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要谨防美国分化欧盟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和美国在当地时间11月10日于英国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间发布《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这一结果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此前世界其它国家的媒体与观察家普遍认为这次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在争吵中结束,可能毫无重大成果。

之所以大部分人对此次会议从一开始就抱有悲观态度,是因为中美之间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挑起贸易战开始,双边关系几乎一直成自由落体式的下降。

就在11月9日,美国军方一架军用运输机搭载美国国会议员进入台湾,并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会面。此举直接刺激了中国大陆的敏感神经,中国国防部以及东部战区连发两则警告,强调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遏制“任何外部势力干涉”。这是直接警告美国。

而另一方面,尽管美国军方否认了降落台湾的美军机上有美军现役的高级代表团,但美国文官政府高层却不止一次地重提《与台湾关系法》,并且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公开场合发言称美国将“保卫台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纽约时报》主办的论坛上,被问及在中国大陆“武力收复”台湾情况下,美国是否介入保卫台湾时则表示如果中国使用武力统一台湾,美国与其盟国体系必然“也将采取行动”。拜登与布林肯都没有解释“保卫台湾”和“采取行动”的方式,没有排除军事介入的可能。这就意味着中美之间在台海问题上都没有排除与对方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而且随着台海局势的升温,这种可能性还在逐步上升。

这种火药味一直延伸到了此次气候变化大会。拜登在大会召开之初便对中国横加指责,并且通过贬低中国来抬高美国。在这种情况下,国际观察家对中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持悲观态度是正常的。

但就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格拉斯哥大会即将闭幕前夕,中国和美国突然在大会期间发布《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这被中外许多观察家认为是中美关系缓和的标志。比如,彭博社的文章称,“中美达成气候宣言出乎意料,打破了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僵局,标志着陷入地缘政治竞争的两个超级大国之间进入难得的合作时刻。”

对中国来说这是一次实实在在的外交胜利——与世界第一强国连续数年全方位斗法而不败,并且能斗而不破,这本身就说明了如今中国的国际地位,也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声望。

对如今的美国政府来说,在竞争、博弈的同时,继续与中国合作也是他们目前唯一的选择,因为美国国内正面临中期选举的压力,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民粹势力虎视眈眈,如果拜登政府不能尽快平抑美国国内高企的物价,那么他们将很可能输掉中期选举,这是他们不能承受的。而目前世界上仅有掌握了世界制造业一半产能的中国有能力帮助拜登政府,因此为换取中国的支持,拜登政府也不得不与中国妥协。11月16日,中美两国元首举行视频会议,美国总统拜登就强调:“我认为,作为中美两国领导人,我们有责任确保两国的竞争不会走向冲突。”而此前拜登政府种种强硬挑衅中国底线的种种表现,不过是为了堵住国内特朗普集团攻讦拜登对华软弱的嘴,而进行的政治表演而已。

当然,长期来看,美国建制派精英集团也不会就此轻易地接受与中国平起平坐的现实,尤其在中期选举结束之后,为了赢得2024年总统大选,民主党集团必然对中国发动新一轮进攻。这一轮进攻或许不会像特朗普执政时期那样毫无章法的一顿乱拳,而很有可能还是通过政治与外交手腕对中国下手。而美国一种可能的下手方式就是重新包装并且重提G2集团话题。

早在2008年6月,美国就曾提出过两国集团G2,认为中美两国合作,共同主导世界事务,并且进行融合发展,为此甚至提出了中美国Chimerica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对中国来说却是一个陷阱。

中美在产业链分布上存在差异,直至今日美国仍然牢牢占据了高端制造业和科研、技术等产业链上游,而2008年的中国制造业虽然体量庞大,可力量不强,在数控机床、芯片、材料技术、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等诸多方面与美国存在明显差距,时至今日中国仍然存在一些短板。如果当时中国接收了美国的G2方案,那么只要身处产业链上游的美国在上游“水源”上修一个水坝,那身处中下游中国就不得不依附于掌握水闸开关的美国。

更严重的是,G2集团将欧盟与俄罗斯排除在外,就等于割裂了中国与之的联系,凭中国本身的国力也很难改变美国定下的G2运转模式,使得中国长期沦为美国的垫脚石。这便是中国一直不接受美国G2集团提议,并坚持多极化主张的原因。

此次气候变化大会上中美联合发布的《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中第十六条写到:双方计划建立“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工作组”,该工作组将定期举行会议以应对气候危机并推动多边进程,聚焦在此十年强化具体行动。而16日举行的中美元首视频会议中,美国总统拜登也强调中美要“重建共识的护栏”,并“在涉及共同利益的方面共同努力,尤其是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上”,这标志着世界第一大与第二大经济体有可能联合在一起,共同制定符合双方利益的国际秩序,而且中美一旦达成一致,世界上没有其它任何力量能够制衡中美的决定。

应该说,中美能够在彼此关心的议题上达成合作,对于两国关系的稳定、和睦是有利的。但在深化中美合作的过程中,中国要防止被美国牵着鼻子走,要多从世界多极化的视角来考虑问题,尽可能团结大多数国家,不要让欧盟和俄罗斯看来它们被排除在未来世界权力核心之外。

虽然中美之间仍然有诸如台湾问题这样的巨大分歧,短时间内看不到中美携手共治天下的可能性,但美国不需要欺骗欧洲的政治家,只需要欺骗欧洲的选民就足够了。从英国脱欧到欧洲难民危机引发欧洲大规模极右翼化,被选民政治左右的欧洲很容易被掌控了媒体优势的美国左右,毕竟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谷歌(Google)等互联网媒体巨头都在美国的掌控之下。此时只要美国离间中欧关系,对欧盟渲染它们会被未来世界权力核心抛弃,让这种恐惧情绪影响当地选民,同时又主动伸出橄榄枝,邀请欧盟分享一部分权力,那么欧盟很有可能在政治惯性的作用下被美国顺利拉拢。而此时俄罗斯会作何感想呢?

而一旦中国与欧盟、俄罗斯心生嫌隙,那么中国也就无法联合其他国家一起制衡美国霸权,仅凭中国一己之力,保持自身不败已是倾尽全力,很难单独打破美国全球霸权。所以对美国来说,他们完全有动机也有能力,抓住任何机会挑拨中国与欧盟、俄罗斯的关系,避免三者抱团遏制美国霸权。

为了反制美国潜在的分化策略,在诸如中美合作建立“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工作组”这一类的外交行动中,中国与美国携手制定国际秩序时,不能仅仅考虑本国短期利益,而应抢在美国之前与欧盟和俄罗斯先一步达成初步共识,避免美国分化中、俄、欧盟的企图得逞。

(本文为投稿,作者系英国利兹大学博士)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