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信徒・二|新西兰——硅谷精英逃奔的“天启”之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你在新西兰买房了?”硅谷知名企业家表示,如今,聚会上朋友的提问一出,彼此间都心领神会,知道是在新西兰安置避难。领英(LinkedIn)创始人、Google高管等硅谷知名企业家纷纷购买房产、获取新西兰公民身份,新西兰俨然成为圈内人笃定的逃离“天启”之地。硅谷的一众知识精英,为何全然不顾外界的负面标签、加入末日准备潮?新西兰又是如何成为硅谷企业家们心目中的“天启”之国的?此为“末日信徒”专题报道之二。

8月31日,新西兰南岛的皇后镇湖区议会公布了一项工程申请,提交该申请的正是硅谷最闻名的“末日准备者”、PayPal的共同创始人之一Peter Thiel。据外媒报道,此前,他在新西兰南岛以1,350万美元购置了一块193公顷的地产,这一次,他计划在这里建造一个大型建筑群。

该建筑群的设计建造由日本著名建筑师、东京奥运会场馆的设计方隈研吾事务所操刀,根据计划书中的模拟图像,整个建筑群仅仅只有一层高,房顶均有绿色植被覆盖, 很好的融入周边的操场、树丛以及背后微微隆起的地形中,堪称豪宅与地堡的完美结合体。

硅谷最知名的企业家之一、帮助大量企业成为“独角兽”企业的创投公司Y Combinator的创始人Sam Altman曾告诉《纽约客》(New Yorker),他与Thiel曾达成协议,当世界出现系统性的崩溃——如人造病毒流感大爆发、人工智能“暴乱”、核战争等,他将搭乘私人飞机,前往Thiel在新西兰的房产避难。从目前公布的Thiel房产图纸来看,即便把Altman一家都邀请过去、再多些Thiel在硅谷的朋友们,豪宅提供的“生存”空间仍然绰绰有余。

如今,Peter Thiel已经成为硅谷“末日准备者”的代表人物 ,但制定好万全的末日计s划、或是正在准备此类计划的企业家在硅谷绝不在少数。领英的创始人霍夫曼(Reid Hoffman)对《纽约客》忆述自己向朋友提及前往新西兰的打算,结果对方的第一反应便是:“喔,你要去筹备末日保险吗?”(Oh, are you going to get apocalypse insurance?)

霍夫曼称,当时他只觉得莫名其妙,但随后才发现硅谷的企业家们都公认新西兰是一个良好的避难所:“如果你说你‘正在新西兰买房’,就好比眨眼示意一样,(彼此)无须多言。”

PayPal的共同创始人之一Peter Thiel2015年在新西兰购入一块地产,并预备在这块土地建造一个大型建筑群。(Getty)

由于大多数人不愿意公开谈论“末日计划”,硅谷企业家们有在新西兰的“末日保险”的数量难以统计,霍夫曼自己估计,整个硅谷大概有超过50%的人有在新西兰的“末日保险”,但当中很可能有部分人只是购买度假房产。不过,他认为“人类动机是非常复杂的”,为度假而买的房产,背后可能带有防患于未然的动机,以此获得某种安全感。

硅谷迷上“新西兰”?

在很大程度上,促使硅谷沉迷“末日准备”的动机与普通人无异,事实上,包括Justin Kan(简彦豪,游戏实况直播平台Twitch共同创始人)等人在内的企业家同样是在次贷危机期间开始囤积大米、灌装番茄等食物——每个入门“准备者”的必经阶段。据Kan及他的朋友们所言——“社会的瓦解迫在眉睫”。

风投企业Bloomberg Beta的老板Roy Bahat认为,科技往往会回报那些能够大胆想像未来的人:“当你习惯了这样做时,在许多事情上都容易无止境地畅想,从而引发乌托邦或反乌托邦式的想像。”Reddit的共同创始人之一黄易山则认为,对于许多硅谷圈内人而言,即便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不高,但考虑到其潜在的损害之严重,花费他们巨额财产中的一小部分来买份保险其实是非常合理:“大多数人直接把低概率事件视为不可能,但科技界的人倾向于以数学性的思维来看待风险。”

图为在新西兰北岛驶过的列车,窗外可见新西兰的自然景观。(Getty)

这类人物的一位众所周知的代表当属比尔盖茨(Bill Gates)。这位前首富虽然并非“末日论者”,却早在2015年就大胆预测,大流感将成为下一个给人类社会带来重大打击的事件,尽管他当时也承认事件发生的概率很低,可这并没有阻止他将盖茨基金会的资金投入到疫情防控的研究上。

对于许多硅谷企业家们来说,疫情只是众多潜在危机当中的一个,近十几二十年来的许多社会发展和事件加剧了这些潜在危机带来的紧迫感。除了次贷危机以外,2008年奥巴马当选以后美国日趋紧张的种族关系及严重社会分化、2016年黑客组织攻击DNS提供商瘫痪互联网、特朗普当选对外交及司法体系的损害......许多硅谷人因此感受到民主社会的脆弱性。

前Facebook产品经理Antonio Garcia Martinez在特朗普当选后在太平洋的一座岛上购买了数公顷土地和大量的弹药;Sam Altman则在听说荷兰科学家成功修改H5N1禽流感病毒(让病毒传染性显著增强)后,也愈发警惕,这后来促使他与朋友Peter Thiel达成逃难协议。

新西兰是世上最能躲过末日的地方?

像Altman和Thiel一样,不少硅谷企业家们都蠢蠢欲动开始将他们的“逃生赌注”放在了新西兰——这个人口不足510万、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9.3人的国家(相当于香港的千分之一)。

新西兰具有丰富的地热及水电能源、大量的农业用地以及较低的人口密度,这些条件就给“灾后重建”提供了良好的基础。(Getty)

根据英国英吉利拉斯金大学(Anglia Ruskin University)环球可持续发展研究所(Global Sustainability Institute)今年6月发布的一项研究,在世界各国当中,新西兰是最有可能在一场全球性的毁灭中相对完好的渡过危机的国家。

该项研究发布于学术期刊《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上,研究所负责人琼斯(Aled Jones)表示,一个国家与其邻国如何连接或是否暴露于危险中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量。他指,评估各国的世界末日存活机会时,隔离程度较高的岛国,更容易保护该国国界,比拥有陆地边界的国家得分更高,这让新西兰、英国、冰岛等岛国轻易就在排名中名列前茅。

在此基础上,由于新西兰具有丰富的地热及水电能源、大量的农业用地以及较低的人口密度,这些条件就给“灾后重建”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末日概念兴起,也成为建筑师的挑战。由 Sergey Makhno Architects 创建的豪华末日地堡,任务是“在地球深处创造一个舒适安全的家”。巨大的混凝土结构在屋顶上配备了三个入口和一个直升机停机坪。(Reuters)

新西兰的安全属性吸引了许多硅谷企业家,但其具体人数同样难以估量。彭博社去年的一篇报道指,一家建造地下堡垒的美国企业Rising S Co.近几年在新西兰建造了至少10个私人地堡,当中至少7个订单来自硅谷企业家。

另一间加州企业Vivos则在新西兰的南岛建造了一个可容纳300人的地堡。据Rising S Co.,一个地堡的平均造价约为300万美元(逾2,300万港元),如果加上奢华浴室、游戏室、健身房等设施,价格很容易就升至800万美元(逾6,200万港元)。不过,对于这些腰缠万贯的硅谷企业家而言,这或许只是一份不算太贵的保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