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溪二号开通受阻 天然气供应如何左右欧洲自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欧盟面对的最大危机,依然是波兰与白罗斯边境的新一波难民问题。在波兰当局以水炮、催泪弹等驱赶难民之际,欧洲天然气供应的问题依然有其角色。对于欧盟准备加强制裁,以惩罚被指故意招来中东难民向欧盟发动“难民攻势”的白罗斯当局,白罗斯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则以停止经由其国境的“俄气西输”回应:“如果我们中断到他们那边的天然气输送会怎样?我建议波兰领导层及其他脑袋空空的人先想想再开口说话。”

另一边厢,在冬季面临天然气价格大涨、甚至有可能被迫实行限电的欧洲,本来可在本年增大俄德之间天然气供应的“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却在审批上再遇难关,于11月16日被德国有关当局暂停了认证程序,导致欧洲天然气合约价格即时急升超过15%。

四面楚歌的天然气管道

北溪二号自2011年开始规划以来争议不断,在欧盟内外也遇上政治反对。在大西洋的彼岸,美国自冷战时代以来都一直反对欧洲进口俄罗斯的天然气,在特朗普治下更对管道相关实体实施制裁,直至拜登上台后才因管道已近建成、制裁来得太迟为由而豁免了当中的关键制裁。

在欧盟内部,一众前华沙公约国和波罗的海国家都表明反对北溪二号的铺设,在2006年“北溪一号”铺设之时已将俄德天然气管道形容为纳粹德国时的《德苏互不侵犯条约》的波兰,更动用其竞争部门向拥有北溪二号的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实施巨额罚款,以图阻止管道建成,最终导致本来有意入股的其他能源公司只敢以贷款方的角色参与。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与俄关系交恶的乌克兰,更是北溪二号的头号反对者,经常四出游说欧美国家阻止管道开通。现时俄国输欧天然气的运载能力,以经乌克兰的兄弟管道(Brotherhood Pipeline)为主,每年为乌国带来约20亿美元的转运收入。在北溪一号于2011年落成后,乌克兰的输气收入已然减少,因此在目前俄乌交恶的背景下,北溪二号将有可能进一步打击乌克兰的财政收入和地缘战略地位。

俄国输欧天然气的主要管道。图中上方的“Nord Stream 1+2”是穿越波罗的海的北溪一号和二号。(欧洲议会)

15日,在英国防长访问乌克兰,关注俄军在边境集结情况的背景下,同样面临能源短缺的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就警告欧盟,指后者要作出的是支持乌克兰与支持北溪二号之间的抉择,高调反对此天然气管道的开通。

时间巧合的“暂停”

话音未落,德国能源业监管机机德国联邦互联网局(Bundesnetzagentur)翌日就宣布暂停北溪二号的认证过程。某程度上,此决定让外界甚感震惊,毕竟互联网局所隶属的经济部10月底才刚发表评估报告,指认证北溪二号不会影响德国和欧洲的能源供应安全,为北溪二号开通破除了一大障碍。虽然互联网局最晚可在明年1月才作出认证,当时有人就估计在天然气供应不足之际,互联网局可能会提早作出决定,使北溪二号可以进入由欧盟委员会主持的下一个程序。

互联网局此刻的决定,表面上是出于一个法律质疑。由于欧盟2009年后为免天然气市场出现寡头垄断,禁止在欧盟内部市场的天然气供应商同时操控输气管道,而管道必须向其他供应商开放,于是,为了规避此法,Gazprom就决定成立一家结构上独立的德国子公司,将受此法规管的大约30公里的管道交此公司拥有和营运。互联网局暂停认证的原因,就正是Gazprom的相关资产和人力资源尚未转到此子公司之上。

然而,德国方面此时作出这个决定,在政治上却是难得的巧合。在互联网局宣布决定的同一天,德国社民党(SPD)、绿党与自民党(FDP)都分别宣布其“交通灯”联盟政府谈判进入尾声,将在下周完成,并争取在12月6日之前经国会投票让9月胜选的社民党领袖萧尔茨(Olaf Scholz)取代默克尔正式成为下任总理。

在波兰边境聚集的难民。(AP)

德国新政府上台的变数

在历年各方施压之下,默克尔一直力排众议推动北溪二号落成开通。此刻政府换班却有可能带来变故。首先,绿党一直反对北溪二号,一方面是出于气候转变的原因,另一方面则认为这在地缘政治上不利德国和欧洲。本年中,德国以投资乌克兰绿色能源和保证俄国继续乌克兰的天然气转运为条件,正式换得美国同意北溪二号完成,绿党党魁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就对之作过公开批评;直到上月,她仍然指德国不应批准北溪二号,又斥责俄国以欧洲能源价格作“勒索”。

同时,亲商的自民党党魁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本年初也曾呼吁暂停北溪二号建设,指责俄国的人权问题,认为德俄不能回到“一切如常”的状态。

即使是立场与默克尔接近、作为现任财长的萧尔茨,本年中也曾声言如果俄国未来阻止乌克兰的天然气转运,德国可马上中断北溪二号的运作。

由于绿党和自民党在“交通证”联盟中的国会议席比作为第一大党的社民党还多,而且两者都有退而求其次而与“基民盟-基社盟”联盟(CDU-CSU)合组政府的选择,因此人们并不能排除萧尔茨在北溪二号的问题上向两党作出妥协。

而观乎英国方面的积极表态,以及波兰和乌克兰能源企业都已经加入了北溪二号的认证程序,在国际和欧盟舞台上的资历远远不及默克尔的萧尔茨,可能已被视为可以说服的对象,因此本来已接受了北溪二号既定事实的各国都做足准备,重建拉倒北溪二号的阵线。

但话说回来,放下气候因素和政治人物的意识形态考量,北溪二号实际上对欧洲的战略利益而言,到底是福还是祸?

根据2019年的协议,俄国在2020年至2024年会继续通过乌克兰转运天然气到欧洲,当中牵涉运费约70亿美元。(AP)

能源政策必与政治挂钩

目前,欧洲有超过四成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俄罗斯,随着二氧化碳排放远低于煤和汽油的天然气日渐变成气候政策中的“过渡能源”,以及欧洲本土生产的天然气日益减少,欧洲对于天然气的需求未来可说是有增无减。而在没有其他更可靠供应的情况下,欧洲也只能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

虽然目前北溪一号、白罗斯一线、乌克兰一线、土耳其溪(Turkstream)等输欧管道的运载能力依然远超俄国对欧天然气供应量,但根据多方估算的天然气需求增长,现有的管道在10年至20年之后的确会出现运载量不足的问题,因此北溪二号的开通单在天然气需求的考虑上的确有其必要。

同时,由于乌克兰输气管道的老化,顾问公司毕马威(KPMG)就曾估计要全面更换乌克兰管道的价格可能高出北溪二号造价一倍,加上北溪二号预计会对天然气价格带来近25%的减幅,在经济考量上,北溪二号也的确是合情合理的建设。

图左为欧盟进口天然气来源地比例分布;图中为欧洲各国进口俄国天然气的占比;图右为“其他进口”、“俄国进口”、“欧盟生产”三种天然气占总消耗量的变化。(欧洲议会)

然而,北溪二号(以至土耳其溪)的铺设,无庸置疑对俄国而言是有战略的考虑。两者都绕过了与俄愈见不友好的乌克兰,而近年乌克兰输气管道的剩余运载能力处于不合比例的极高水平,也一部份印证了俄国减少取道乌国的意图。在2020年,运载能力高达146十亿立方米(bcm)、占所有已开通俄国对欧输气运载能力52%的乌克兰管道,只输送了56 bcm的天然气,占同期输欧天然气量的三成。

由于欧盟占俄国天气然出口市场超过七成,在可预见的将来,俄国也难以用“断气”作为威胁欧盟的地缘政治工具——例如中俄天然气管道到2023年全线投产之后,其每年运载能力也只得38 bcm,难以马上取代欧盟市场。因此,即使北溪二号的建设能威胁乌克兰,短期内对欧盟的能源供应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但相较于至今尚未有俄国天然气外的替代方案的欧盟,俄国十数年前就开始发展管道以外的天然气出口渠道,以北海航道身船运液化天然气(LNG)作更具弹性的输出。虽然全球天然气蕴藏量排行榜首的俄国目前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量依然大大落后澳大利亚、卡塔尔和美国,但当北海航道通行愈来愈方便、相关基础建设愈来愈齐备,随着亚洲对天然气需求的急速上升,俄国未来的确有可能有足够能力摆脱其自身对于欧盟市场的依赖,使其输欧天然气管道能作为威胁欧洲的政治工具。

各国对亚洲输出液化天然气的路线图、成本和日程。(Novatek)

此时此刻,北溪二号米已成炊,而俄国尚依赖欧盟市场,开通北溪二号对于欧盟本身确实不存在太多威胁。而乌克兰的问题,除了要求俄国保证一定的转运程度之外,欧盟也有足有财力和政治影响力去作出充足的补偿和保护。

问题在于,在俄国多元化其天然气出口渠道之际,欧盟要寻求战略自主,也必然要部署多元化其天然气的来源,或者能取代天然气的能源布局。此中方法甚多:一是透过扩充液化天然气的港口设备,加强输入美国天然气的能力;二是追随法国的路线,加大核能的发展;三是将目光转投非洲,加强非欧之间的能源输送之外,并研究使用北非的广大太阳能资源去建设电网;最后,当然还有加强自身的洁源能源发展。

能源,是世界经济的命脉,绝对摆脱不了国际政治。关键在于,如何设计出一套能最大化自身政治利益的能源政策。对此,俄国连年部署早已有之,可是近来力求自主的欧盟却尚停留在简单的意识形态和经济考量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