明年大选或已尘埃落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之后,菲律宾明年五月大选格局终于尘埃落定。原本的总统大热人选、现第一女儿萨拉(Sara Duterte-Carpio)11月13日退而申请参选无甚实权的副总统,并与另外两大政治家族马可斯家族及阿罗约家族深度结盟,打翻父亲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的政治布局。惊怒不已的杜特尔特一度扬言自己将披挂上阵角逐副总统,但还是在11月15日候选人登记截止日改选参议员,避免父女对决大戏上演。

此次菲律宾大选格局已显著偏离了外界设想的轨道。按杜特尔特原本预想的最佳剧本,萨拉将竞选总统,而他碍于“总统不可连任”的宪法限制转而竞选副总统,打造前所未有“父女档”掌管菲律宾,延续既往改革路线之际,也帮助自己免受与禁毒战争相关的司法调查之忧。

不过,萨拉多次强调不会与父亲同时出现在国家舞台,还在10月一度递交了明年竞选连任达沃市(杜特尔特家族于南方棉兰老岛的政治大本营)市长的申请书,杜特尔特也只得放弃本已接受的副总统提名,表示明年届满后会退出政坛,同时替女儿宣布她将参选总统。

岂不料,眼看时间逼近11月15日的报名最后期限,支持率领跑的萨拉11月13日突然提交竞逐副总统的申请书,甘愿成为民调排行第二的前独裁者之子小马可斯(Bongbong Marcos)的副手,令观察者普遍大跌眼镜。

杜特尔特显然也感到猝不及防,他同日坦白道,“我对此毫不知情,与女儿已经有段时间未交流了。”他还对媒体发牢骚道,“她在民调中排名第一,为什么只同意竞选副总统呢?”当天稍后,杜特尔特与同党亲信吴(Christopher Bong Go)匆匆赶往选举委员会,将吴的副总统申请改为总统,还矢言永不支持小马可斯,并宣布自己将亲自出马竞选副总统,以表达愤怒之情。不过在报名截止日,杜特尔特最后还是申请参选参议员,避免与女儿对决。

菲律宾民众11月15日参加萨拉的选举集会。(美联社)

至此,菲律宾明年大选格局已然清晰,虽说总统与副总统为分别选举,但无疑小马可斯与萨拉是最强搭档。而杜特尔特则无力掌控女儿,只能通过继续留在中央政坛以影响局势,同时他通过暂时拒绝给小马可斯背书,及其安插不少亲信在内的选举委员会掌握是否吊销曾涉嫌漏税的小马可斯选举资格的生杀大权,来尽可能地对小马可斯要价。

脱离父亲光环与长远之计

关于菲律宾政坛为何会上演如此戏剧性的一幕,最主要可能是萨拉的个性和策略使然。尽管她的政治生涯可以说完全归功于父亲的提携,但她并不希望被视为父亲的代理人。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她没有加入杜特尔特的执政党,此前一直留在以达沃市为根基的地区性政党内,并在2019年中期选举时积极支持了多名本党候选人,与执政党形成竞争之势。当然,菲律宾政治以“人”为主体,政党力量相当薄弱,只是供政客随意驱使的载体,因此支持不同政党候选人并不具有强烈的政治意涵,但这亦可在一定程度体现两人的距离感。

此外,萨拉也曾公开对杜特尔特的某些政策提出异议,例如她拒绝将国家改为联邦制的构想,以及强调禁毒战争也应当关心“预防和戒毒”,而不仅仅是处决毒贩。在人事方面,两人也并不完全趋同,萨拉曾在杜特尔特任内主导了两场将其亲信赶下众议长大位的运动,并换上与自己关系更亲密的盟友,她还曾与杜特尔特十分厌恶的自由派副总统莱尼·罗布雷多(Leni Robredo)共进午餐。

菲律宾大学政治学教授Aries Arugay就如此形容,“萨拉的魔力与她能够成功地投射出这样的形象有关:她是她父亲的女儿,但不是她父亲的傀儡”。在此次选举中,她多次违背杜特尔特所设定路径的举动,也再次明确证明了她的独立性,尽管这会让她父亲的支持者大失所望,但也为她建立起基于自身魅力的支持群体奠定了基础。

当然,光是彰显独立性并不能解释萨拉为何宁愿屈居副总统之位,毕竟该职位相当鸡肋,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她既然让出几乎是唾手可得的总统宝座,就想必与小马可斯做好了万全的利益交换,即使是当副手也能占据不少实权。 还有分析家预测,小马可斯与萨拉达成了权力分享协议,前者掌权三年后会将大位让出,使得萨拉可占据总统九年。当然,这种猜想被小马可斯所否定。

但无论如何,由于萨拉眼见即便杜特尔特身为菲律宾史上最高人气总统,在退而竞选副总统时也遭遇不少反对声浪,年仅43岁的她可能先宁愿在副总统一位耕耘六年,再在2028年竞选总统,从而尽可能地延续及拓展杜特尔特政治家族的影响力。

小马可斯(左)与萨拉11月13日共同参加一场婚礼,两人是明年菲律宾大选的最强搭档。(Facebook@MayorIndaySaraDuterte)

回归传统政治家族游戏

而看清这些选举游戏考量后,菲律宾政治似乎就并没有那么具戏剧性了,它本质上仍是一个个政治家族轮流坐庄游戏,只不过萨拉比她父亲似乎更懂得平衡之术,她以退为进,一次性地与两大政治家族加深盟友关系。

除了与在吕宋岛北方拥有雄厚根基的马可斯家族结盟外,萨拉此次挂靠在前总统阿罗约(Gloria Arroyo)的“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党”(Lakas–CMD)下出战(因为她所属的地区性政党无法参加国家性选举),也进一步巩固了其与阿罗约家族的纽带。后者主导吕宋岛中部和第三大岛米沙鄢群岛(Visayas)西部地区的政治,是菲律宾最具实力的政治家族之一。再加上以南部棉兰老岛为大本营的杜特尔特家族,三方结盟便是一股难以抵抗的选举力量,更或许在另一自由派大家族阿基诺家族(Aquino Family)缺乏有力继承人、以及前总统阿基诺三世7月辞世的情况下,成为未来主导菲律宾的决定性力量。

尽管杜特尔特此前也与这两大家族关系较密,但他在此次竞选期表现出来的集权欲望,以及此刻突然改口称永不支持小马可斯,也无疑将激发矛盾。在这个逾百个大大小小政治家族各掌一方的国家之中,并不打算独揽大权的萨拉,或许会比杜特尔特还要走得更远。

当然,她也相当于放弃了改革盘根错节的政治家族的愿景。这种政治模式是四百年殖民时代的产物,曾帮助殖民者经营种植园的菲律宾地主阶级,凭借土地财富以及依附于土地之上的选民,垄断了各级政治选举。目前菲国政坛大约由160个家族把持,平均七成众议员、八成地方省长都出身政治家族。他们阻碍了从土地改革到反政治家族法案的一系列改革,也使得腐败、裙带关系以及买卖选票大行其道,造成管治能力低下以及贫困持续。多项实证研究表明,那些政治家族垄断程度越高的地区,大概率也是贫困率更高、发展指数更低的地区。

对于此等积重难返的问题,即便是拥有巨大民意加持、且算得上半个“局外人”的杜特尔特,也没有毅力和兴趣对其动刀,而是想方设法将本家族打造成新的政治豪门。乐于遵守传统政治家族游戏规则的萨拉,就更不会改变这类模式,未来或长久依靠“杜特尔特-马可斯-阿罗约”联盟来轮换中央王座。

前总统阿罗约夫人与杜特尔特家族关系亲密。(路透社)

不过如果说有什么好处的话,至少这个联盟均意识形态色彩较淡,呈现出实用主义和发展主义色彩,可以预料他们将继续保持经济方面大量铺开基建工程、外交方面于中美间平衡的路线,例如小马可斯就明确表示他赞成杜特尔特的对华政策和经济路线,但这个联盟也预计不会在反腐、政治透明度以及限制政治家族等议题上做出什么实质变革,难以满足自由派的期待。小马可斯拒绝为其父独裁期间戕害人权行为道歉的举动,更是为自由派诟病。

总而,尽管此次竞选期间,菲律宾政治因萨拉出乎意料的举动掀起些许波折,但本质还是政治家族争权夺势的旧游戏,只不过通常更为隐秘的利益交换与结盟运动,这一次赤裸裸地摆在了台面上,且压倒了杜特尔特原本的集权尝试。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这就是菲律宾政坛的写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